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平时不上LOF,急事微博or QQ联系

【周叶】路中央(02)

雷!雷点预警见(01)

前几天又忙了个大活,努力恢复下手感(然恢复得不怎么样),接下来还有个项目要做到月底。大家做好正在预售的本子年后才能开始发货的准备!STAFF们都很守时,如果时间赶不及都是我的锅,不能接受的筒子们在发货前都可以选择退款的(请选择“协商一致退款”),非常抱歉_(:з」∠)_


(2)

 

叶修是个演员,一个素质优秀的演员。演戏不挑剧本,就算是彻底陌生的角色,随便看看同类电影或者纪录片揣摩揣摩,也能演得有模有样。

于是,在没有工作也不能出门的这段时间里,他除了吃饭睡觉处理遗留问题以外,剩下的就是翻出好评比较多的小钙片找戏感。

有了这些做铺垫,叶修最初表现得还算自然,也就在对方刚刚靠过来的时候稍微僵了那么一两秒,就这点瑕疵还是因为不习惯金主身上的香水味,氛围营造太刻意,瓶子上可以写个“致命吸引力”,但叶修觉得这个味道几乎可以用来驱蚊。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干脆维持常态,唠家常似的开口问道:“这位官人,您怎么称呼?”

金主先生没说话,稍稍退开身子,脸上露出些许疑惑。

叶修意识到不对,赶忙给自己打补丁:“我最近什么情况您也知道,说出来不怕您笑话了,实在是琐事太多,介绍人路上也没没顾得上……”

“……我姓周。”金主先生打断他。

“喔,周先生,”叶修也不尴尬,扯嘴一笑,随即道,“周先生,咱上楼说?这厅里人多眼杂的,被拍到了总不太好。”

周金主对这个提议倒是欣然接受,拿过房卡起身就走。叶修抱着红酒瓶正要去追,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又倒退回吧台抄过一对高脚杯,这才小跑着跟上前去。

 

这类酒吧的二楼宾馆,作用不言而喻,为了方便顾客,隔音很到位,整个走廊静得让人心里发毛。然而,这一切的体贴放在当下的环境里有点欲盖弥彰。越是搞得这么安静,就越让人觉得每扇门后面都有问题,尤其对博览钙片的人来说,这一个个门牌号就跟番号似的,配上半吊子日文标题,后面再缀个avi。

叶修跟在周金主身后半步的距离,没由来地想笑,倒不是自嘲或者什么突然看破红尘之类的,单纯就是觉得好笑。俩人明明都对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知肚明的,却是一点该有的气氛都没,比起来开房,不如说像小跟班陪领导视察厂房,别人家包小蜜也是这样的?不能吧。

不过真到进屋关门的时候,叶修就笑不出来了。

他从浴室洗过澡出来,裹着毛巾到处翻浴袍,还没打开第二个柜门,就听那位周老板在背后淡淡地说:“别穿了。”

老板说不穿,那就是不穿。叶修能接受现实,但仍免不了别扭,夹着腿溜到床边,一轱辘钻进被子,只露了半个脑袋在外面,眼巴巴地看着正在打电话的周老板。

涉及钱的东西他听不太懂,但凡多懂一点,可能也不会像今天这么被动。不过已经下了判决书的案子也不是说翻就翻的,还是凑齐治病钱更要紧。

叶修虽然听不懂经商话题,至少能从周老板的神情和语气判断,对面说的绝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哪有生死存亡关头还能光着膀子在酒店房间里悠哉悠哉打电话的。想到这里,叶修干脆往床边挪了挪,上身伏在男人大腿上,剥开了他围在腰间的浴巾。

周老板在浴巾下留了条内裤,贴身的三角款,前面突起一大块,隔着布料都能看出尺寸惊人。

叶修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同,但是之前的二十多年都过得非常xing冷淡,连自wei的需求都很少有,对于和男人滚chuang的种种只能说是略知一点理论,不过这东西要cha他哪里这种最基本的道理,还是不至于搞错的。

叶修就这么侧脸躺在周老板腿上躺了半天,见电话还没有结束的意思。他意识到中年人的电话粥不能放纵,再这么聊下去今晚连盖被聊天都混不上了。直接打断太没分寸了,稍微暗示下比较好,他边琢磨边偏过头,在内裤鼓起的位置轻轻亲了亲。

这招也是跟小钙片学的,而且看起来相当有效。周老板低头看他一眼,随即对电话那头说了句“明早公司谈”,便把手机丢在床头,拍拍他的脸颊:“着急了?”

