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109)

关于脑洞发货时间的正式通知(戳进去哟)

※代发对无良作者麻烦工作的控诉(x

 

(109)

 

刚进卧室,叶修飞快反手锁门,一边飞快的扒掉不合身的衣服,一边小声跟周泽楷嘀咕:“不是我说啊,他们要来你也不提前告诉我,幸亏没安排什么排场大的节目,不然还了得。”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他——刚才门外那声surprise堪比地质爆破了,形容词,表示震你一下,余震还没过呢,脑仁疼。

周泽楷背景画面里密密麻麻的弹幕还没走完,眼前忽然画风一转,叶修忽然后背朝向他,弯着腰趴在床沿上,一边把堆在脚腕上的裤子踢开一边说:“……不行受不了了,你先帮我弄出来一下。”

声音虽然刻意压低过,但还是明显透着心急火燎的味道,身经百战如周泽楷,都不由地有那么一霎脸红。

弄出来倒不是什么难事儿,但外面那么多人呢,叶修偶尔奔放一下果然是大制作。

周泽楷正打算起身去锁卧室门,却被叶修攥着手腕扯了回来:“干什么干什么,先弄出来再说啊,我总不能带着这个跟你们搞生日派对吧?”

周泽楷顺着手感低下头,这才看见叶修两腿之间那毛茸茸的玩意儿。

圆形有很多种,但少有这种精巧的造型,圆得精巧,圆得性感而不实可爱,活泼而不失成熟,让人不忍卒摸。

这场景,只能悲叹没有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surprise,闻者扎心,见者石更。

“那个角度我手使不上劲,就是往这边,”对以上心理活动毫无知觉的叶修还在尽心尽力地动手指挥,“本来是正常固定的,刚才穿裤子的时候好像卡住了。”

周泽楷拍拍他以示安慰,感动中带着不舍地伸出手去,揪住那团小毛球,轻轻向外拽了拽,没拽动。

一门之隔,同僚们拆迁般的准备工作还在继续,拿出了礼炮100响的声势,而卧室里静如死水,两个房主只能用沉默对抗兔子尾巴最后的倔强。

叶修弯着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翻找自己褶子少能见人的衣物,周泽楷郭着腰跟在他身后,专心对付那个毛球。两人步伐整齐节奏流畅,穿上合适的设备表演个舞狮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即使如此,那个质量极好的小东西依然定在原处,似乎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周泽楷伸手去摸叶修的耳朵,还好,长在原处,没有拉长挪到头顶去。

叶修拎着新找到的睡裤朝他甩了两下:“看够没,先拔出去,等晚上给你看个够,外面那么多人等着你呢。”

周泽楷又努力掰了半天,泄气地摇摇头:“弄不出来。”

“你是弄不出来还是不想弄出来,”叶修背过手去弹弹他的手指,“乖,听话。”

周泽楷松了手绕到他面前,蹲下身子:“看我眼睛。”

“剑眉星目瞳仁漆黑眼皮天然睫毛根根分明,”叶修随口就来,“满意了吗?”

周泽楷:“眼神透着真诚。”

“……老方,把身体还给小周,”叶修说,“说正经的,这怎么办?”

周泽楷摸着下巴作思考状,片刻后打了个响指:“有办法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客厅的时候,场面已经变得格外喜庆,杜明颠颠地跑到周泽楷跟前:“老大,你们洗手间在哪?在线等,很急。”

周泽楷朝房子内侧的某个方向比划了一下,叶修笑道:“憋成这样,你倒是早点问。”

杜明又蹦了两下:“刚才想去问呢,看你们关着门不知道干什么不就……”

“你刚才在卧室门口?”叶修走到餐桌旁边,捡起个开心果丢进嘴里。

“不是不是,不敢不敢,”杜明边后退边飞快地说,“我就去站了一秒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拔出来塞回去什么的都没听到,真的。”

话音未落,他已经反身闪进厕所,用力拉上了房门。

“来来来,都别站着了,”叶修气派地挥挥手,“我等会儿给楼下小炒打个电话让他们送点热菜,小江,你帮小周把后面那个桌子搬出来,拿几个垫子放客厅。”

“前辈,这是什么思路?”江波涛略疑惑。

“哦,过日子的学问嘛,”叶修说,“总是一成不变会失去新鲜感的,我和小周最近在过东瀛文化体验月,今天就从吃饭过起。”

“开什么玩笑!日本人不是跪着吃饭吗?”孙翔叫道。

叶修摇摇手指:“年轻人要多研究研究国学,那怎么能叫跪呢,人家叫‘正坐’,还是从中国引过去的,儒家十三经之一的《周礼》知道吧,唐代之前呢……”

“行了行了你快别说了,”孙翔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跟你计较!”

“这就对了,有觉悟。”

叶修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已经是叫苦不迭。搁平日里,但凡有别的选项,他也不会带头去蹲在地上吃饭,他不走森系路线,盖块野餐布就算贴近自然。

 

小饭店很快把几大盒炒菜送到家门口,几个年轻的主动跑去接菜摆桌,等全都忙活完坐定,叶修也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坐姿,调整好裤子的松紧,满面淡然。

方明华习惯主持场面,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不先说两句?”

“很开心,”周泽楷停顿了一会儿,“随便吃。”

叶修不禁腹诽,这小子怎么到人面前就这么高冷稳重,难道也是演技?心里想法飘忽,嘴上却在说:“把这当自己家啊,等下不够吃的话再跟楼下点几样,你们周总请客。”

周泽楷看着他:都是共同财产,这是何必。

叶修不以为然:上次从西装内口袋里洗出来的20块私房钱怎么说。

在场众人只当他们是深情对望,没看出任何端倪,孙翔好像脑袋更疼了,又闭着眼揉起了太阳穴。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方明华笑笑,“哎,开饭前先把礼物送了吧?”

