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 94

文章归档:目录及下载


(94)

直到双双走出电梯,叶修的视线依然在忍不住地往周泽楷身上飘。

虽说老话里说的是人靠衣装,但老话并不一定就是真理,比如现在周泽楷现在的造型,虽然一眼上去挺吓人,但是看得久了、眼睛里的辣味淡了之后,居然还能发掘出些许诡异的美感。

不过叶修的淡定最终也没能存活到最后,他站在车库外,眼睁睁地看着周泽楷从折叠门后拽出一辆重型机车,长腿一甩,潇洒地跨了上去。

叶修的嘴开开合合数秒,终于吞了口唾沫,说道:“你什么时候往车库里藏了这么个大家伙啊,我整天来来回回都没见过,新买的?”

周泽楷沉吟片刻,反问道:“你……可曾打扫过车库?”

“谁用谁打扫,我又不曾开过车,”叶修面不改色地说,“说正经的,你要骑这个去?那我把我电动自行车推出来,等会儿。”

周泽楷没纠结于这个话题,一扬手朝叶修丢了个头盔过去,下巴朝后座稍一比划,嘴角带笑,自己俯下身子踩住踏板的同时,发动机声隆隆响起,从视觉和音效上达到了本段剧情中最需要特写的高潮部分,用的似乎是国民偶像剧最钟爱的撩妹套路之一。

这场面除了帅还有个显著的特征,扰民。为了防止被保安叫去问话,叶修毫不矫情地蹦上后座,拍拍周泽楷的屁股,语气里充满豪迈:“走,开路。”

冬天的夜里温度不太怡人,好在有头盔护着,说话喘气都不会往嘴里灌冷风。周泽楷把理论上可以直接起飞的摩托骑出了夕阳红老年电瓶车的速度,虽然市区限速没错,但叶修觉得这信步闲庭的节奏非常不妙,不拿火柴棍撑眼皮随时要睡着。他强打精神,趴到周泽楷肩上,没话找话地说:“你还没说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家伙呢。”

“有几年了。”周泽楷说。

叶修显然是不信的:“待会儿该不是要说天上过一天等于地上过一年吧。”

“骑它来的,”周泽楷拐过一个街角,“来H市。”

“你明明是开车过来的,当时我就站在阳台上想事情,还看见你的车了。”叶修再次毫不留情地拆穿。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车是路上买的。”

“啊?”

“行李箱,后座放不稳。”周泽楷顺着自己的思路解释。

叶修恍然大悟,想起这些天来获知的诸多细节,终于理出个完整的脉络。如果说他和周泽楷相处的种种写成一本书——迪斯尼有个风中奇缘,他们可以叫半裸奇缘——那么这本书的前传大概是这样的:周泽楷手持行李箱和房产证走到家门前,深情回望,唱了一首《再见亲爱的妈妈我要去追求我心爱的捣蛋鬼了》,随后把行李绑在摩托车后座上,从S市一路风驰电掣到H市,路上发现行李箱放不稳,于是在路边随便找了家4S店随手买了辆车,随意开到捣蛋鬼家楼下,成为了趾高气扬日日催更的包租公。

叶修觉得自己找的这个男朋友还是相当不简单的,并且在不简单这方面和自己相当登对。

就这样开了几分钟,周泽楷终于将车子靠边停下,拿出手机确认具体位置。随后自顾自地点点头,转而对后座上的叶修说:“来根烟。”

虽然出门时走得着急,但叶修身上肯定是有烟的。他对服装搭配的要求绝不看简约优雅成熟性感——衣服的品质不在于外观或材质,而在于内涵,即不管外套和裤子怎么排列组合,都能从口袋里掏出一套以上完整的烟(及各种衍生用品)来。

周泽楷深知叶修的这一属性,所以他根本没有问“带没带烟”。

果不其然,叶修熟练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盒打开盖子,自己先叼了一根出来,转手递到周泽楷面前。后者捏住过滤嘴抽出一根,用牙咬着,接过配套的打火机,两个把头凑到一处,效率地完成了点火工作。

周泽楷并没真的抽那根烟,用两根指头夹着,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并通过鼻翼上不同寻常的褶皱体现出了深深的嫌弃。不过他很快恢复正常,像模像样地弹了弹烟灰,又对叶修说:“等下看我眼神行事。”

“那必然,”叶修拍拍胸脯,“见了伯父怎么打招呼比较合适?”

