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哨兵向导】十年炕战 7

《七年止痒》的番外后续……按理说其实早该丢出来了,一直忘记……

前文戳TAG~

出本版有改编号,这里还是用最初的分段序号拉。


(9)


先走这儿:长微博图片

(实在没地儿发了……又没固定手机……借了个别人不用的小号咳咳……)


  今天才破处的首席×2面面相觑,同时看向房门方向,房门外是客厅,客厅里有沙发,沙发上放着一本《哨兵青春期必要技能与技术入门手册》,里面也许大概可能有这方面的FAQ。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叶修摇了摇头。

  日前不知勤学早,日后方悔读书迟啊,周泽楷叹了口气。

“算了,不纠结这个了,”叶修说,“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周泽楷的下巴全垫在叶修身上,张嘴说话都显得有些费劲。就这会儿功夫,喉结声带滚啊震啊的,都零距离地往叶修身上传,惹得他又是一阵笑。

  等笑够了,叶修推开周泽楷的脑袋自己翻了个身背朝上,说道:“给老公揉揉腰。”

  周泽楷:“……”

  叶修:“……老公给揉揉腰。”

  周泽楷开开心心地跪坐起来,双手并用在叶修的后腰上揉来揉去。

  叶修觉得惬意了,眯起眼睛轻吭着,把酸痛最集中的地段朝周泽楷手底下塞。周泽楷揉得更起劲,心想自己不仅那啥能伺候好叶修,事后的功夫也尚可,简直完美老公。

  这边还没得意完,就听缓过劲来的叶修幽幽的说:“我要跟你约法三章,你听好了。”

  周泽楷动作一顿,接着不动声色地继续揉。

  叶修的意思太明确,先让他揉腰,再开始约法三章,明显是这一下午的运动让他不满意了,要么要限制次数频率,要么被迫改口——到时候谁叫谁老公可真就不一定了。

  限制次数频率方面,还有可能发展到直接让他吃一辈子素,先别问舍不舍得。

  小周低下头看着小小周,为它以及自己的性福生活感到由衷地惋惜。

  叶修:“你也知道,我现在突然被刷新了,能力不是那么稳定,恢复还需要点时间。”

  周泽楷:“……嗯。”

“所以吧,”叶修顿了顿,“我感觉这事儿对你调整效果挺好的,也挺那个的,以后能床上解决的问题就别走其他程序了,等我恢复正常之后再说,你觉得呢?”

  这牌没按套路出,周泽楷楞了一秒,随即坚定而奋力地点了点头。

  回过神来之后,他又第一时间问道:“挺哪个?”

“挺……”叶修语塞,在词库里寻摸了一会儿才说,“挺得劲儿的。”

  小周心里有点美,小小周似乎也感受到了愉悦的氛围,跟着抬头挺胸,雀跃起来。

  两个人同时看向今天的主角小小周,相视一笑,满满的心照不宣。

  叶修抬起右手,用两根指头当腿一溜小跑到周泽楷身上,跑过膝盖跑过腹肌,跑过胸口跑过脖颈,最后熟练地捏住他的下巴,说道:“既然这样,那要不……”

  他忽然停住话头,把发声的权力留给床头通讯器的紧急集合提示音。

  周泽楷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给叶修的房子里添置一个高级水族箱。

  里面不放别的,专养各种通讯器。

2.8

  陈果站在人群前方的空地上清点人数。

  她压力很大,心理阴影面积也很大,一边故作淡定地在花名册上勾勾画画,一边暗自祈祷周泽楷是现实中的神枪手床上的快枪手,赶紧搞定叶修把他放出来领队。

  抱有这样的想法,陈果本人其实是很有负罪感的,但是扭头看看半米开外的霸图特战队队长韩文清,又立即把负罪感归零归归归归归零,继续祈祷周泽楷赶紧秒射。

  论年龄,韩文清还比她小了几岁,亲切地叫个小韩也不为过,但是这位弟弟的霸图人设全写在脸上,霸是霸道总裁的霸,图不是图样图森破的图,方圆一个呼啦圈的范围内蔓延着肉眼可见的查克拉,正气凛然,常人完全无法靠近。

  陈果左看右看左等右等,依然没有把叶修盼来。

  叶修这个人,虽然平时看上去不修边幅了那么一点,老不正经了那么一点,但执行力和领导力一向可圈可点,这作战虽然赶得急赶地不是时候,也不至于一声不响地缺席。

  想到这里,陈果疑心叶修其实早就来了,只是这样那样的痕迹比较明显,并因此羞于站在所有人面前接受人性的拷问。

  她抬起头绕全场环视一周,终于在最后排发现了可疑人等。

  这人紧抱双臂坐在角落的阴影里,身穿兴欣特战队队服,动作略微有些不自然地紧绷着,扭来扭曲,坐立不安,帽檐压得很低,领子扯得老高,教科书式的心里有鬼。

  陈果心中冷笑,不禁清清嗓子,故作淡定地翻了翻名册:“叶修,叶修到了吗?”

  那人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举起右手:“到了。”

  这下就连韩文清都把视线转向角落,和陈果一起用“你骗鬼呢”的眼神瞧着他。

  周泽楷对此毫无自觉,他纠结的重点是叶修的裤子实在不那么合身,把难以言喻的位置卡得难以言喻。他还后悔答应叶修COS成兴欣特战队成员的样子出来充数——这数充得毫无水准,不仅COS服是二手断码的,脸也怎么看都不对,一抬头就会穿帮,根本就不还原,还费劲。

  周泽楷痛下决心,无论如何,再也不穿这种皮尔卡蛋的裤子了。

  划掉无论如何,叶修的勉强另算。

  他忽然意识到四周氛围有些不对,猛然一抬头,见在场男女老少数十张脸正齐刷刷地对着自己,表情各异,十分精彩。

  人群前方的韩文清眉毛一皱,沉声说道:“胡闹。”

  而站在一旁的,兴欣扣掉叶修唯一的向导,陈果,完全做不到如此淡定,她绝望地把名册举过头顶,带着哭腔控诉:“要向导,不要哨兵,首席也不要,月球来的也不要!”

  众星拱月的香饽饽,联盟最想嫁的哨兵蝉联冠军周泽楷(目前已婚),由衷感到了憋屈。

2.9

  霸图特战队相对冷静,兴欣特战队内部却已经暗流涌动。

  魏琛:“看看这,古有木兰代父从军……”

  包荣兴:“我知道下半句——今有马尔代夫旅游!”

  方锐:“什么啊,今有后面那,咳咳,小周同志,代父出任务!”

  魏琛:“没错,以后就叫他周木兰吧。”

  包荣兴:“好名字,唧唧复唧唧,木兰生小鸡!诶对了,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罗辑:“加拿大阿尔伯塔卡尔加里大学古生物学者拉达·泽冷斯基通过对7700万年前的……”

  魏琛:“闭嘴小罗,就你知道得多。”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获得了新爱称的周泽楷静静跟在队伍后登机,却见机舱内所有座位均已满员,大家神色如常,正在各自确认装备和安全带。

  唯一空出来的座位只剩驾驶座。

  包荣兴朝他挥挥手,开心地说:“唧唧复唧唧,木兰开飞机!”

  周泽楷不明就里,为了在娘家人面前大方得体的印象,立马报以内敛而友好的微笑。

  娘家人毫不吝啬地对队长此次招来的夫婿表达了各种满意。


TBC

评论(7)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