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路中央(03)

雷!雷点预警见(01)


(3)

 

起初,周泽楷只是生意上遇到点不顺心的事情,当晚的饭局结束后没有直接把车开回家,围着市区开了两圈,最终决定到常去的那间酒吧坐坐。他不太想跟人搭话,寻觅许久终于选到个僻静的角落,还没坐稳就来了个服务生,说这个地方已经有人预定了。

搁在平日里,周泽楷听完这话就自觉挪开了,但他今天实在是气不顺,直接甩了两倍钱把那一整片区域都包了下来,继续自己喝闷酒。

然后他就遇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

周泽楷本来没想找人过夜的,不过那个男人不管长相气质都很合他意,开口说话时声音也很好听,于是他就纵容了对方擅自闯入自己地盘的行径。说实在的,这种表演周泽楷实在是见过太多次了,装作拧不动瓶盖儿,装作傻傻的记不清事情,装作不知道他是谁,如此这般。不过他实在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眼缘层面的,于是便又一次纵容了这拙劣的演技。

等真到了床上,周泽楷发现身下的人居然是个雏,问了,他自己也承认了。周泽楷是没有什么处男情结的,但是他还是觉得挺高兴,不顺心了一整天,好歹发生了一点让他开心的事情。

他对这男人又是喜欢又是怜爱,甚至动了念头好好包他一段时间。于是他就当即让男人开价,男人也真的开了,单这第一晚上就开到50万。

这个钱,周泽楷出得起,太初的起了。但见识到那男人要钱的说辞,报账号时熟练的样子——报的还不是自己的账号——周泽楷瞬间就从那种一时脑热的甜蜜感里抽身出来了。

这一天真是什么都不顺,这事儿都能遇上骗子,还亏他构想了那么多有的没的,把人当个宝似的。周泽楷不是个小气的人,况且发泄过后心情好歹畅快点了,50万立马到账打过去。

那之后他挽回了点损失,加加减减的,也不算太吃亏。

不过第二天,周泽楷的本来就不太顺的心又不顺了。他刚一睁开眼,就发现枕边人已经没了踪影,就连桌上那张留给他的名片也在离开的时候顺走了。到头来,他甚至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这件事没几天就被周泽楷抛之脑后了,他每天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没心思记挂这些琐事,再想起来,还是因为一次偶然。

某天周泽楷从会议室出来,经过一个员工的办公桌,那女孩也不知是在浏览什么网页,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下意识地按了最小化,露出个桌面给来人看。上班溜号是件挺正常的事情,周泽楷本来不打算说什么了,路过时扫了一眼电脑屏幕,走出两步又倒退回来,对已经匆忙打开办公软件的女孩说:“桌面给我看一下。”

女孩陪着笑脸:“老板,我真的就只看了两分钟不到。”

“就看一下,”周泽楷说,“不方便?”

依老板平时的说话风格,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看看,女孩只好重新调出桌面,将屏幕一转,朝向周泽楷的方向。

桌面上是一张电影剧照,片名看不太清,但片中男主角的脸却是怎么看怎么熟悉。

“这个人叫什么?”周泽楷问。

“老板,你居然不知道呀,这是叶修,很有名的演员,”女孩说,说到后面神色有些黯然,“我超喜欢他的,可惜现在已经不演了。”

“叶修,哪个修?”周泽楷又问。

女孩不假思索地说:“修呀,就是修身养性的修,老板你喜欢他吗?我可以给你推荐几部电影,他的……”

周泽楷笑了笑:“好好工作吧。”

女孩这才有点不好意思,赶忙把电脑传回去,做努力工作状。

周泽楷回到办公室,继续把当天的工作做完,然后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了叶修两个字

结果很快跳出来,足足有几千万条,他没细看新闻标题,随便找了一个百科性质的网页点进去,将精彩剧照和活动照一张张看下来,终于确认,这就是他那天见到的那个男人。

难怪要说被拍到不好,说的不是周泽楷被拍到,而是他自己被拍到。

这不是周泽楷孤陋寡闻,他实在不太关心演艺圈的事情,这和他做的生意无关,很多人在他这个年龄还是追星族,不过很可惜,周泽楷不是这一族的。

他看的出神了,以至于江波涛在他身后站了很久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的副手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够了没?该走了。”

周泽楷淡定地关掉网页:“走吧。”

“别就这么走呀,”江波涛笑嘻嘻地说,“怎么,你对他感兴趣?”