“跟着我叫。”周泽楷简单部署。

叶修心说这下可好,你叫个爹我也得跟着叫爹不成,这是不是太主动了点。而且正经叫爹还算好了,万一顺嘴来个“老糊涂蛋”或者“糟老头子”,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强装镇定道:“行吧,看你的了。”

周泽楷戴上墨镜,丢下“坐稳”二字,脚下一蹬,机车重新发动起来。叶修只感到有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向前带去,屁股险些脱开座位倒飞五十米,他猛然反应过来,身子朝前扑,死死地抱住了周泽楷的腰。

老年乐瞬间开成暴力摩托,连拐弯时侧倾的角度都令人胆战心惊,在叶修感到自己要像游乐场群众演员一样喊两嗓子的时候,车子速度骤降,伴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两辆汽车之间。

叶修见周围人口略多,迅速松开手跳下后座,眼角余光一瞥,墨镜皮衣刺猬头的周泽楷已经用非常浮夸的姿势抖抖衣领,秋风扫叶腿潇洒下车,两步跨到爸妈跟前,开口道:“姐,姐夫,怎么回事?”

他又抖了抖烟灰,不得不说,这个动作真是相当专业,手指轻弹,云淡风轻,比许多老烟枪都有范。

叶修看了看面包车前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又看看慈眉善目的周爸周妈,顿时明白了些许,他清清嗓子,找回遗失多年的B市口音,配合着周泽楷的话说道:“大晚儿的找什么不痛快,没长眼啊?想在我姐这儿占便宜是不是,看一女的好欺负?我告儿你们,不说清楚了今儿谁也别想走,咱就在这儿耗着,真日给你们脸了!”

叶修从鼻子里喷出两条烟,脖子歪向一旁,斜睨着面包车混混。可惜旁边有交警,并不能霸气地吐掉烟屁股拿鞋底往死里碾,被罚个200块钱是小事,但现场吃罚单太灭士气,这不可取。

那头周妈妈也响应号召,一把抓住周泽楷的衣袖,尖着嗓子说:“阿楷阿修,你们两个别冲动啊!都是小事,别再跟上次似的,上次那人现在都还……”

她忽然止住话头,做出不小心说漏嘴的表情,不安地扫了交警一眼。

“姐,您放心,有什么事儿咱走正规程序,”叶修说,“警察同志,查酒驾不是得验血么,要不要给这俩弟兄放点儿血,咱现场验验货?”

“请注意您的说话方式。”交警处理过不少冲突场面,揩去额角一滴冷汗,公事公办地说。

俩混混被从天而降的机车男二人组镇住了,听交警说了句偏向他们的话,连忙使劲点头。

周泽楷冷哼一声。

“蹬鼻子上脸了还,”叶修呵呵一笑,“没事儿,这车牌号我记着了,你们可别有胆儿下来讹钱没胆儿担事儿,以后出门小因点儿,警察同志按规定办,咱也得按咱的规矩不是?”

两个混混对看一眼,各自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周泽楷背对着交警和面包车,正佯装给更大的咖打电话,叶修转转眼珠的功夫,只见他墨镜下的苹果肌微微凸起,嘴角浮起一丝掩饰不住的笑容。


TBC

=============

昨天终于有时间更新。。结果那位烦人的女亲戚来了_(:з」∠)_

说起来关于阴阳师加好友。。IOS一区。。ID就叫叶壮壮。。但我现在除了氪和浪啥都不会。。玩的时间也不多。。只有躺着和开会的时候能玩儿(……)总之……是个弱鸡……全靠CARRY。。。

还有就是。。有没有这游戏的QQ群啊。。最好。。是小点(非叶家名犬)的群。。最近总在亲友群扰民。。感觉要失去好多宝宝了。。。。

评论(27)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