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路中央 (05)

雷!雷点预警见(01)

新年快乐~并没有时间搞年终总结……所以农历年再说吧。。。_(:з」∠)_~


(5)

医院的停车场很安静,安静到连一丝能分散注意的杂音都吝啬。

叶修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周泽楷:“你有证据?”

周泽楷的公司和嘉世之间从没有密切的业务往来。叶修虽然很少过问管理层的事情,但不至于连合作企业的老总都毫无印象。嘉世在这件事上做得很周密,连他请来的法务和律师都没能找到突破口,周泽楷一个外人,按理说不可能掌握更多。

他没有把这种迫切探求的态度表现得太明显,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判决书已经下了,想要翻案毕竟还是要更有力的证据支持的,这方面我希望有点更明确的保障,这样,其他的事情更好商量。”

“只要我想,就能解决。”周泽楷说。

叶修坐直身子,同时将视线挪开:“你想?周老板,这未免……有点抽象吧。”

周泽楷没回头看他,目视前方,淡淡地说:“我只管自己人。”

话题回到原点,叶修又不吭声了。

说到底,财务是个比较敏感的问题,跟出轨嫖赌不算一类,解决不了基本就是给事业判了死罪,没有哪家公司愿意重用在钱的问题上不明不白的员工,就算先前的名声和口碑再好也不顶用。名气稍大点的,最多拿来炒两波话题,然后丢角落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当然也不绝对,如果有足够强大的资金或者后台的话,那一切好说。

叶修刚上车时的确有些急躁多虑,但仔细想想,他其实是不怵周泽楷什么的。都千亿资产了,总不至于特意来除掉一个坑了区区五十万的无权无势著名演员吧,搞成热门社会新闻,气倒是解了,股票跌停也是没跑了。

而且那笔钱严格意义上也算不上坑,他周老板在那家店里那么说得上话,说包场就包场,估计保安都是他小弟。就硬是不给,当时的叶修能拿他怎么办?

所以这件事没一开始想得复杂,充其量就是爷玩开心了,想抱回家接着玩。而这些看似诱人的条件,与其说是陷阱上铺的草,倒不如说是广场上引鸽子的玉米粒罢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今天晚上这事儿给叶修提了个醒,他自己现在确实豁出去了,但他没打算拖家带口一起豁,有些事情还是得提前说明白。于是他提了口气,说道:“咱们两个之间的问题,怎么都好说,但有一点我必须……”

“那就这样,”周泽楷没什么特别的表示,转而说,“上去看看?”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叶修担心又被打断,把语速提高了两倍,“我不太清楚你是怎么看我,或者说到底是想拿我怎么办,这都无所谓,但是我爸妈是普通人,一辈子老实巴交没干过坏事,咱们两个的事情就在咱们两个之间解决,别牵扯他们进来。”

“嗯,还有呢?”周泽楷问。

“还有,”叶修重新仰回座椅上,“你调查得那么清楚也应该知道吧,我现在形象很负面,所以低调点对谁都好,能不公开露面就最好不要公开露面,咱们两个的事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省得损害你公司形象,除非哪天我翻案了,那另当别论。”

周泽楷笑了笑:“心急了?”

“我是挺心急的,你知道就好,”叶修丝毫不遮掩,“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事儿,我是说,比如医院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我大摇大摆走出去就不合适,被拍到的话少不了麻烦。”

周泽楷没说话,侧身打量着他。

“不是,这个很难理解吗,”叶修别过头,“要不是这样,我现在又闲又穷,还要特地花钱请护工守着我爸,那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周泽楷又笑:“看你可爱。”

“规矩里有没有‘必须无条件附议老板的话’这条?”叶修问。

“没有。”

“哦,”叶修松了口气,“刚才那个词有点吓人,能不用还是少用。”

周泽楷也没要改口的意思:“你接着说。”

“暂时没了,其他想到再说,”叶修说,“没什么别的事的话今天先到这?我朋友送我过来的,他还在外面等着呢。”

“让他别等了。”周泽楷说。

“不是,老板,”叶修屁gu缝里不自觉地一紧,“咱是不是考虑着可持续发展一点,今晚就先算了,让我回去稍微缓缓。”

周泽楷几乎不带停顿地接上:“去我那缓。”

叶修不得已,拿出手机给魏琛发了条消息,又转回头来问周泽楷:“今天晚上还有什么别的安排没,我有点撑不住了。”

“上去看看吧,”周泽楷说着,末了又加了句,“放心。”

这时候说“放心”可以有许多重含义,叶修想着自己都说得这么清楚条理了,周泽楷不至于还不明白这其中的因果利害,既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和眼前这人保持情人的关系,那么多给点信任也无妨,至少双方都能轻松点。

 

五分钟后,叶修和周泽楷一前一后走出电梯,顺利抵达病房区。

叶修手里拎着两大盒深海鱼油丸,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周泽楷和院长的谈话,大致内容是周泽楷的公司给医院资助的科研基金之类,跟他爸的病情没关系,他也就没细听。

时候不早,他们走到地方的时候,正撞见叶修雇来的小护工扶着他母亲从病房出来。叶妈妈看到周泽楷,拉过叶修的手跟他说,知道你平时忙,刚才小周都找人帮着处理了,这边不用你总是惦记着,一定要好好工作,这么好的公司领导,到哪里找去……

回去的路上,叶修忍不住旁敲侧击地跟周泽楷打听,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干什么了?

周泽楷边暖车边说:“换病房,交住院费。”

叶修对这种言简意赅的说话方式已经有所免疫了,点着头慢慢说:“我就说以前门牌号不是这个,刚才没敢进去看,我爸睡觉特别浅。”

“放心。”周泽楷又是那句话。

“行,我放心了,”叶修拉过安全带,“周老板做了这么多好事,我眼下该怎么报答你?”

周泽楷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凭自觉吧。”

“那个是真不行……”叶修稍微缩了缩脖子。

周泽楷没说话。

叶修看着他的侧脸考虑许久,最后挪了挪身子凑过去,在颧骨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要放在演戏的时候,文戏武戏吻戏床戏他都没少拍过,知道那是演的,所以完全没有包袱。对自己和周泽楷之间的关系,叶修还是有点别扭,甚至有点茫然,实在是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怎样掌控火候。

叶修还没理清思路,来不及收回的脑袋已经被周泽楷按了回去,他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很快没了力气,在一个剥夺全部氧气的热吻之后,就这样被晕乎乎地扔回副驾驶座上去了。

给出热吻的周泽楷表现得相当淡定,脸不红心不跳,表情甚至透着正气凛然的味道。车子发动,缓缓地驶出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TBC

评论(34)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