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 95

文章归档:目录及下载

中秋快乐喔><


(95)

 

阿楷阿修两兄弟抵达现场不足十分钟,先前还在咄咄逼人的面包车混混就扛不住场面,采取了反派常用的“不和你们一般见识”遁,连“走着瞧”或者“我们还会回来的”都忘了说。

虽然事故现场简单,也没有人员伤亡——给混混造成的心理创伤不算——但现在时间太晚,保险理赔需要的部分材料要次日才能开。约定好领材料的时间地点之后,两边人马也就各回各家了。

目送交警骑着小摩托远去,周泽楷抬手按了按头顶,把那几搓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杂毛搓平。他不动声色地捏了捏叶修的手腕,自己先向前一步,低声说:“爸,妈。”

他这么招呼完,立即扭头跟叶修使眼色,按计划行事,来吧。

叶修的脸上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纠结,暗忖片刻,迅速挤出个套路长辈的经典笑容,冲二老微微欠身:“周老师好,师公好。”

周妈妈噗嗤一声笑了,用手背碰碰老公的胳膊:“我跟你说了吧,小叶可机灵了,脑子转的特别快。”

“是啊是啊,”周爸爸神态语气中领导派头十足,“第一次见面,直接跟着小楷叫爸妈,怕我们老两口不乐意,要叫叔叔阿姨呢,又显得太生分了。中国自古就讲究一个尊师重道,不管平辈长辈,叫老师怎么都不会出错,好,好孩子啊,是挺机灵的。”

叶修抹了把汗,表面依旧不动声色:“哪里哪里,按理说应该我和小周去接您二位过来的,这边居民区太多,路可不太好找。”

“我们特意没跟小楷说,”周妈妈摆摆手,“干我们这行的,被人打断灵感可不好,要我说刚才也不用过来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咱自己人不能在这些宵小之辈身上受委屈啊,”叶修笑道,“是吧小周。”

“那可不,”周泽楷很给面子地点头称是。四下无人,他的手已经自动跑到叶修腰上搂着去了,就着露骨的秀对象姿势对爹妈说:“去家里吧?”

“好,好,”周爸爸说,“正好我们明早就回去了,趁现在去参观参观也好。”

目送周爸周妈上车,叶修和周泽楷一前一后迅速移动到摩托车跟前。叶修一边盘算着路上怎么拧周泽楷的屁股抒情一边往后座上迈腿,还没抬起半米高,就听周妈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叶,外面这么冷,摩托你小楷自己骑回去吧,你跟着我们坐车就是了。”

“不用不用,”叶修忙说,“我在后面镇着点还能稍微暖和点。”

“你们不至于吧,这么一会儿也非得形影不离的,”周妈妈说,“小叶你就穿了那么点衣服,刚才看着就怕你冻坏,快上来吧,后座有毯子。”

“去车上吧,你穿得少。”周泽楷也顺着爹妈劝。

“你别把我往沟里带行不行,”叶修压低声音,“这么弄多紧张啊。”

周泽楷不为所动,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机灵呀。”

“得了吧,回头再跟你说道说道这个形容词的问题,”叶修赶紧拿手背蹭了蹭脸,“那行吧,你骑车看路啊,我过去了。”

说罢,他脱下自己的毛毛领包臀修身小外套罩在周泽楷的皮衣外面,自己搓着冷冰冰的胳膊小跑到车前,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

“小叶,上次咱俩单独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过没?”周妈妈从副驾驶座上探身望向后座,“我跟我老公商量过了,他也觉得可以试试,就差你一句话,版权方面的事情,我们这边有专人跟你们公司谈。”

“这些事我没怎么管过,也不太懂流程,”叶修实诚地回答,“所以我这边问题不大,主要还是看小周的意思吧,这事他要真不愿意,也勉强不来的。”

“你们俩这话说得可好,听着像个经典桥段,就是婆婆给儿子物色了个姑娘,极力撮合,结果姑娘喜欢儿子,儿子不喜欢姑娘,死活不肯娶,非要到外面追求真爱,姑娘反过头来还要劝婆婆。”周爸爸说。

“你这职业病啊,先收收,人家小叶写书写了十年了,这些都是小意思,”周妈妈笑道,“小叶,不瞒你说,我们一直以来都有这个想法,就是少个契机,可得靠你了。”

“我觉得他刚才也挺乐在其中的,应该没那么困难吧,我还没跟他提呢。”叶修说。

“才不是呢,他刚才那一出,完全就是为了哄我们两个开心,跟幼儿园小朋友穿上花裙子给家里跳舞没区别,爸妈哄开心了,想买东西想玩电脑不都好说,”周妈妈说,“他爸,你说是不是啊?”

