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哨兵向导】七年止痒·特典(四)

前方高能预警。。。

所谓的高能是,是……我特么把冲突场面和煽情场面写得太……搞笑了……

_(:з」∠)_……


7.0

  叶修再次醒来的第一反应,便是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在锅炉房。

  手脚都被绑着,身子勉强能动,随身的shou枪和防身匕首显然已经被搜走了,只剩毫无攻击力的衣服好端端穿在身上。

  阿肥正在和一个锅炉工打扮的干瘦青年小声讨论着什么,见叶修醒了,便立即对同伴比了个手势,示意两人间的谈话到此为止。

  “你们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叶修忍住头部的剧痛,尽力淡定地说,“我猜猜,在晚餐的汤里xia药,整条船只有你们和开船的醒着,不过他们和你们应该不是一伙的,只是不知情。”

  阿肥道:“不必猜了,不管对不对,这和你没关系,你最好省点力气。”

  “不过你们没想到小周那份汤被弄洒了,一口也没喝到吧?”叶修呵呵一笑,“他很快就会找到这里的,在那之前……”

  瘦高的青年尖声打断他:“为了保这群小崽子,船上所有室内空间都在屏蔽精神力,你真以为你能等到他来?”

  “不行吗,”叶修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你们也不会杀我。”

  “看来我猜对了,”见对方脸色阴郁,叶修心下了然,继续说,“普通人大都能与我们和平共处,但有那么一批人,忌惮哨兵向导的力量,但又垂涎超乎常人的能力,私下进行明令禁止的人体改造,看来你们对哨兵能力的化用已经成熟了,现在抓我,恐怕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个活口——我说的没错吧?”

  阿肥阴沉沉的脸色浮起一丝笑意:“这船上的顶尖向导不止你一个,叶修,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叶修耐心地等他说完,才慢慢地回道:“是,少天在某些方面比我厉害多了,只是你们大动干戈把我弄到这里,我的哨兵不会坐视不理,你们想去绑另一个,也得有那机会。”

  “这不需要你来教。”阿肥咬牙切齿地说。

  “单纯和平讨论问题,我没什么好教你的,”叶修说,“只是这锅炉房隐蔽归隐蔽,出口挺光明正大的,你们再不把我转移走,大概就要演瓮中捉鳖了。”

  那两人这会儿也懒得遮掩,叶修这个局外人都能很快意识到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毫无自觉,瘦子似乎有点急了:“怎么,还没消息吗?这样等到什么时候!”

  “我怎么知道,”阿肥表面淡定,脚下却略带局促地不停打转,“大不了……”

  子弹抵达只是一瞬间的事,从枪声响起到阿肥捂住腿惨叫着倒在地上,还不够在场其他人眨眼的功夫。

  周泽楷的枪法几乎可以忽略锅炉管道的阻碍,他并没有射偏,只是在没有确定对方身份时暂时选择保留活口,救人为先。

  瘦子见状条件反射地抽出枪来,扣下扳机的瞬间手腕一软,手枪应声落地,滑出好远。

  叶修懒得解释,继续保持被捆成粽子的状态,窝在一旁围观周泽楷战斗。

  起初在阿肥身上没有感知到能力的时候,他还不确定化用能力的同时是否会产生与正统哨兵同样的精神限制,不过说了没几句他就有了定论,尽管改造普通人本质上还是普通人,但他们也确实或多或少会受到向导的影响。

  方才让瘦子松手的一个动作,叶修是尽全力了的,从效果上看,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对方一方面做足了准备,一方面对他的能力略有低估,到现在这个份上,也就不奇怪了。

  瘦子不想站在原地吃枪子,也许是抱着枪手大多不擅长近战的想法,他掏出短刀冲到周泽楷跟前,试图近身肉搏。

  周泽楷缓下步子,随手丢了样东西出去,黑色的物件迅速滑到叶修面前,是把军用短匕首,刻着轮回的标志。

  周泽楷突然上船算是个极大的变数,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如何制服叶修身上,大多忽略了对首席哨兵的深入研究,或者说根本没有研究。周泽楷在枪体术方面登峰造极,加上叶修在场协助,极其利索地出手,很快打得敌人毫无还手之力。

