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路中央 (01)

※给小周过的第三个生日,写周叶也满两年啦~

※富二代金主×落魄大明星,1V1,无脑狗血霸道甜宠(。

※雷!!!雷!!可能的雷点:OOC、回忆杀里的惨、非恋爱关系的床上运动、作者的智商、作者的常识文化、作者写长篇的水平。

 

(01)

 

魏琛把车子靠路边停好,四下张望一番,这才摁亮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

这巷子实在是够窄的,车门都只能开一边,要么司机这边下不去,要么副驾驶那边上不来。他叼着根烟摇下车窗,又被冷风冻地缩回脑袋,心中暗骂几句,长长地吐出口烟气。

密闭空间里很快被烟味灌满了,配上空调暖风自带的味道,给人胸口闷得不轻。巷子里没什么人,只有尽头几间黑网吧不甘寂寞地亮着LED灯。偶有几个小混混从车旁经过,喝了酒胆子大的还要鬼叫着在车窗上一顿乱敲。

搁在平日里,魏琛打死也要下去跟这些崽子说道说道,但今天他有要紧事要办,不是自己的事,还不是什么光彩事,烦躁里混着点心虚,脚下轻飘,没那么大底气。

时间又在手表上爬了半圈,发出去的消息却有如泥牛入海,半点回音都没有,终于响次铃,还是日报软件发的热点新闻推送。

他看了眼屏幕,意外在标题里扫到了叶修的名字。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该上的头条也早上完了,现在挖坟似的重新拎出来鞭尸,十有八九是人为搞事儿。这倒不是他阴谋论,照嘉世那副赶尽杀绝的架势,叶修现在还四肢健全地活在世上就是谢天谢地了。

魏琛点开那条新闻,内容翻来覆去还是那一套。著名影星叶修,16岁就当上影帝的超实力派男演员,在与前经纪公司的经济纠纷中败诉,被判处高额赔款,此后又陆续被曝出侵占公司资金、泄露公司商业机密、违反经纪合同等诸多“黑料”。嘉世娱乐集团“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暗示记者“公司念旧情对这些小事不予追究大家好聚好散”,字里行间各种真情实感。

魏琛看过那段采访视频,“负责人”台词功底怒甩所有当红小鲜肉几十条街。

旧事重提无非就是炒炒冷饭,给善忘的吃瓜群众提个醒,借着网络骂战提升话题度——嘉世投资的新片眼看要开机了,受害者形象来一波,大度的前东家形象来一波,最后轻描淡写地来句“请更多地关注作品而不是八卦纠纷”,这软广打得值。

魏琛握着手机左右为难,不摔点什么实在不爽,摔了自己的手机又不值当,正在这纠结呢,忽然发现副驾驶门外多了个人,边东张西望边拍玻璃,脸被呵出的白气遮了大半去。

车锁刚刚解开,叶修就忙不迭地拉开车门钻了进来,周身卷挟着一团寒气,冻得嘴唇都紫了。魏琛看他这身行头,忍不住奚落道:“出个门非得穿这么骚,你看看大街上有没有第二个这么穿的,没冻死算你命大。”

叶修颤巍巍地掏出根烟来,手抖得打火机都抓不稳。魏琛怕他就这么把眉毛给烧了,赶紧夺过打火机替他点上火。叶修咬住过滤嘴,双手盖在车子的暖风口上,好不容易暖和过来了,才在牙缝里含含糊糊地说:“有点良心行不行,我倒是想穿暖和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今天是去干什么,羽绒服棉马甲再加个弹力秋裤,倒人胃口也不带这么玩的。”

“你先搞明白了,这事儿是你自己同意的,我可没逼你,”魏琛说,“你要想反悔趁现在,别临场性冷淡,那我可帮不了你了。”

这话说完,他觉得自己有点过,连忙又压低声音说道:“你今天不去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说就彻底没别的办法了,可能只是着急想不到,回头……”

“算了老魏,别说了,”叶修往小抽屉里抖了抖烟灰,“我现在真的是急用钱,能用演电影攒的观众缘换点剩余价值,一点儿也不委屈,真的。”

魏琛接不上话,回身一拍方向盘:“那咱走吧,酒在后座上放着呢,你下车别忘了拿。”

 

魏琛一向搞不懂叶修那副淡定脸下面装的是什么心思,实话说,他也懒得去探究。

下判决书那天也是他开车把叶修送回住处去的,那会儿叶修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准备好好休息一阵,毕竟有手有脚的大老爷们,钱没了可以重新赚,剩下的等这段时间过去再做打算。

