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拉郎请按基本法 8

_(:з」∠)_在外面跑了两天,身不由己……

撸否敏感词好多……


========================

政策有言,舆论的阵地没有真空,舆论的力量不能小觑,新时代的键盘战士一定要左手抓枪杆子,右手抓笔杆子,身后还背着个胖娃娃呀咿呀一个儿嘿。

有关“周叶恋情”的讨论度本已遭遇上升瓶颈,却在“正宫娘娘”忽然出场后再创新高。

苏沐橙是谁,十五岁出道的纯天然小仙女,叶修一手带进影视圈的当红小花,跟叶修拿过三次最佳荧幕情侣——她的演艺生涯和叶修重叠的部分不长,一共就那么三年而已。

苏沐橙一个字也没有说,就摆出个表情,已经让多方粉丝集体高0///////0潮。爱情的路上两个人太无趣,总要有三个人才够拥挤,青梅竹马娇美一模多VS天降系片场handsome,绝对是狗血中的标配,标配中的先驱。

更何况“抢男人”的双方,再怎么也是影视圈公认的金童玉女,他俩还没来得及搞绯闻,就因为同一个男导演架擂台杠上了,还能再刺激一点吗?

至于这个男导演……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盆拿祸水炖的麻辣小龙虾,高汤入味,深得精髓,再给他添一碗汤,他就能霍霍包括人类居住地在内的两个地球。

沉寂许久的P图党们纷纷下海,首先走红的是一张剧照,剧中人物抠图替换成周泽楷自信一笑的甩脸,辅以苏沐橙的后脑勺入镜,下方台词:“论美貌,你是赢不了我的。”

美貌?美貌?所有人愣了一愣,迅速放下手头正在吵的架,齐刷刷地加入了周苏颜值大战,评论区图片互砸,极尽双方颜值之精华,私房图库千千万,此时不用更待何时,虽然你女神过两年不一定还是你女神,但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正所谓鹬蚌相争便宜渔翁,这场支线斗争中最受益的还是颜控路人,在热门话题下舔屏收图乐此不疲,并理性讨论起这是不是网络骂战中福利最好的一次,顺便对叶修比个中指,谁让别人都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你这儿蓝颜红颜冲冠怒,整个得来全不费工夫。

 

虽然如此,网络上这点“舆论”不至于让电影真的拍不下去,伴着甚嚣尘上的热议,绯闻中心的叶修和周泽楷照样在宾馆房间同进同出,神态之伟光正透出些许无产阶级好同志的精神风貌。苏沐橙更是一击脱离,对此事只字不提,淡定地在微博上祝福闺蜜新剧热播,发自拍凑九宫格,偶尔分享美食深夜报社。

当事人如此沉得住气,不少吃这口饭的狗仔只得兀自抓耳挠腮。

剧组加拍夜景结束,一帮小年轻呼朋引伴约起了宵夜,本着独食可耻见者有份的原则,也有不少人凑到叶修这边询问,被拒绝后也不多客套,直接跟各自相熟的伙伴冲大排档去了。

夜里温度很低,叶修裹着件拍戏标配军大衣,独自一人向堆器材的简易棚屋走去。他不是不想去喝点羊汤暖暖胃,不过今天实在走不开,场务中途来提醒过,有客人在外面等。

远远地,就看到棚子下的长椅上排列着三个身影,分别是两个男的和一个毛球,这两男之一是影片的总编剧,三十出头,另一个看上去稍年轻些,面带微笑,时不时偏过头,分别跟其他两人交谈。

叶修把军大衣裹紧,迈开步子走到长椅跟前,非常自觉地在毛球和笑脸男之间坐下。毛球“哎哟”一声,摘下一边耳机,瘪着嘴说道:“刚才差点就Full Combo了……”

“拿过来,我帮你玩,”叶修从她手里接过手机,边选择重新开始,边头也不抬地问,“主编大人亲自出马啊,怎么,这回又想搞点什么大新闻?”

喻文州依然眼中带笑,不动声色地将双手收进口袋,道:“没有新闻,探班而已。”

“我最近是舆论尖刀的最大受害者,有理由拒绝和媒体人聊天,你们蓝雨换个代表吧,”叶修说着,作势左右看了看,这才接着说,“少天不是特别积极吗,他怎么没来?”

编剧见叶修他们聊上了,也不多耽搁,起身招呼过后离开了休息区。喻文州往长椅空出的一侧挪了挪,这才慢悠悠地说:“他这星期在M市录节目呢,怎么,想他了?”

叶修懒得给这话盖章,更懒得反驳,看到周泽楷远远地朝这边走过来,随口说道:“不是我,是小周想他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又笑了笑:“我录音笔没关。”

“我替别人说的话不算。”叶修更是不紧不慢。

周泽楷刚演过一场激烈的巷战,结束后立即被拉去卸掉伤妆和脸上的假血浆,这才被大部队落在了后头。他也披了件军大衣,手里夹着两瓶热奶茶,走到近处看了看长椅上的座位分布,干脆没有坐下,停在叶修对面,将没有开封的那瓶递到他面前。

叶修手里的音游刚好打到最末,很随意地把手机还给苏沐橙,带着深藏功与名的深沉感抬起头,拿眼神朝奶茶瓶子示意了一下,笑着对周泽楷说:“就我一个人有啊?”

