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 107

《脑洞》、《拉郎》预售中~详情戳:这里

在家里当老大过年真是难熬……今天九点才落地,不过还是奋力赶赶赶赶上了!大家新年快乐啦><


(107)


在家里闷了没多久,方锐就展露出明显的躁动倾向,无奈外面的大千世界统统被实名制的阴霾笼罩,踏错一根脚趾头就有被遣送回朝的危险。思考良久,他终于是寻得了自认可行的对策,开始觊觎起周泽楷的身份证,并拿出少年儿童专用的软磨硬泡技巧,见缝插针,无声胜有声地传达着“借我用借我用”的积极渴求。

周泽楷跟叶修面对面奋指疾敲的每个清晨,纯情房客方先生都要搬着餐厅里的小凳子,乖巧状坐在两人当中间,双手捻着身份证的左右两角,含情脉脉地左看右看,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叶修身上。

纵使是叶修这种不动如山派的,也经不起一双17mm径口的大眼睛送来成吨的秋波,他从电脑后探出脑袋,不满道:“你借他的身份证,老看我干什么?”

方锐终于盼来点反应,立即蹭上前去,语气甜得带蜜,像是清明节强行跟姥姥讨红包:“老叶啊,这不是看这个家里你说的算嘛,咱这么多年的交情,你看,这点小忙……”

“因为我没同情心,你要用自己问他,我们家其他事我说了算,偏偏这事得听他的。”叶修说完缩回头,把电脑屏幕立得更直了。

“周老师,”方锐迅速拖着小板凳溜到另一边,“你再怎么也是名誉户主……”

周泽楷给叶修弹了条QQ消息:我妈管得严。

几乎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叶修的头像橙光亮起:你想想我爹?

五分钟后,方锐身穿旅行箱底最骚气的出街套装,头顶潮流莫西干头,双手举着周泽楷的身份证,一蹦一跳地绝尘而去。

当天晚上,荣耀文学城讨论版出现了数十个大同小异的新帖——《大规模新坑究竟从何而来,那有肉有剧情日更至完结的承诺,究竟是不羁的诳语还是甜蜜的杀机》。

 

与此同时,叶修也在讨论版的另一个帖子里熬夜奋斗。如今方锐已经转移阵地,他再无马甲暴露之虞,无数身份切得飞快,全方位多角度对毁人不倦围追堵截。

叶修并不是个不怕麻烦的战斗先锋,之所以混到现在这种境况,完全是因为先前多次私下交流毫无收效,鼻子上碰的灰堆起来能塑一座1:8的大卫。搁在和平年代,毁人不倦这类人物完全可以采取GALGAME的手段慢慢攻略,但如今到了存亡关头,不得不采用即时战斗动作RPG,用最快最粗暴的方式拿下,后续处理后面再想。

毕竟他答应陈果来荣耀签约就是看中这里有机会白手起家从零开始,拒绝从前编辑的邀约也是因为不想掺和已经成型壮大的各个板块。想法是好的,发展也很可喜,奈何架不住搞策划的都是莆田系割双眼皮专业出身,说砍就砍,跟切鸡腿似的,太不讲道理。

毁人不倦野路子出身,没有签约的稳定收入,赚钱靠的就是稳定读者群不稳定的打赏,在纯自愿的情况下,一要拼质量,二要拼感情,其中感情是关键,因此,收入也就像感情一样笑中带泪,脆弱而不可捉摸,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断人财路看上去挺缺德的,叶修在走这一步之前做足了功课,多方调查求证,最终放下心来。首先,毁人不倦不肯签约不是因为风骨或风格,而是怕麻烦怕被坑,据说以前真的被坑过;其次,毁人不倦现在单位字数的平均收入只有同等点击量签约写手的零头,偏偏他还必须要赚这些零头;再次,陈果表示只要叶修肯亲自下场包装推销,以此人现在的水平,还能把零头前面的数字再翻几番,兴许还能爬个榜拿个赏。

