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哨兵向导】七年止痒·特典(三)

《七年止痒》特典,正文戳TAG~

家里网是个鬼,传图片传半小时 = =+


4.0

  黄少天选择去找肖时钦和林敬言蹭住,是出于多方面考量的。

  首先,正常人都不会想和两口子住一间没有隔板的房,其次,就算船上晃来晃去很难办正事,这两口子是哨兵加向导,他们有的是办法让外人无法直视。

  而且理由特正当,你还不好意思阻止人家。

  于是黄少天抱着被子枕头冲出房间的动作特别矫健,临走还不忘帮忙反锁房门。

  叶修衣服都没脱就直接仰面倒在床上不动了。周泽楷坐在床边脱去外套和皮靴,把遭殃的裤子拽下来挂在床头,这才动手替叶修脱去鞋子和外衣,将两双靴子整整齐齐地摆在床头,踩着房间提供的一次性拖鞋站起身,到墙边去挂外套。

  叶修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嘴角含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朝半裸美男勾了勾手指。

  周泽楷心领神会,动作颇为夸张地扯开自己领口的纽扣,屈起右腿半跪在床边,倾身下去,双手撑在叶修肩膀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叶修伸手挠挠他的衣领:“这是什么新玩法,床咚?”

  周泽楷故作邪魅一笑,握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你猜。”

“你这个台词不对,要这么说,”叶修深吸一口气,更邪魅地笑着说道,“死心吧,为了得到你的人俘获你的心霸占你的美,我是不会把你放出我爱的牢笼的,我的小宝贝。”

  你从哪儿学的。周泽楷默默地盯着他。

  厉害吧。叶修报以微笑。

  周泽楷放弃争辩,俯身低头去吻他。

 

虽然没办正事但是还是怕屏蔽的微博图片链接


  叶修向他的肩窝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摆正脑袋,闭起眼睛懒洋洋地说:“可能是白天太累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才七点就困成这样。”

  周泽楷安抚地揉揉他的肩膀:“睡吧。”

“我稍微睡会儿,晚上还要起来轮值夜班呢,”叶修打了个呵欠,“待会儿帮我定个闹钟,一点四十左右吧,本来换班直接踹起来就行,这回他们都不敢进屋了,你得负责把我叫起来。”

“我替你去。”周泽楷说。

  叶修笑道:“算了吧,那些小哨兵出了状况可是一顶一的难伺候,还是得向导爸爸上,你就别忙活了,专心当你的联盟形象大使吧。”

  形象大使是周泽楷进组后被临时追加的名号,像模像样地打印在工作人员名单上,没少被黄少天带头嘲笑,不过大使本人似乎并不接受这一称号,坚持道:“那我陪你。”

  这句话落地后半天没收到回音,周泽楷担心叶修是烦了,乖乖地盯着他的头顶不敢出声。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忍不住低头看去,却发现叶修已经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叶修被派来进行这项任务两周左右,这趟护送算是最后的收尾。长时间和大量不成熟的哨兵共事,对已结合向导精神和身体的消耗都不小。周泽楷对此心知肚明,又不能拦着他,只是没想到会累成这样,说着话都能直接睡着。

  就这样默默地抱了一会儿,周泽楷才叹了口气,给叶修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平,自己起身去床头的衣袋里取通讯器。

  叶修拜托的事情还是要照办的,不过这也要看他自己起不起得来。实在困难的话,形象大使亲自带班也就顺理成章了。

  周泽楷定好脑洞,重新躺回床上。单人床将将一米的宽度,两个成年人很难并排平躺,他侧身将一条手臂搭在叶修身上,闭起眼睛休养精神。

5.0

  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周泽楷下意识地伸手按键,掐灭了略显尖锐的提示音。

  叶修睡得很熟,丝毫没有醒来的征兆,就算强行叫醒,估计也要费一番功夫。周泽楷本就想让他好好休息,这样倒正好有了理由。

  他轻手轻脚地越过叶修下床穿鞋,将通讯器装回衣袋,对着柜子前的半面穿衣镜稍稍整理仪容,确认全身装备无误,这才小心地将门拉开条缝,侧着身子挤了出去。

  五秒钟后,周泽楷重新出现在房间里,他径直走到床边,蹲下身在叶修睡梦中微微张开的双唇上亲了一口,心满意足地抹抹嘴,动身向执勤地点去了。

  随行顾问轮流守夜,两个向导分开干活,那么夜里这一场应该就是找黄少天交接工作。周泽楷倒不担心和黄少天有什么交流障碍,反正该说的都是对面说,不该说的更轮不到自己,省去客套的麻烦不说,也算是各得其所。

  专供训练营孩子住宿的船舱面积不小,狭长的走廊一通到底,房门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走廊两侧。入口处有个当做传达室使用的房间,可以透过钢化玻璃看到屋内全貌。周泽楷敲了敲门,许久没有回音,他从窗口向内望去,值班室里床铺整齐,桌面干干净净,没有半个人影。

  周泽楷试着转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锁,挂钟的时间显示为俩点零五分,眼下唯一的解释是上一轮值班的人已经在正点下班离开,他找路多花了几分钟,恰巧错过了。

  走廊里静悄悄的,训练营的孩子们都在沉睡,寂静中隐约能感受到保护哨兵五感的白噪音。这看上去会是个风平浪静的夜晚,周泽楷在值班的桌前坐下,无聊之余取出通讯器,一条条地重温起他和叶修发过的消息。