周泽楷来前也不知道这边还有别人,就多拿了一瓶过来,怎么也没法分,没辙,只好把拿给叶修的那瓶丢在他腿上:“先喝,我再去拿。”

“别去了,”叶修摆摆手,“我平时也喝不了这么甜的,让她抱着暖手去吧。”

说着,他已经麻利地把奶茶塞给了毛茸茸的苏沐橙,并贴心地对周泽楷说:“别看了,那个是阶级敌人,本来就没他的份,不用不好意思。”

喻文州被阶级敌人了,没表达什么异议,倒是苏沐橙那边盯着手机屏幕上金光闪闪的得分看了好一会儿,才略带怅惘地说:“不是All Perfect啊……”

“你不是只要求Full Combo吗,”叶修顿时来了精神,“拿过来,我再打一次,保准给你打那个什么嗷嗷的Perfect。”

“不给你玩了。”苏沐橙把拿手机的手伸出好远。

叶修根本没有伸手抢的意思,又把军大衣一裹:“那你愿意找谁玩找谁玩吧。”

“我找小周玩去,”苏沐橙满不在乎地说着,从长椅上轻快地跳起来,拍拍衣服上的褶皱,向前一步挽住周泽楷的手臂,“走,小周,我有事跟你说。”

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叶修头也没回,仿若自言自语般说道:“哎,我是不是不能指望你回去别乱写?”

“还好吧,”喻文州也注视着两人离开的方向,“不过说真的,从现在受众的关注度来说,像周泽楷和苏沐橙这样的搭配,正面关系可挖掘的点反而少些,大家都设想过太多次了,就算有板上钉钉的爆料也不过是个‘原来如此’或者‘我早知道’,水花不会很大,倒是他们两个发生冲突更有看点,就比如……为了争一样东西大打出手之类的。”

“我同意你的观点,不过最佳男女主是分开评的,他们想争也没机会,”叶修说,“不如你们蓝雨给搭个台子,也好给外面那些票友提供点飚戏的场地。”

喻文州笑而不语。

“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晚上没来得及吃东西呢,”叶修站起身,掏出根烟点上,从牙缝里说着,“我说,你今天来不会就是来转一圈的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喻文州起身向前跟了两步:“真是来探班的。”

“探班也不带点东西,这没法聊天啊。”叶修说。

“去吃个宵夜吧,”喻文州说,“我请。”

叶修捏着烟往地上抖了抖:“唔,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无事献殷勤,不是那什么就是那什么?”

“好吧,确实不是特意过来的,”喻文州微举双手算是投降,“不过最近确实听到点风声,有些事情想跟你确认一下,不知我们导演大人能不能赏个脸?”

 

周泽楷回到宾馆的时候,客厅敞亮,两间卧室的门都开着,没有见到半点叶修影子。他累得不轻,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出来,就直接一头扎进被子里,很快陷入了入睡前的昏沉。

在朦朦胧胧的意识里,时间已经走到了零点之后,周泽楷听到有人刷卡进门——没有直冲自己房间过来,那就不是江波涛的突击检查,应该是叶修回来了。

打招呼实在是没有力气,周泽楷翻身裹被蒙住头,沉沉地睡了过去。

体力逐渐恢复之后,各类感官倒很快清醒,手持大横幅,开始当街闹0///////0事了。

周泽楷睡到一半被迫醒来,身上怎么动怎么不得劲,脸颊有些刺痛,后背和手臂也一阵阵地发痒。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拍摄用到的那瓶假血浆,除此之外今天没接触什么新鲜事物,这拍摄道具当然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不,嫌疑血浆,虽然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过敏原,不过有个背锅侠总是不错的,至少能让人稍微宽慰些,不那么烦躁。

周泽楷看了看床头的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这样下去肯定没法好好睡觉,长困不如短困,还是重新洗个澡为妙。

他打着呵欠翻身下床,扶着沉重的额头走进浴室,灯都懒得开,直接摘下淋浴喷头,对着自己的手心调试水温。

这是个安静的夜晚,静到有些无趣,需要来点大新闻调节气氛的那种无趣。

于是当周泽楷终于等到满意的温度,跨步迈进浴缸的时候,顿时被冰得彻底清醒了。

他的小腿淹没在及膝的冷水里,与此同时,脚下还踩到了什么软绵绵滑溜溜的东西,已经被水温同化,冰凉冰凉的。

周泽楷倒退两步回到门边,在墙上摸索了许久,终于按动了照明开关。

在浴霸自带美颜效果的灯光下,叶修用《马拉之死》的造型躺在浴缸里,手捧剧本,睡得不省人事。


TBC

评论(46)

热度(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