“还行吧,就看看。”周泽楷说。

“你也就先看看吧,”江波涛又笑,“这可是块难啃的骨头,想睡他的人多了去了,从来没见他跟谁松过口,你要是碰钉子的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不说了,走吧,”周泽楷起身拿过自己的大衣,“今天去哪儿?”

 

在周泽楷的辈分还是少爷的时候,会经常和这帮出身差不多的阔少们一起出来喝喝酒消磨时间,不过因为父亲去世,他这个少爷提前变成了老爷,出来混的时间少了,常常请不动。这次一露面,自然是少不了被抱怨一顿的。

不过周泽楷这个人向来不会跟他们一起贫嘴,说了几句没意思,也就没人继续这话题了。那几个小子在一边说,周泽楷就坐在角落里若有所思地晃杯子。好在他从前就是来也不参与讨论的,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任何异样。

聊到半夜,几个比较喜欢带头搞事情的就开始蠢蠢欲动。其中一个说,既然都这个时间了,干脆叫几个少爷来,大家快活快活。有人跟着附和,说要找就找肌肉好屁股翘的,不知谁立即嘲笑,什么年代了还肌肉好屁股翘,人家这种的现在都叫名媛了。

一片嬉闹之中,周泽楷站起身来:“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跟他关系好的在后面劝:“小周你先别走呀,今天我要找的这几个真的很极品,少说也渐渐在走呀,万一有喜欢的呢,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不见了吧。”周泽楷说。

“小周要回去那我也回去吧,”江波涛说,“快过年了酒驾查得严,他刚才喝酒了,我开车把他送回去。”

再三挽留无果,那几个人也就不再讨没趣,自己乐呵自己的去了。

周泽楷快步往门外走,江波涛跟在他身后,等四下没人了,才凑上前去说:“你是不是真的对叶修感兴趣?”

周泽楷不说话,继续走。

“那就看来是了,”江波涛说,然后换了个故弄玄虚的口吻,“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比较喜欢交朋友,前段时间我有个朋友的公司找叶修做代言,虽然这事最后黄了,不过他是负责联系这块的,恰好存了叶修的电话,你要是想要呢,我可以以我的名义去打听一下,不想要也无所谓,我就这么一猜,你就这么一听。”

见周泽楷不说话,江波涛丝毫没有奇怪的样子,反而自顾自地说:“我听说叶修最近很缺钱,你想有动作的话,我觉得这不失为一个机会,你怎么看。”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就知道你肯定得要,”江波涛笑道,“我已经要好了,刚才发给你那条短信就是。”

他们两个认识这么多年,实在是太熟了,互相之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周泽楷大方的存了号码,又问:“他为什么缺钱?”

江波涛潇洒地掏出钥匙:“先上车吧,边走边跟你讲。”

江波涛能猜到周泽楷惦记叶修,不是单凭一个百科网页就能定论的。其实最明显的证据还是刚才喝酒时的一段插曲。

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他们中有个年纪不大的小子,平时说话就口无遮拦,满嘴跑火车,席间突然炫耀起自己前段时间睡到个三线女演员。这人拍着胸脯说,像某某和某某某这种草根出身的,能爬到现在的位置,那基本都是睡出来的,又说以前他还不信这套,直到他发现这女的活不一般的好,一看就是身经百战,啧啧。

那时候周泽楷特别没由来的跟了一句,也不全是。

众人嗅到八卦的味道,连忙问发生了什么,周泽楷想了想,说,有的像块木头,还很贵。等大家继续追问,周泽楷却死活不肯继续往下说了,好一手吊胃口。

江波涛那多了解周泽楷啊,立即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周泽楷估计是什么机缘巧合跟叶修睡了,但以他那种从来对演艺圈和娱乐圈而不闻不问的个性来说,估计当场没认出来,事后觉得好结果联系不到,发现是那个圈子的人之后又有顾忌,这太符合周泽楷的个性了。

不过你让周泽楷承认他中意某个演员,不管是不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那都很损他面子的。所以江波涛也就先斩后奏,直接找了个借口把叶修的电话要来了。