  倒数第一条是上船前的最后一次“晚安”,再向上翻,上周叶修说他买了两个新枕头,号称是贵妃枕特别舒服,周泽楷回他娘娘吉祥,叶修过了一会儿说,小周子你得做个完整的男人啊,你那活我还要用呢,别抛弃自己。

  他一周前收到这条时边笑边翻倒在床上,笑够了才爬起来继续聊天,后面的内容无关痛痒,林林总总尽是跟同居有关的细枝末节。

  独处是适合感慨的时机。周泽楷不禁想,若是让他们新婚当天就搬到一处过日子,可能会是一番不同的光景,而今三年过去,反倒又体验了一回新婚燕尔的新鲜感。两地分居艰苦奋斗这些年,换到今天这般惬意地打理生活,也算没有白费。

  两天后他们就可以抵达中部海港,任务结束的同时奔去新家——说是新家也不算太新,只是叶修在接到通知后把自己的住处有一搭没一搭地重新布置了一遍。对于不分新房这件事,联盟很过意不去,不过周叶二人对此都没有意见,这房子他们一起住过三年多,叶修自己住了十多年,基本算是半个家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包括两人正式结合都是在这里,真要搬出去,难保不会不习惯。

  最近的调动之后,轮回的任务重心也向中部移动,大部队进驻到中央军区,之后会有很多机会和兴欣合作出战,闲置三年的黄金夫夫档总算能派上用场。

  事情完美得不像话,随便想起任何一个细节都格外幸福。距离下一次交班还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周泽楷将通讯器收回兜里,起身离开值班室,打算去走廊巡视一圈。

6.0

  叶修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在敲门。

  他不确定这敲门声是发生在梦里还是现实,潜意识里他已经清醒万分,但身体却过于疲倦迟钝,直到熟悉的声音把叶长官三个字重复到舌头不利索,才终于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条件反射似的拽过衣物,迅速穿鞋下床。

  已经三点多了,周泽楷不在房内,想也知道还是不听话跑去代班了,让别人这么急匆匆找过来,想必是哪个小哨兵出了问题解决不了。

  叶修叹了口气,内心无可奈何地骂他一句熊孩子,拔掉门锁拉开房门。

  刚才睡得太沉,叶修虽然听着熟悉,但并没仔细考虑声音的主人究竟姓甚名谁,这一开门才缓过神来,却有些出乎意料,不禁笑道:“阿肥,这么晚了,厨房有什么事用得上我吗?”

  站在门外的是随行后勤的主厨之一,叶修不知道他的大名,只是所有人都叫他阿肥,也就这么跟着叫了。

  阿肥其实不算个正统的胖子,只是脸上肉多些,乍一看上去圆嘟嘟的,身上看着还挺精壮,平日对谁都好声好气,难得见他着急的样子。

“叶长官,你快,快过来一下,”阿肥气喘吁吁地说,“那边有个小哨兵失控了,自己从房间跑出来,周长官一个人拉不住他,让我赶紧过来找你!”

  小哨兵刚刚觉醒的几个月内极易失控,处理不够得当还有陷入神游的危险,叶修这一听彻底清醒了,对阿肥说了句“带路”,同时集中精神感知,朝有波动的方向跑去。

  甲板上果然有个失控的小哨兵,缩在护栏旁痛苦地抓挠着自己的身体,叶修脚下顿了一秒,他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但眼下情况紧急,不容片刻迟滞,他暂且将疑虑撇清,向前几步在少年身旁蹲下身子,拉开他的双手,将人按在地上。

“别怕,冷静点,”叶修直接下手为他压制暴躁的精神,同时回过头问,“阿肥,小周人在……”

  回答他的是手枪拉开保险栓的脆响,枪口瞬间抵在额角贴近太阳穴的位置,叶修的动作僵在原处,一边继续救治失控的小哨兵,一边定声说道:“枪子吃得多了,换一个吧。”

“哦,”阿肥满不在乎地应了声,随即将枪口转向痛苦的小哨兵,“那这样呢?”

“你……”叶修并不是没能力与他一战,但搏斗意味着松开双手。他们所处的位置太危险,几乎无路可退,现在若是放手,少年随时有可能从栏杆的空隙落进海里,想到这儿,叶修反而稍稍安定下来,他向旁侧挪动几分,自己挡住子弹射出的方向,问,“那你说,你想要什么。”

“这个你不用知道。”阿肥笑着说。

  叶修感觉到少年的状况已经趋于稳定,但依然没有脱离相对混沌的状态,这是个喜忧参半的现实,他如今自身难保,小孩子无意识的状态不会引来灭口的下场,而这样把他丢在这里虽然不是办法,眼下也没办法更妥善地处理了。

  对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显然料定叶修不会轻易放弃船上孩子们的性命,不管是被逼无奈还是着了道,结局总是没差。

  叶修不动声色地将少年挪到不容易失足的夹缝旁,在试图转身的瞬间,忽然被人用手臂狠狠地勒住脖子,他攥住袭击者的手肘试图将人侧摔到一旁,不想这温温吞吞的厨师力气出气地大,轻而易举地将他按到双膝弯折,身子无处受力,猛地向下一沉。

  在他失去主动的空当,已经被潮湿的手帕掩住口鼻,乙醚的气味伴着昏眩钻进大脑,叶修几乎来不及发出一点信号,便眼皮一翻,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TBC

===============


啊进入了超羞耻部分,我当初怎么想的才要写这种剧情(。)

评论(2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