  叶修挪了挪身子,费力地伸手去摸刀子,手指还没触到刀身,一枚子弹已经提前一步到达,将匕首弹开一米多远。

  阿肥费力地端着手枪趴在地上,在叶修制住他之前又开了一枪,这枪擦着周泽楷的衣袖飞速掠过,正中自己同伙的额头。

  他哆哆嗦嗦地摸向自己的口袋,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叶修猛然意识到他行动的意思,却无法如此精确地控制对方的动作,周泽楷回过神拔枪射击的时候已经晚了,阿肥大笑着按下最后一个按钮,不顾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将控制器丢向燃烧的炉火。

  巨大的爆炸声伴着船身剧烈的晃动,将叶修脱口而出的“你疯了”淹没在混乱的嘈杂中,锅炉房燃起熊熊烈火,瞬间吞没了大半空间。周泽楷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叶修抱起来,顾不上解开绳子,整个人对折扛在肩上,不顾一切地向出口奔去。

  

  8.0

  就算是再猛的药,也不至于在这么大的响动中还睡得着,zha弹安装的位置位于船底,引爆后船舱迅速积水,船身缓缓下沉。

  黄少天赶到甲板开阔处时,周泽楷正在替叶修处理手上的束缚,叶修自己蹬掉脚上已经解开的绳子,抬头问道:“怎么样了?”

  “不行,很多孩子现在依然没什么行动能力,正在分批往救生艇上运,里面有个舱变形卡住了,还在想办法,小孩都受到惊吓,一团糟,完全乱套了,”黄少天语速极快,“倒是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回头再跟你解释,”叶修说,“卡住的船舱里面……”

  “我去,”周泽楷说着,将两腿发麻站不稳的叶修扶起来,塞到黄少天跟前,“巡视过,那边我熟悉。”

  “等等。”叶修说。

  “老叶,你跟我去救生艇上,不能再等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小崽子们自制力不行,我一个人管不过来,”黄少天急了,“你这样子站都站不稳,别想着出力救人了,要救也先救下头那些,你别没数啊!”

  “我知道,”叶修说着,拉过周泽楷的衣领,迅速按住他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一下,“快去吧。”

  周泽楷何尝不知道他的意思,海上的变数极大,暂时的分离也有可能是生离死别,叶修要他小心,要他活着回去,但又不能说得做得太明显,这一吻足够心领神会。

  他定定地看了叶修一眼,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冲向船舱。

  

  9.0

  叶修被人迷昏也不过几个小时,四肢无力稍有缓解,但依然无法自由移动。黄少天几乎是将他提下甲板,提到救生艇上,找个角落稍一安顿,便立即奔去处理紧急状况了。

  叶修在原地坐了半分钟,身体的不适感依然十分强烈。他强忍着干呕的冲动站起身来,着手安抚在爆炸后情绪失控的小哨兵。

  周泽楷境况让他难免有些分心,但也点到为止,精力高度集中在手头的任务上,他只有在从一人到下一人的空当中勉强寻找周泽楷的信号。

  眼下,他们正在同一个战场上各自战斗,和以往相似却又不同。在过去的时间里,无论他们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经历了多少险象迭生的时刻,都不及摆在眼前这一次来得有冲击力。再不能报喜不报忧,再无法隐藏命悬一线的处境,担心显得多余,放心又太过冷血。

  因此,叶修无条件地相信周泽楷,却又不能在此保持心境平和。

  他断断续续从刚被营救的少年口中听到些许境况的描述,爆炸引发船舱变形,入口被卡住,只能容一人通过。加之船体严重倾斜,所有船舱里的孩子都被聚在底部,周泽楷正以一己之力在倾斜到几乎垂直的船舱中上下攀爬,将孩子们一个个送出舱门。

  船还在下沉,登上救生艇上的孩子越来越多。恐慌的情绪毫无节制地蔓延开来,像瘟疫般笼罩在救生艇上空,失控接连不断,不仅要关注眼前的十几人,还要不断在不同的救生艇之间游走,叶修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给担心周泽楷,只能在每次下船的队伍中匆匆扫上一眼,高矮胖瘦无数种体态,里面若是有他的哨兵,他定能一眼认出来。

  但是没有,一直没有。

  沉船依然不能排除二次爆炸的危险,满员救生艇陆续移动,开始逐渐与船身拉开距离,退到安全的海域等待救援。叶修将手掌从面前的小哨兵额头上移开的同时,一只浸泡过海水的冰手忽然绕过脖子勾上来,冷不丁贴在他的鼻梁上。

  黄少天的声音有些疲惫,话也懒得多说,干巴巴丢下两个字:“别动。”

  叶修听罢把那只手招呼开:“你也省点力气休息一会儿吧,我没事。”

  “还说没事呢,我这层次的向导上赶着给你帮点忙,你还嫌弃上了,”黄少天说着,在叶修身旁蹲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都什么事儿啊,一个个的,kong bu分子吗?”