周爸爸正专心盯着前面带路的周泽楷,听到这话摇了摇头:“多大的人了,还来这套,幼稚。”

叶修似乎从这话里听出了幼儿园家长特有的骄傲感,他揉揉耳朵,觉得这位先生比自家那位同龄人可爱些许,兴许攻略的难度也低些许,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你不能在小叶面前多说小楷几句好呀,怎么当爸爸的。”周妈妈嗔怪。

“倒是小叶这孩子,还挺让我意外的,”周爸爸说,“你以前有学过表演吗,不说别的,台词功底还真不错,说话一套一套的。”

“哪里哪里,”叶修略窘,“平时接触戏剧化的情绪比较多,刚才看小周演得那么逼真,我得配合得像样点啊,不然群众演员穿帮可就尴尬了。”

周爸爸哈哈地笑着:“看刚才这架势,我还以为你们平时住一起也会随时演一段呢。”

您老神通广大,还真给猜着了。叶修在心里说。

周妈妈早先跟叶修提到,想签下他几年前一部热门作品的影视版权,由周家的高级夫妻店全程担纲制作。其中,叶修本人作为主编剧,和周妈妈共同完成最终剧本,可以分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这只是最基础的前提,这个项目中最重要的一点是,需要由周泽楷来饰演男主角。

周妈妈在公事公办的提案最后表示,夫妻俩一直希望周泽楷能出演他们投拍的作品,就算只有一部也好,总归是一大家子的期待。但周泽楷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就再也不沾表演的事,自己写的书宁可收视率扑街也不交给家里拍,理由居然是“这样有点羞”,令老两口心力交瘁。

叶修当时是这么安慰她的:“小周这个想法也正常,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写作文能在全班同学面前念,就是不好意思让爸妈拿去看,隔壁一个海归高知,平时外语说得特溜,回到家一句也不肯说,孩子跟爸妈都是这样,您别想太多了。”

周妈妈有没有真的被安慰到,叶修不得而知,他得到的回馈只有更加期待的眼神,期待他去吹枕边风的眼神。

叶修在充分理解的同时也有着充分的无奈,以周泽楷的性格来说,如果真的不愿意,自己吹枕边风把他吹到床下面去照样没辙。

合作确实需要契机,吹风也需要契机。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为了随时随地把这枕边风吹得清新自然,叶修最近刷牙都刷得格外深入牙龈。

 

家里虽然没有刻意收拾,但因为东西不多,看上去还算整齐。叶修把周泽楷和他爹娘留在客厅聊天,自己溜进厨房翻箱倒柜起来。

他记得家里是有盒高级绿茶的,但他自己从来没这方面的意识,也不会刻意找出来泡着喝,一来二去就不知道塞进哪个角落去了,真到关键时刻,居然死活不肯出来面圣了。

叶修蹲到腿麻,站起身来锤了锤大腿两侧,打算搬个凳子去高处的橱子里找找,眼角一瞥看到灶台上的手机,屏幕上方亮起一盏绿色的小灯,显示有未读消息。

他戳亮屏幕,发现消息又是陈果发来的。

叶修感到这件事情非常神秘,陈果很少单独给他发消息,近两次出手都赶上见家长的现场直播。他一手太高去开柜门,另一只手打开消息界面,一目十行地看了下来。

低头看消息的功夫,叶修有些分神,悬挂壁橱里有几个盒子本来就放得不稳当,刚刚打开门就开始争先恐后地往下掉。一袋麦片不偏不倚地砸在头上,他这才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接住一个下落的铁盒,刚刚把盒子放稳,又一瓶豆腐乳掉了下来。

这东西重量实在可观,摔破了很难打扫,叶修抱着必死的决心扑了上去,在落地前的瞬间将瓶子稳稳地接在了手里。

他送了口气,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在哪一次抢救活动中脱手而出,已经脸朝下滚落在地面上了。

叶修连忙把手机捡起来,好在屏幕没有坏,还停留在刚才看过的界面,陈果的消息数量没有增加,孤零零地晾在原处,说不出情景和内容哪个更萧条。

 

逐烟霞  23:31:35

今天开会来着,上面说咱们版现在自己的东西太少,分散合并到其他版比较合适,合并的话你有没有意向?想去哪个版给我留言吧,我尽量安排好。

逐烟霞  23:31:55

说实在的还是有点不甘心啦,我正好趁现在休息几天,你别忘记更新!!!更新!!


TBC

评论(15)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