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拉郎请按基本法 番外1 《当年你追求我的时候》(上)

两个番外,一就是这个,二大概是个情趣PLAY(。)


===================

(1)

叶修跟周泽楷说话的时候常常用到一个起手式——“当年你追求我的时候……”

起初,周泽楷还会打起精神,适当地挣扎一下,比如科学点的“要尊重事实”,又或是人文点的“明明是你先”。

不过他说话的功夫实在跟叶修有些差距,吃上一吨猪口条恶补都无法抹平的差距。在几次失败的尝试后,周影帝终于打通任督二脉,贯通武学,并迅速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武学第一招,就是以己之长攻人之短。周泽楷是行动派,叶修在这方面比他多两个字,懒得行动派。于是当叶修再度使用“当年你追求我的时候”发招,周泽楷边运气发功把人往怀里一捞一按,此后只需要面对面来一个深沉而委婉的“嗯?”,就可以顺利斩获对方缴械投降的信号。

第二招在字面上和第一招差不多,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但受环境限制也大一点。

至于名称也只是一字之差——以己之长,攻人之菊嘛。

 

(2)

恋爱中谁追谁这件事,如果不是严格跟着言情剧的套路走,其实也没有那么明确。

举个例子,一个人发现自己和对方有戏并进行暗示,引导对方先对自己明示,然后再接受,这种情况下,到底是谁先追谁,双方在交往后就很可能产生不同的看法。

严格来说这不是例子,因为周泽楷和叶修之间,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儿。

那天天气很好,两个人碰巧穿着一样的病号服,小葱拌豆腐地躺在同一张病床上。叶修跟没事人似的望着周泽楷的后脑勺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还未成年,我们还是一样,在哪上学就在哪落户口,爹妈盯着没人身自由;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这种问候,再也找不到拆伙的理由,朋友最后难免沦为基友。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你的户口,能为别人而留,也能为我而留。

差不多一个道理。

在周泽楷看来,这明明就是“我是结婚狂,我要和你结婚”的意思。

但叶修还没说到句号就在感冒药的帮助下睡成了一滩,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之等他终于醒了退烧了活蹦乱跳了,就把这曲线救国般千回百转的言论全忘部抛在脑后,照常拎着他的小喇叭上班,完全没有要彻底解决个人问题的诚意。

这让意欲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周泽楷有点犹豫了。

说起来,这种话题也就是提到的当场趁热聊完才有效果,事后再提,好像自己很当回事似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非要强行说不当回事,他和叶修认识这么多年,自认私下交往不多不少,关系不亲不疏,如今多了这么一层,相当的不适应。

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曾经叶修就算扑上来抱着他转圈圈(当然,叶修并没这么做过),他也会立即哥俩好地抱回去,莎啦啦啦,让我们们手牵着手,转着圈圈,也唱着快乐的歌。

而如今,叶修看他一眼,跟他说句话,拍拍他胳膊,或者洗完澡在酒店房间里裸奔,在周泽楷看来,都是不得了的暗示,都在叫嚣着“小帅哥站那别动,哥哥要来泡你了”。

这不行的,这绝对不行。

周泽楷能想到最憋屈的事,就是知道不对还不敢乱搞。他感到自己是倾尽了所有的专业精神在忍着不问,叶修若无其事躺他大腿上看剧本的时候忍,叶修霸占他的家居服的时候他忍,叶修不仅霸占他的家居服还要靠在他身上玩手机的时候他还是忍。

直到有一天,周泽楷刷出一条叶修的微博。原博内容是张动图,一只黑乌鸦跑到一只猫身后,啄一下尾巴,猫来追,它扑棱扑棱飞走了,等猫不追了,就再跑过去踩一下尾巴,猫来追,再扑棱走。配字相当切题:“乌鸦:撩完就跑真刺激”。

叶修转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终于确定了,叶修是故意的,也终于没忍住,一臂把叶修咚在了卧室门框上。

叶修看了看这条臂,果断回击,反咚住了对面门框。

两人对视片刻,叶修清清嗓子,率先发话化解尴尬:“小周啊,怎么突然想起来扮火影忍者了,缺道具吗,我床头有两条秋裤弹性不错,可以系头上。”

周泽楷:“……”

周泽楷:“不缺。”

他把叶修的臂拿开,放回去,如此这般,终于问出来了:“在医院说的,什么意思?”

“我哪儿记得啊,都烧糊涂了,”叶修无比诚恳,末了还问,“那天我说什么了?”

周泽楷表面波澜不惊,心说,在片场导来导去的时候还能随口编打油诗,看住院床位价格表的时候没少看个0,偏偏,就偏偏,在床上跟我说话就烧糊涂了?