  叶修没说话,比了个嘘的手势,继续仔细地听另一头的林敬言清点人数。

  向导的数量比哨兵少将近一半,很快点名完成,所幸全员平安,现场气氛缓和些许,林敬言将名册翻过一页,继续按顺序点名。

  这一轮清点没有一顺到底,半截就卡了壳。

  黄少天听到林敬言那句“卢瀚文呢,有没有人看到他”的时候,险些直接在摇摇晃晃的救生艇上站起来,他脚底打滑趔趄了一下,蹲在原地冲林敬言喊话:“缺人是怎么回事?船上已经没人了吗?”

  “现在所有救生艇都在这里了,”林敬言说完,特意向身后的后勤确认了一次,“船上现在按理说已经没有……”

  “不可能,”这回事叶修没沉住气,“周泽楷也没有下来,加上刚才那个孩子,老林你再确认一次,到底怎么回事?”

  “瀚文一直在帮周长官接应,后来没看到他,我们下来的时候没注意到……”人群中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

  “不对不对,不止瀚文,阿光也没见到。”

  林敬言找到名册上阿光的全名,来来回回点了几次,果真没有回音。

  两名没有登上救生艇的小哨兵都出身于蓝雨训练营,黄少天彻底坐不住了,拍拍叶修的肩膀让他淡定点等等看情况,自己跑了几步路,抓着负责疏散的后勤询问前因后果。

  到这份上,叶修似乎暂时丧失了思考能力,楞楞地僵在那里,直到感觉胳膊被人用力摇晃。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在激动与寒冷的夹击中尖着嗓子叫道:“长官!你看!”

  几十米开外的沉船已经近乎完全没入海中,只留出不足四分之一的船体露出水面,周泽楷肩上扛着近乎昏厥的小哨兵,一手抓着卢瀚文的胳膊,沿护栏缓缓地爬到了最高处。

  尽管相隔甚远,连人影都只能看个大概,但叶修依然确信周泽楷正在看着自己。

  船彻底下沉之前还有时间,足够派一艘救生艇开回船边将三人接回来。

  气氛稍稍缓和的瞬间,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只有月光映照的海面上,船身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周泽楷本就在苦苦支撑三人的重量,这一晃的功夫,抓住栏杆的手险些滑脱,他将肩上的孩子扛稳了些,重新调整姿势,将卢瀚文举到护栏上方。

  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三角形的巨大背鳍露出海面,再次向下沉的船体猛撞过去。

  周泽楷刚刚和卢瀚文合力将阿光搬到可以坐稳的位置,船身便再次猛地一晃,船体倾斜得更加严重,下沉速度也越来越快。

  “带他游回去。”周泽楷单手挂在护栏上,边在口袋里迅速翻找,边对卢瀚文说。

  “可是……”看着绕船游动的变异虎鲨,卢瀚文稍有些迟疑。

  “听我的。”周泽楷态度强硬,不容置疑地下达命令。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咬住刀身抽出刀刃,扭头将刀鞘吐进海里:“别回头,直接游过去。”

  卢瀚文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周泽楷将匕首扎进了自己的手臂。

  鲜血顺着他垂下的手汇流成一股,随后,联盟的首席哨兵一言不发地松开了握紧护栏的手,反身跳进海水里,向与救生艇相反的方向游去。

  同一时刻,叶修的脑中浮起一句清晰而温和的话语。

  是周泽楷的声音,他在说……“我爱你”。


TBC

=============

被提示有敏感词,被迫又从头读了两遍,啊啊啊啊

我以后要当个傻白甜作者,坚决不要再写这种拉!!

所以DAR顺便就坑了吧

评论(14)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