看现在这样子,好像还真被他给猜对了。

江波涛从来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他就是觉得这事儿特有意思,举手之劳,帮就帮了。现在发现果真有好戏看,他只觉得自己刚才那个电话打得真值。不过后面怎么发展,那还要看周泽楷自己的打算。

车走到半路,江波涛已经基本把叶修最近的情况介绍清楚了。其实说来也很简单,不考虑细节的话也就三言两语的事。但周泽楷倒是破天荒地追问起来了,财务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中间有什么情况。

有些细节江波涛也是不知道的,知道的话他可以改做高端商业间谍了,只好许诺他可以帮着打听。此话刚说完,江波涛就有点后悔——周泽楷这难道是要来真的了,想把叶修娶进门不成?祖宗八辈的事情都问清楚了,就差再来点生辰八字。

周泽楷问完了也不解释,虽然他向来是这样的,但这次,江波涛打心底狂喊我不听我不听,好僚机用完就丢,实在是太过分了。

 

魏琛回到家,一眼就看到沙发上有床被子,被子下面还鼓起个大包。

他打开灯走过去,在那包中间戳了戳,感到被子泛起些不太明显的蠕动,这才掀开被子,将叶修的脑袋暴露在惨白的灯光下。

“干什么,能不能轻点儿啊……”叶修有气无力地说。

“我这是怕你死我家里,出去了也没法跟警察解释。”魏琛说。

“放心吧,我命大着呢。”叶修说着又把被子盖回去了。

“你要真命大,那天有种自己从屋里站着走出来,”魏琛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不瞒你说,你那天出来的时候我都想直接把你送太平间去了。”

“你这人说话就是夸张,”叶修在被子里闷声闷气地说,“再说了,他把我弄回去搞了四次,四次了还那么大劲儿,ke yao了吧?”

魏琛照着被子就是一脚:“你无缘无故找人家50万,四次算好的了,他都没告你观音跳,多厚道一小伙。”

“哎你还好意思说,”叶修艰难地露出个头顶,“老实说个长相多好,非要从吧台上对暗号认人,听着就不靠谱。”

“不靠谱你不还是去了,”魏琛说,“算了,你往好处想,那天那个王八蛋压根就没去,你好歹遇上个能给你五十万的,没提上裤子就走就不错了。”

“这钱我得还了,又不是说好的,平白要人50万,怎么也不好,”叶修说,“话又说回来了,你帮我打听的怎么样了,能不能查出来那是谁?”

“你就给这么点信息我上哪儿查去,”魏琛没好气的说,“姓周,二十来岁,身高一米八左右,挺有钱,就这条件,我下一秒能给你找八百个出来,你去挨个还钱啊?”

“找不出来就算了,还这么多借口,”叶修说,“算了,也不急着找,我把这五十万赚回来还得有段日子呢……哦不,能不能赚回来还是个问题。”

说完,他又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嘟哝:“要真赚不回来,你说我是个人打个欠条当杨白劳呢,还是给人送面活雷锋锦旗呢……”

“你还是先考虑考虑接下来怎么办吧,”魏琛说,“之前说的好好的,第一回先50万,多的后面再慢慢给,现在你第一笔的五十万到是收到了,后面的手术费和住院费怎么办你想过吗?”

“后面的事后面再说吧,50万应该能撑一阵子,”叶修说,“我最近应该是流年不利,干什么都不顺,卖身都能失败,还是老实呆着吧。”

“那个王八蛋,”魏琛又想起来什么,顺便还爆了句粗口,“整天人五人六的,说的那是什么话。”

“这个吧,还真不能怪人家,”叶修无所谓的笑了笑,“哎,换作是你,别人发达的时候你请都请不来,后来别人落魄了,你还在发达,想反过头去笑话一顿,这想法正常。”

“老夫才不会干这种缺德事儿呢!”魏琛说。

“好好好你高风亮节,”叶修说,“我手机响了,帮个忙递一下。”

魏琛从茶几上摸过叶修的手机,陌生号码。他也没管,按了接听,直接塞到叶修耳朵旁边去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电话那头一个半生不熟的声音说:“有时间么,我们谈谈。”


TBC

========

好了这篇的开头先到这,明天开始更脑洞,脑洞完结回来填这个。

小伙伴有问我这个题目什么含义,现在来解释一下:


评论(53)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