但这段时间还没过去,家里父亲几年前的恶性肿瘤忽然复发,手术几十万几十万地砸下去,丝毫不见好转。叶修家里是普通工薪阶级,供着个在外留学的弟弟,治病的开销是个无底洞,能借的亲朋好友统统借了个遍,大头还得指望叶修拿。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的大概就是这种状况,叶修表面上人气口碑俱佳,作品叫好叫座,实际到手的钱和同咖位的男星比,只能用少得可怜形容。

叶修这些年来都没有和公司谈过改合约的事情,因为他实在不算计较钱财的那号人,也没什么特别需要花钱的地方,能养好父母弟兄就别无所求。

而今,他自然是要跟家里隐瞒自己的处境的,但这意味着他要正常地拿出钱来给父亲治病。背着前公司制造的名声,叶修没有片约可接,更别提活动或者代言,交了赔偿金后自己过日子都捉襟见肘,让他随时拿出几十万做手术,要么拿根法杖去变,要么拎把长枪去抢。

金主就是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的。

据闻这位款爷是叶修的铁杆影迷,四十出头,早年离异。在叶修当红的时候就提出过要包养他,惨遭无视,如今又揣着钱找上门来,通过魏琛这道关系联系到叶修,说的还是那档子事,不同的是求人的位置对调,说话的腔调都不一样了。

魏琛看着就不得劲,本来想直接替叶修推了这事,但还是把话传达到了,还没来得及开骂,叶修那边居然就点头了。

当时叶修说的也是这句话,“我现在真的是急用钱”。

这事其实不能说金主趁人之危,也不能怪叶修存心利用,说到底,这种事情在圈子里实在是太过司空见惯了,叶修完全是因为演技实力拔群,才能在拒绝所有潜规则的前提下活得自在。以他的人气,二十八了还是个雏,绝对是奇迹瑰宝的等级。

说放身段这也放得太快了吧?魏琛问过他。

怎么了,要不你替我去?叶修是这么回答的。

呸。魏琛说。

人家自己都看得开了,也就轮不到外人矫情。于是两边算是初步达成一致,约在今天单独见面。

 

金主定好的见面地点是一间颇有格调的同性恋酒吧,出入的顾客要么有钱要么有身份,就算是叶修这样的名人也不至于引起骚乱。

叶修跟魏琛简单告别,拿了后座上提前准备的红酒和房卡闪进酒吧。室内的空间比想象中更大,他迅速穿过桌椅间的过道,直冲先前说好的那个吧台走去。

他没见过金主本人,只能凭接头暗号识人。所谓暗号自然不能是土豆地瓜二兄弟的对话,金主自己包了个角落里的吧台,他需要拎着那瓶指定的红酒单独走过去,把酒倒在金主杯里,这才算是交接完成,接下来就是拿着房卡上楼办事,办完拿钱,再说其他。

叶修走到吧台附近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坐在那里了。

他翻过手腕看了眼时间,好在没有迟到,甚至还算是提前了,只是金主先生到得更早,这应该不能算他怠慢。

叶修拉了拉自己风衣的领口,快步走上前去,在男人身旁的高脚椅上落座,动手去拔红酒的瓶塞。

他在外面冻得够呛,手有些使不上力,左右开弓都没能摆平那只软木塞,只能尴尬地将酒瓶放在吧台上,自己搓着手指取暖。

叶修边搓手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缓解当下的局面,但想了半天也没词。说到底就是来卖身换钱的,谄媚的话他实在不会说,投其所好?总不能打听股市行情吧……

他这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忽然感到手背一暖,身旁的男人用手掌包住了他的手,人也已经转过身,一言不发地面对着他。

叶修抬头的时候正撞上男人的视线,便直接盯回去,不尴不尬地笑了笑。

老实讲,有钱人确实在保养方面很有一套,这位传说中已过不惑之年的有钱金主,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而且相貌相当帅气,就算拿到量产小鲜肉的娱乐圈,也绝对算得上上游水准了。

男人四十一朵花,似乎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叶修清清嗓子,从兜里掏出房卡丢在吧台上,用指尖顶着,慢慢推到了男人面前。


TBC

======

说好的生日开个新坑=w=等脑洞完结了回来填……(。)

评论(51)

热度(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