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哨兵向导】七年止痒·特典(二)

02.

  叶修完成了这边的例行检查,发现周泽楷并没有在门外等他,眼下没什么任务,他便把黄少天在船舱里镇,自己脑内竖起配偶专属GPS,围着甲板绕了一圈。

  他果然很快找到了周泽楷,显眼得很,就在隔壁在装着众多小向导的船舱里。

  虽然联盟内部常常戏称哨兵和向导永远僧多粥少,但周泽楷往那儿一站,可就不是僧不僧的问题了。就算是和尚,那也是霸道和尚爱上我的那种和尚。

  周泽楷是怎么进屋的,自愿或者非自愿,皆不可考。这会儿他已经陷入小不点们的包围圈内,背挺得笔直,表情在礼貌和生无可恋之间取得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乍看上去云淡风轻。

  负责处理小向导相关事务的是霸图特战队的林敬言和雷霆特战队的队长肖时钦,这两个人平时也并非个性张扬邪魅的类型,换句话说都是实打实的老好人,面对这种场面自然没什么主意,劝也不是放任也不是,只能杵在一旁假装看风景,淡然中掩不住些许尴尬。

  这种尴尬在他们看到叶修推门进屋时骤然加剧,仿佛被“抓包”的不是周泽楷而是自己,颇有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肖时钦平日里当惯了队长,绝不能对特殊状况坐视不理,他干咳两声,匆忙地走上前去处理场面,神色严肃而又严厉,但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好了好了你们好歹有点出息行不行,要搞对象也等以后哨兵主动来追你们,就算你们非要自己泡哨兵,也选个……选个没有家室的泡呀……像话吗你们这……”

  叶修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太猛拉到筋,又连忙捂着肚子揉了揉。

  危机公关算是勉强过关,但前辈的威严还是要有的,振夫纲还是有必要的,待周泽楷终于回过头的时候,叶修早已敛起笑容,故意问他:“怎么,你忙完了吗?”

  这厢周泽楷还没来得及答话,那边肖时钦已经抓住机会教育起来了:“啊,你们看看,其实呢,模范的哨向关系,不是说你怎么样或者对方怎么样,最重要的还是找个登对的,你看人家俩,首席找首席,这就叫登对,别老想着梦中情人,知道吗?”

  不知哪个小向导带头说道:“哦,不懂。”

  大家也纷纷附和:“是啊是啊!肖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呢!”

  围观的林敬言扭头憋笑去了。

  卷入舆论漩涡的周泽楷见状,轻声对身边的几名少年少女说了句“借过”,小向导们连忙自内而外地让出条路,以夹道送行的架势站成两排。全屋人就这样行着注目礼,目送叶修和周泽楷勾肩搭背地走出船舱,扬长而去。

  “可是长官真的好帅啊……”

  叶修听完舱内的最后一句台词,骄傲中略带无奈地摇摇头,转而对周泽楷说:“幸亏我下手快把你给收了,不然到时候选儿媳妇不得选花眼……”

  周泽楷捏捏他的肩膀,本想表个态,却听那头继续说:“选花眼倒没什么,选半天还都没我好,让我怎么放心我这黄花大儿子找他们。”

  周泽楷的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个字:“嗯。”

  “你来这趟可真把咱俩裱成模范了,”叶修拍拍他的手背,“走到哪儿都有人拿来当例子给年轻人上课,还怪不好意思的。”

  周泽心说那是因为在场的没有别的是已婚了,但他并不擅长像叶修那样坦荡而自然地夸与被夸,于是只是微微一笑:“你厉害呗。”

  “你也不差嘛!”叶修果真坦荡地接了下来。

  

03.

  说是护送任务,但为表重视,联盟安排的人手还算充足,里里外外大小项目都有专人负责。而深入群众的四名高级军官,再加个周泽楷,说是随行顾问团更合适点,日常任务不算复杂,能保证随叫随到即可。

  晚餐时间,叶修抱着两份盒饭在餐厅角落占了个座,周泽楷跟在他身后,一手端一碗牛肉汤,避过桌椅间奔跑跳跃的小少年,稳稳当当地放在桌面上。

  大部分小哨兵和小向导还在遵照指挥排队打饭,队伍贴着餐厅的墙壁围了足足一圈。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现场授课”的影响,不少小哨兵正冲着向导的队伍跃跃欲试,小向导们似乎是听进了肖时钦的教导,昂首挺胸目不斜视,淡定中透着丝丝小高傲。

  “现在孩子和我们那会儿真是不一样了啊,以前的孩子哪那么多小心思,”叶修摇摇头,舀起一勺牛肉汤放在嘴边吹了吹,“哎,这个闻着还挺香的。”

