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拉郎请按基本法 11

安静的病房在周泽楷扔出饼干后瞬间变成了寂静岭,叶修默默地盯着肚子上那包饼干看了许久,才艰难地把头转向周泽楷:“投食也不给撕开,诚意呢?”

“撕不开。”周泽楷后脑勺在枕头上左右晃了晃,比划出个摇头的动作。

“我都把右手的自由让给你了,至少要发挥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吧,”叶修痛心疾首地说,顺带翻身45度,让饼干自由滚落在两人之间被子的凹陷里,“我不管,撕不开就都饿着。”

“合作一下?”又一阵沉默后,周泽楷提议。

“这还差不多。”叶修略显欣慰。

VIP病房里设施齐全,但所有电器都处于关闭状态,只剩角落里的空调坚持它身为暖男的尊严,一刻不停地运作着。

宽敞的病床两边各立着一个点滴架,一根管子扎周泽楷的左手,一根管子扎叶修的右手,两个人一共空出来两只手,比两人三足跑还要可怜。偏偏这饼干包装又不是能用牙咬着撕开的造型,拉拉扯扯勾勾拽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给它撕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周泽楷气度非凡,率先比出个“请”的手势,叶修也不客气,捏起两块厚厚的夹心饼干,囫囵着塞进嘴里。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当然不是说他们应该留在片场给记者们堵,而是在爆出诊断证书后,利用正常思维模式下的多重逆推理并自以为机智无比症候群(学名:想太多的臭毛病,Think-too-much Smelly Syndrome),在大部分人认为“这医院名字都露出来了,再蠢也不至于继续待在那吧”的时候,选择将两人安排在该医院住院。

江波涛把理论体系讲得很清楚,并迅速奔去给两人预约VIP病房。然而,当他对窗口工作人员说出“两间”的时候,正以优雅的葛优躺摊平在等候区的叶修忽然精神百倍地弹起来,扑到江波涛身边,用他极富磁性的嗓音说道:“小江,冷静点,剧组只报销医药费,不报销住院费的。”

江波涛顺着他的目光抬起头,看到了价目表上的“VIP单人间 2000元/天”,不解道:“是啊,怎么了?”

叶修站立的姿势颇似软体生物,但语气却相当坚定:“我长得不显眼,这种高级房间让小周住就行了,我要住这个。”

这种在KFC哭闹“我要吃这个”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江波涛瞥了一眼叶修手指停留的位置:四等病床每间六张以下(含六张) 15元/日。

江波涛眼前一黑,大哥,你怎么不干脆选那个五等病床每间六张以上8元/日?

“啊哈哈,小钱小钱,轮回替你出了。”江波涛干笑着,对周泽楷使了个眼色。后者愣了两秒,果断起身冲过来,将还在说“那怎么好意思”的叶修掳回了长椅上。

接下来的发展就像每一本地摊言情文学里的套路一样,无视现实和逻辑,两主角一定要因为客观原因住进同一屋檐下,从这个角度来说,叶修和周泽楷绝对是主角中的主角。影视基地的宾馆还不够,仿佛是方圆十公里的有钱人趁现在集体发病似的,一向冷清的医院VIP病房,此刻居然也只剩下一间了。

理论上一间病房不能住两人,但江波涛敏锐地发现了收银小妹办公桌玻璃下压着的明信片,立即对症下药,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周泽楷粉丝见面会的前排座票,顺利给这唯一的VIP病房增加了病人一名、陪床椅一张、点滴架一个、零食若干、饮料若干。

护士兢兢业业地扎针,江波涛坐在一边继续公关事务,余光里周泽楷乖乖地躺下了,护士推着小车朝叶修走过去。

这时,就听叶修说道:“大夫,你给扎右手上行不行?”

小护士大概以为这是个左撇子,也没说什么,熟练地在叶修右手上扎了针,扶他在陪床椅上躺平,交代部分注意事项之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病房。

江波涛放下手机深吸一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叶修手持点滴架走到病床跟前,神态自然地踢开鞋子,在周泽楷旁边躺下了。

“叶神……”江波涛语塞。

叶修不紧不慢地扯过半边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刚才那个椅子角度有点别扭,动一动就腰疼。我看这床至少一米五吧,躺两个人无压力啊,小周你觉得挤吗?”

周泽楷偏过头看看叶修到床边的距离,觉得有点近,又自动往里让了让:“再过来点。”

江波涛刚刚建立的坚强壁垒被开了扇窗户,呼呼漏风:“……你们两个不是清白的吗?”