叶修笑:“还行,稍微有点等不及。”等不及完事拿钱交给医院。

周老板没说话,驾着他的胳膊把人拎到床头,自己倾身压了下来。

床垫很软,被两个成年男人集中碾压,凹下一个深坑,叶修感觉自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裹成了蛹,也不知紧张源于何处,接吻接得很被动,还要老板亲自指导着张嘴吐舌头。

这种腻歪到缺氧的亲法很容易调动性趣,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是脑子糊成一团浆。如今的影视拍摄,吻戏靠借位,激情戏靠文替,一点可借鉴的经验教训都没有。叶修很快便彻底放弃“伺候老爷”的宏伟蓝图了,他躺着不昏倒都要用掉十二分努力,两条腿有气无力地分开挂着,肩膀被顶得一耸一耸,后来好像还哭了,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泣了好久。

这种状态,就算意识到该如何回应,最后给出的回应也还是高度统一的躺平装死,如果再分散点注意,他可能就真的要昏过去了。

好在周老板话不多,前前后后总共说了两句。

第一句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左右无法配合之下,他问叶修是不是第一次做这事,叶修说是。第二句是快结束的时候,他问叶修用不用帮忙打出来,叶修表示不用,我自己来。

最后,就变成了叶修自己侧躺着打飞机,周老板在身后抱着他,很想搭把手的样子。

被人这么盯着,该SHE的也SHE不出来了,叶修又不能赶人走,只得闭眼当拦腰抱着自己的两条手臂不存在,手上动作飞快,终于在一段尴尬的沉默后爬起身,到床头抽纸把手擦净。

要厚道点说,最后还要靠LU真不是老板的错,叶修这种刚开荤的男人,

周老板也跟着叶修坐起来了,还是那样在背后抱着,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他的脸,完全把人圈定的架势,许多男人在发生了奸情后都是这反应,叶修也就由着他抱,时不时挪挪酸痛的屁股,思考着怎么才能好好地趴下说话。

叶修这边终于把气喘匀半天了,金主那边才开口,问的不是公式化的“舒服吗”或者“我厉不厉害”,成功让叶修又是一怔。

周老板说:“说吧,想要什么?”

叶修会有反应,并不是被这句话煞到什么的,单纯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买初夜和包养,这都是明码标价的,现在问这问题,着实猜不出什么用意。他稍稍动了动肩膀,道:“我肯定不多要您的,说好的50万给我就行。”

周老板的手臂明显紧了几分,很快便彻底从叶修身上松开,转去拿了床头的手机,不咸不淡地说:“账户。”

“就先打老魏账户吧,我的资产现在还冻结呢,”叶修说,“工行4763那张卡。”

周老板没反应。

叶修就当他是忘了,伸手朝沙发上指了指:“我手机里记卡号了,在外套口袋里,我现在动起来不太方便,周先生……”

周老板明显有些没好气地站起来,拎起叶修的风衣丢在床上。

叶修不明所以,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佬,50万的价格是老板自己开的,他只是点了个头而已。

不过既然老板没明说,他也就知趣地没有问,从手机上调出魏琛的卡号呈了上去。

周老板站在床边转账,身上还是一丝不挂的,刚刚用完的小弟弟晾在外面,依然十分雄伟。叶修受了这阵的罪,实在不想再续一茬了,趁此机会摸过自己的全套衣服一一穿戴整齐,等老板那边再抬头的时候,他已经全副武装地站在门前了。

“周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随时联系。”

叶修边说边后退,顺手把名片扔在桌上,手刚刚触到门把手,就见那沉默寡言的周老板开金口,说了今天晚上最长的一句话。

“别急着走呀,”周老板微笑道,“你过来,有需要。”


TBC

================

这个真的不是拉灯,是尝试和很多种写法发现没法写周周全名的话肉起来很奇怪(喂)之后知道名字就可以不缩略了,真的,句号。

评论(34)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