似乎哪里有点歧义,不过这不重要。

“我到底说什么了?快说说,我也想知道,真不记得。”叶修来劲了。

“你说,”周泽楷深呼吸,“你想跟我结婚,让我给个机会。”

他不太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好在这句话并不是完全捏造,只是一种解读,放在语文试卷里就是“简述你对这句话的理解(6分)”,完全可以脸不红心不跳。

这做法总体上天衣无缝,叶修如果不承认自己说过,相当于推翻了“烧糊涂”的说法,必须从实交代当时的用意;如果承认自己说过,那就承认了呗。

然而叶修果然还是比周泽楷多了四年的人生阅历,擅长的套路比周泽楷的戏路还多,他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久,终于深沉地说:“我说,该不会是你想追我然后跑来趁火打劫吧?”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叶修自言自语般说着:“你非要追也不是不行……”

什么时候就要追了?还非要?周泽楷感情上不能轻易接受这种没有高能预警的角色转换,老虎不画纹身真当人是Hello楷蒂,他的眼神瞬间凉下去,猛地收回手,紧接着已经退出了叶修的房间。

“误会了,抱歉,”周泽楷说,“晚安,前辈。”

华丽转身,没走两步,一道黑影掠到眼前,叶修斜倚在周泽楷房间的大门上,完全没了方才身手矫健的样子,状若漫不经心地说:“突然想起来,今晚剧组的盒饭不太好吃,我知道这附近一家不错的餐馆,怎么样,前辈带你去开开荒?”

“也好。”周泽楷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默默用双手比了两个V。

戏如人生,造型不崩,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3)

不过,这一切都阻止不了叶修见缝插针地灌输“是你在追我”。

周泽楷是被人追大的,小学时期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加冕王子,女同学争先恐后地给他当老婆,气煞班上许多有钱给媳妇买LOL皮肤却无人问津的小土豪。

因此,在这方面,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与生俱来的小骄傲的。

倒不是说他必须蹲在原地等着谁来死乞白赖地追自己,他只是拿着一个瓢,站在河边对水说,虽然我对在座的所有水都没什么意见,但你总得给我一个让我舀起来的理由吧。

在开始考虑自己和叶修的可能性之前,周泽楷完全没有把叶修放进择偶范围的心思,确切来说他根本没有把择偶提上日程,结果就莫名进入了一种必须选一个的处境——要么一刀切了不跟这个人产生任何朋友以上的发展,要么将计就计顺利发展成谈恋爱。

他不是非叶修不可的,确切说他不是非任何人不可的,这时选择前者容易得要死,但叶修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热气腾腾地说了句“我觉得给彼此留个机会也没什么不好”。

被人告白了,就要认真考虑,结果考虑来考虑去,自己对这事上心了,对面突然一个路边摊套圈那么幼稚的套路丢过来,偏偏还中了,有种要冲过来直接抱走的架势。对此周泽楷其实不是那么服气,但是没有办法,他渐渐也觉得留个机会这想法特别对。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不能这么纵着叶修歪曲事实,现在就这样,以后还了得。

有一天,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叶修穿着短裤躺在一边,两条腿挂在周泽楷大腿上晃荡,白花花的还在动,很是分神。

周泽楷关了电视,拍了拍叶修的膝盖:“这是色诱?”

“说什么呢,”叶修看都不看他一眼,“你这张脸摆在外面,好意思说别人色诱。”

“你色诱我。”周泽楷说。

“明明是你色诱我。”叶修寸步不让。

周泽楷没说什么,把叶修的腿从自己身上搬走,起身回房了。他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去外地跑公司通告,正好分开三天,让叶修体会一下他和他最后的倔强。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丝毫没有联系。

三天后周泽楷回到纵店,大包小包拖进酒店,颇有种淘宝零售进货的架势。

他到了房间,从提箱里掏出配套的香烟、烟灰缸、点烟器,排在桌上,把沙发当谈判席,坐得相当有气势。

叶修眼睛都亮了,但是他们还在非常莫名的冷战期,想破冰,先开会再说。

周泽楷先开口:“参观看到的。”

叶修抱着手臂沉思,这确实是周泽楷去跑通告那里的地方品牌,挺有名气,但周泽楷的通告似乎是拍摄,现在杂志社流行参观卷烟厂?

“给你的。”周泽楷又说。

“条件呢?”叶修回过神来,冷然道。

周泽楷更是深沉:“真情实感说你喜欢。”

“我就算不说,也有中华泰山芙蓉王可以抽,但是你再不理我就要憋不住了,”叶修说,“何必呢,对自己诚实点。”

周泽楷又没说话,眼神里似乎问了个“你确定?”,得到确认答复后弯下腰,开始将三件套拢往手提箱里拢。

味道很好又很贵的香烟逐渐向桌边逼近,叶修一言不发,只是视线寸步不离地跟上去,跟上去,跟上去。

“等等,”他忽然伸手把周泽楷的胳膊按住,深吸一口气,“好小周,我很喜欢。”

周泽楷垂下眼皮看了看叶修抓着自己的手:“这是做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叶修不假思索:“当然是主动吃豆腐。”

周泽楷满意了,高兴了,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

五分钟后,叶修斜靠在沙发上,惬意地吐了个烟圈,气定神闲地说:“某些人啊,跑到外地还这么惦记我,又这么会投其所好,我要不要考虑接受他的追求呢……”


TBC

===============

这两天做了两件大事。

生病了,然后病好了(靠)

评论(42)

热度(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