听完这些,叶修再面对毁人不倦时,忽然多了种棍棒出孝子的直观感受。

而现在他要做得就是把事情炒热一点,闹大一点,反正毁人不倦对自己的诉求有数,往来几个回合,缴械投降只是时间问题。

如今的世道想搞推广营销,要么砸钱,要么砸情怀。这两样东西,前者绝对不是叶修的自带属性,至于后者,情倒是有了,怀却怀得不太对味儿。

这倒难不倒他,买不起水军也凑不到自来水,那就自己挖井抽水,小号马甲写满一整个文本文档,格式整齐,ID、密码、VIP等级、所站立场、历史发言楼层统计。

讨伐毁人不倦的帖子在他的努力和小手冰凉的推波助澜下迅速飘红置顶,盖了数千层,前期还是叶修用小号互相搏斗,后面渐渐吸引了大批捧着西瓜黄瓜哈密瓜的资深围观群众,再到后来,叶修的小号回复占比越来越低,帖子也真正意义上地火了起来。

前期事件的讨论度在达到顶峰后开始逐渐衰减,叶修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登录了自己的大号,发表了继周泽楷亲自点赞以来最重磅的发言。

 

#9193 君莫笑

看大家讨论得挺开心啊,标题这位同学,用我和小周写东西,狗血不狗血就不追究了,好歹也要付点肖像名誉版权之类的小费吧。都是小老百姓,赚钱也不容易,就这么张老脸还让你拿去白用,你说我亏不亏?剩下的私信里说了,咱有点良心,不要弃受害者于不顾好不?

顺便给小手姑娘点个赞,刚正不阿,新时代的瓦尔基里,回头给你加鸡腿哈。

 

叶修发完这条就直接关了电脑,探头往外看看,周泽楷还在阳台上接电话,据说是家里打来的,要一个个跟老一辈说过来,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他跳下椅子,打开自己床头的抽屉,在夹层里翻找片刻,抽出个精致的粉色塑料盒。

今天是周泽楷的生日,他之前象征性地送过一点物质上的礼物,但重头戏当然不在那个快递包裹里,手头这件才是最终BOSS。

这礼物是苏沐橙特意陪他去买的,对于那条成人用品街的商品创意,叶修只能用“这也行?”和“这也行??”来概括,最后还是架不住“老脸”、“老腰”等客观与非客观因素,买下了这个“多功能好开心任你弄玩不腻之可爱小兔兔”。

叶修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肉眼可见只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兔尾巴球,详细点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兔尾巴塞子球,使用的具体位置不可描述。

老板天花烂坠的介绍和盒子里使用说明书的长度说明,这虽然是一件普通的情趣小玩具,但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情趣小玩具,粗略扫上去看到了加粗加大印刷的“伸缩”、“旋转”、“震动”、“音效”、“光效”几个关键词。

叶修懒得看,索性把说明书扔在床头上,等会儿和周泽楷一起开发也不迟。

他迅速把自己脱光光,拿出周泽楷从前买回来压箱底的兔耳领结和袖口,趁着热乎劲全副武装起来,踩着毛绒兔爪拖鞋溜进客厅。

周泽楷还在跟电话那头小声说着什么,叶修躲在阳台门后,最后整了整领结上的蝴蝶结,挺直脊背静候寿星前来验收。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楼道外时有舟车劳顿的上班族经过,与少儿不宜仅一墙之隔,搞得少儿不宜的发起人有些小紧张。叶修一会儿听听周泽楷在电话上的嗯啊哦,一会儿数数门外人爬楼梯的步子,突然给正在连载的小说想出个新情节,极度纠结要不要先回房间记下来。

比情节更加突然的是力道重大的敲门声,从节奏频率来看,显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连专注电话的周泽楷都被惊动,从阳台上探出半个身子。

他先看到的自然是门前的可爱小兔兔,还没来得及变化脸色或表情,便在可爱小兔兔的指示下重新望向大门。

“老方的债主找上门来了?”叶修压低声音问。

周泽楷摇摇头:“不像。”

叶修用来说下句话的气还没吸完,就听门外几个人合力呐喊:“老大开门啊,我们来给你过生日啦!Surprise!”


TBC

================

上一年三次元忙到冒烟,回头看看文没写多少,非常惭愧_(:з」∠)_

接下来的一年呢。

……貌似会更忙!

不过坑都是会填的……虚弱比心……❤

新年有什么愿望可以告诉我哈……能做到的我会尽量……~

评论(35)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