  周泽楷没来得及回答,勺子已经送到眼皮底下了,一抬眼见叶修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从表情就能看出脑子里想的又是“乖儿子快张嘴”。周泽楷在这方面早就习惯了,也早就习惯了不争不辩床上见分晓,他张开嘴叼住勺子抿了小半口:“嗯,好喝。”

  叶修抽了抽勺子把儿,一时没抽动,才发现那头被周泽楷咬着不放,他又象征性地拽了拽,抬起食指在青年的额头上轻轻一弹:“你说你幼不幼稚,真是小孩儿啊,张嘴。”

  周泽楷笑着松了口,低下头乖乖撕开自己筷子的包装纸,在饭盒里仔细挑挑捡捡一阵,终于夹出块品相极佳的油亮扣肉,手腕一转放在叶修的米饭上。

  “你也吃点,多吃点长身体,”叶修礼尚往来,送了块烧鸡过去,“刚才跟少天说了,你直接到我屋跟我挤一张床,他到小肖他们屋去睡,那边本身就有空床位。”

  周泽楷此刻似乎应该说个“他真是好人”,但叶修话里的深层信息,对他造成的冲击绝没有语气那么轻快。

  比如,本来你和黄少天挤一个屋一张床吗?

  再比如,这就是所谓的“昨天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吗”?

  尽管这是工作安排,尽管两个向导睡不出什么未来,周泽楷的心却止不住地下起了雨。

  “你想什么呢,”叶修接收到身旁毫无遮拦的精神信息,忍不住用勺子敲敲碗边唤他回神,“每个房间两张上下铺,想睡哪儿睡哪儿,替你选个最好的地方还不满意,非要睡上铺看星星我也不……”

  眼前的桌面忽然猛地震了一下,周泽楷下意识地起身将叶修护住。瓷器落地发出声四分五裂的脆响,再回神时,靠桌边最近的汤碗已经变成一堆不成形状的碎片,牛肉汤洒了满地。

  撞到桌子的少年似乎吓坏了,跟他推搡打闹的几个也没好到哪去,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出。桌后的两人排除一切名号,光是军衔就够他们受的,更何况还是两个首席,还是两口子,这么一看,明显是要数罪并罚的节奏。

  周泽楷的裤子上也溅到不少热汤,好在布料颜色深,没有特别显眼。叶修坐在椅子上,从餐盘下册揪出干净的餐巾,边替他擦裤腿边问:“烫到没有?”

  “没,”周泽楷说着,转向一旁的几名小哨兵,“你们呢?”

  “啊?我们……”为首的少年愣了愣,连忙改口说道,“长官!对不起!”

  “他这人啊,说话就这样,别怕别怕,刚才这是问你们烫着没有呢。”叶修按着周泽楷坐下,顺手塞了几张餐巾给他。

  周泽楷低头看了看,再一抬手,将餐巾递到对面的小哨兵手边。

  “没有没有没烫到!”几个人连连后退,东西都不敢接,迅速摇头摆手,“那我们先走了!谢谢长官长官再见!”

  周泽楷目送他们走远,似乎还有点疑惑自己到底哪里吓到了人。

  叶修不失时机地打趣道:“对小孩子这么温柔啊,是不是想当爸爸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喜欢女儿。”

  “等你生个女儿,我们就给她起名叫叶小舟,”叶修说,“你够不够吃啊,我分你点吧。”

  “不用,”周泽楷把他推过来的汤碗按在原处,转念一想,又说,“……要喂。”

  “小滑头,”叶修端起碗喝了两大口,满嘴油星瞥他一眼,“不给你了。”

  周泽楷讨了个没趣,默不作声地自己闷头吃饭去了。

  五分钟后,不远处端着餐盘的少年少女们有说有笑地经过走廊,忽然看到靠边的桌上,叶长官正豪迈地揽着周长官的脖子举着条鸡腿给他啃,一脸投食者的愉悦。周长官英俊的脸上仿佛笼罩着祥云,吃得无比虔诚。

  “……他们感情好好哦。”

  “你还想挖墙脚不成?”

  “说什么呢……哎,说的就像你不想一样!”


4.0

  黄少天选择去找肖时钦和林敬言蹭住,是出于多方面考量的。

  首先,正常人都不会想和两口子住一间没有隔板的房,其次,就算船上晃来晃去很难办正事,这两口子是哨兵加向导,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外人无法直视。

  而且理由特正当,你还不好意思阻止人家。

  于是黄少天抱着被子枕头冲出房间的动作特别矫健,临走还不忘帮忙反锁房门。


TBC

==============

好久没配图玩了(。)

↓↓↓

于是黄少天抱着被子枕头冲出房间的动作特别矫健,临走还不忘帮忙反锁房门。


评论(11)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