“你的意思是不清白才能睡在一张床上吗?”叶修问。

“我……”江波涛快要跺脚了。

周泽楷的私人医生已经在机场降落,正在催命似的给江波涛发消息,江波涛放弃了教导床上的两个人,扭头跑到外面走廊接起电话,还随手锁上了房门。

房间里很安静,隐约能听到江波涛加了空灵特效的声音:“我这走不开,就不去接你了……对,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个医院,12层的1211病房,联系人是我,江先生,你直接打个车过来,别忘了开发票,到这儿打电话吧……哦对了你过来之后不用守在病房里,也就帮忙拔个针,没事的时候外面休息区玩会儿手机……对,休息区不是有长椅吗……哎,没理由,就,没理由嘛……不是小周使性子你想太多了……好,好,先这样,等会儿见面再说。”

“小江人不错。”叶修无不感慨。

周泽楷已经在闭目养神,没多评价,就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会儿,睡也睡饱了,吃也吃噎了,饥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温饱,温饱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所以这种时候,特别适合讨论些有文化层次的问题。

周泽楷现在就有这么个问题,苏沐橙说出那番话之后,他立即有了猜测,但总觉得是自己想歪了,没好意思当场提问。经过了这么兵荒马乱的一天,思考过的人生也有所沉淀,所以现在面对叶修的时候,他终于好意思问了。

“按有处理,什么意思?”周泽楷在被子下碰碰叶修的胳膊,问。

“什么按有处理?”叶修疑惑。

“你让……”周泽楷用了两秒钟纠结称呼,“沐姐,按有处理。”

叶修猛地回过头:“你这叫法跟谁学的啊?”

“小江。”周泽楷卖队友卖得相当果断。

“小江这孩子,还不如叫苏老师呢,”叶修叹气,“哪有把女同志往老里称呼的。”

周泽楷决定不接这句话,以他的经验来看,只要被叶修带起了谈话节奏,下一个话题就会转到苍老师,小泽玛利亚,圣母玛利亚,圣母白莲花,接天莲叶无穷碧,芳草碧连天,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牵着手牵着手……到时候再想拉回来可就太晚了。

“哦,那个按有处理,我当时就是随便一说,这事儿本来也不用她出面的,没怎么在意。”果不其然,成功守住下限后,叶修的话题也顺势回到了周泽楷最初的问题上。

听到这个答案,周泽楷也不知道是该“果不其然”还是“原来如此”,跟他反复猜想的结果不太一样,不过听到确定的回答,心里倒是平静,既没有雀跃也没有失落,就算是有也相当不明显,一笔带过,毫无压力。

就在他准备拿床头上的果脯来吃的时候,却听到叶修那边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对着床下咳的,半个身子都伸在床外,摇摇欲坠的样子。

周泽楷下意识地伸手拉住叶修的胳膊,免得他一口气没缓过来真的栽到床底下去。叶修还发着烧,手臂热得像拨火棍,隔着衣料握久了都有些烫手,他好歹把气管捋顺了,扑通一声躺回床垫上,由着周泽楷重新给自己盖上棉被,末了还用力吸了吸鼻子。

要是叶修再这么顾左右而言他,周泽楷真要疑心刚才那句解释只是缓兵之计了,不过现在这不如果脯,谈恋爱不如果脯,聊天也不如果脯,他继续刚才叶修开咳前的动作,别扭地伸出右手去床头摸那包草莓干。

他是背对着叶修的,但也能感到身后叶修翻了个身侧躺着,正面对自己的方向。

“昨天晚上跟文州聊了聊,你知道文州吧,”叶修闷着气儿清了清嗓子,“他问我咱们两个到底熟不熟,前提是他觉得熟,我想了想,应该还算熟吧?至少你刚出道那年咱就一块吃过几顿饭,我那个时候答应你要让你当男主角主角拍一个好电影,这就是咱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对吧?不过这些好像也算不上什么交情。”

周泽楷没有动,攥着草莓干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

“我觉得文州后来说的一些东西挺有道理的,”叶修继续说,“就比如为什么很多人在外面‘千帆过尽’,回头还是跟中学同学结婚了?熟人这东西,可能过上很多年才忽然觉得合适,不过交往模式固化了,话也说得太死,都没给彼此留什么机会,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我觉得吧,给彼此留个机会也没什么不好,谁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叶修说到后来,完全是种参悟禅道的口吻,意味悠远半天,却没了后话。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给彼此留个机会?什么机会?带入上下文理解二十遍,好像都是“那种机会”?

话说一半是要憋死人的,周泽楷稍有些异样,他对这种忽如其来的故弄玄虚并没有反感,反倒有些莫名的期待,心跳也跟着收不住,以极小的幅度加快起来。

十秒,三十秒,一分钟,两分钟,叶修始终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

周泽楷保持这个姿势的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只得重新仰回床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叶修,却发现对方依然是侧躺的姿势,已经睡得嘴都合不拢了。

 

正在大厅里玩消消乐的私人医生忽然接到周泽楷的电话,连忙暂停游戏接起来,她听到那头周泽楷用冷静的语气和超常发挥的语速说道:“吊瓶回血了,半管。”


TBC

评论(29)

热度(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