“好啊好啊!”江波涛带头来了波餐桌式鼓掌。

“来,小周,”方明华从茶几上拿过一个大盒子,“没记错的话今年是你的本命年,你嫂子让她朋友从国外带了两套内衣回来,一人一套,她说这个牌子还蛮好的,小周那套从里到外配齐了,都是大红色的,特喜庆,叶神的是灰色的,他们家经典款。”

“不愧是结婚全款买房的土豪,”吕泊远凑上去看了看品牌LOGO,“就是这个牌子,巨贵来着。”

“也没有,贴身穿的衣服肯定要买质量好的。”方明华把盒子放在周泽楷手边。

“哦,我也见过,”孙翔说,“一个奶罩3000多,不知道还以为里面钢圈换了金圈呢。”

“你怎么还研究那玩意儿的价格……”吴启小声嘀咕。

周泽楷的公共场合寡言属性此刻成了他的救星,他轻轻嗓子:“……谢谢。”

“该我了,”江波涛也变出个盒子,“干咱们这行呢,打字是第一要务,对吧,前段时间和一家外设公司合作推广,淘了一对他们公司已经停产的限量外接键盘,一人一个,用着好记得拍图repo,据说有返现红包。”

叶修笑道:“我又不过生日,你们怎么都还一对一对地买,这多不好意思。”

“叶神,不瞒你说,这都是练出来的,”方明华说,“我刚结婚那年过生日,这群小子光给我爱人买礼物,各种殷勤,完全没我什么事,后来还是小周给他们开全体会议,定了个《哥们成家送礼随礼十项原则》,不然我这人权到现在还没要回来呢。”

“还有这回事?”孙翔震惊。

“有啊,你们年轻人都不知道,”吕泊远深沉地说,“这是传统文化。”

“一个两个什么传统不传统,”孙翔对此嗤之以鼻,“喏,周泽楷,接着。”

他手腕一抖扔了个盒子过去,周泽楷伸手接过,叶修也凑过头看了一眼:“这是洗手液?”

“你行不行!”孙翔快拍桌了。

“情侣香水啊,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情调,”江波涛也来凑热闹,“哎不对,没看错的话这是一瓶男香一瓶女香吧……”

“当然了,两个男的那还叫情侣香水,搞基香水得了。”孙翔说。

“女士也挺好的,”叶修说,“我们下个主题可以考虑贵妇文化体验月。”

说完他又戳戳周泽楷:“是吧小周。”

“非常有兴趣。”周泽楷语调坚定,随即转向孙翔,“谢谢。”

“到我了到我了,”杜明忙不迭说,“我先问问,没准备双份是不是显得很不懂事啊?

“看诚意咯。”江波涛说。

杜明嘿嘿一笑:“不过我这就一个,店长倾情推荐,陶瓷天鹅摆件。”

说完,他拿出一个印着天鹅图案的纸盒放在桌上。

吴启从桌下搬出个一模一样的纸盒:“这是我的,陶瓷天鹅摆件,配套左边天鹅。”

吕泊远也拿出个同款纸盒:“我也一并送了吧,陶瓷天鹅摆件,配套底座台灯。”

周泽楷看着面前的一排纸盒,沉默片刻掏出手机扬了扬:“抢个红包?”

这帮人在穿越版内部的微信群里抢红包,叶修就保持着正坐姿势挪去一旁取蛋糕,回头一看,大家已经在按着运气王吴启发第二波了。周泽楷只负责发不负责抢,过来帮他一起掀盖子,数蜡烛分小碟。

随着红包金额越来越小,战斗的激烈程度反而有增无减,叶修见场面难以控制,跟周泽楷交换了一个眼神,拍拍手冲那团人喊道:“先别抢了,我要表演节目了!”

叶神表演节目,那不管是歌舞还是相声甚至魔术或者杂技,都是难得一见的,都是必须捧场的,红包瞬间被冷落到角落,所有人围上前来,屏息凝神等叶修开始表演。

叶修霸气地撸起袖子,搓了搓手,从口袋里掏出个打火机,那种每个小卖部柜台里都能看到的、老板一高兴能送你一对的款式,鲜绿色的。

他把打火机在手指间翻了个花,说:“我这可是个保留节目,抽烟十年练成的当家本领,江湖人称——蜡手催花。”

说完,叶修轻轻一按,弹出个火苗,在蛋糕最边缘的蜡烛上轻轻一扫,点燃了烛芯。

接下来的两分钟时间里,在场众人有幸围观到了叶修的本事,见一个啤酒瓶色的打火机在两手之间上下翻飞,花式点蜡烛,动则横点一排,静则蜻蜓点水,手段娴熟,火苗不断,不燎半寸皮肤,不烧一根手毛,早出来一百年,绝对是能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巧。

叶修点完最后一根蜡烛,指挥周泽楷关灯,自己潇洒地收齐打火机,接受全场掌声。

人在高兴时总是有些许忘形的,叶修忘记了今天这遁地吃饭的根源,在周泽楷重新落座,方明华准备开口主持的同时,更加潇洒地坐了下去。

伴着方明华“唱生日歌”的号召,现场安静了一秒,就在这短短一秒的时间里,一道细微的声音忽然划破寂静,幽幽地响了起来。

所有人屏气凝神,这才听清那是一首电子音响放出的生日歌,播完一遍还有第二遍,不断循环,声音就发自房间里,但是仔细听去,又找不到具体的源头。

叶修叹了口气,凑到周泽楷耳边说:“……我买的生日特别款,好像坐到音乐开关了。”

 

TBC

评论(28)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