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114)

(114)

 

方锐在周泽楷和叶修家的地位,就像是网游里做潜入任务时门口的红名巡逻BOSS,走错半步就会触发袭击导致任务失败,还有BUFF加持不可强杀。

有这个么个大佬在家里守着,一天两天看不出变化,甚至觉得逗逗也挺好玩;一周过去也没什么,也就是心稍微有点累,别的没影响;真等十天半个月下来,无数细小的量变终于化作质变,以至于周泽楷和叶修刷牙时看着对方形容枯槁的脸时,都感到恍若隔世。

他俩不是没想过去外面帮方锐租个房子,但找了几家中介,不是方锐觉得房子不合适,就是房子觉得方锐不合适,各种过招足够写一本《我朋友和他的奇葩租房史》,最终以叶修的一句“算了算了不够麻烦的”告终。

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清晨,空调将房间里吹得温暖如春,叶修睡眼惺忪地爬出被窝,第一根脚趾刚刚碰到地面,就像触电似的光速缩了回去,整个人一头扎进被窝,连脑袋都严严实实地蒙上了。

周泽楷见状没有言语,在被子底下伸腿过去给他暖了暖脚,两个人迅速交换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双双决定保持现在的姿势,然后赖到中午。

叶修抱着手机刷微博,周泽楷斜靠在他肚子上,打开荣耀文学城的APP随意翻看。楚云秀发完第一章后迟迟不见下文,快把他的反派形象坐实了,读者朋友们更是不满足于在楚云秀的专栏下催更,把战场逐步扩大到了周泽楷的评论区和私信箱里。

有代入感强烈的,怒骂“欺负不知情的人好玩吗!把别人的命运玩弄于股掌间好玩吗!嫡庶有别!干嘛这么多阴招!你哥哥人这么好!好好辅佐他他肯定不会亏待你!简直蠢!”

有真情实感的,哭诉“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害叶修大大的,我相信你!但我身边的人都感觉你会!我好痛苦!感觉在与世界为敌!你快告诉我我没有信错人!求你了!”

还有神志不清醒的,在评论区嘶吼“叶修大大最近不更新就是被你绑架的对不对!”以及“叶修大大都被绑架了你还有心思更新!”

最可怕的是,连叶修本人都要拿这个开涮,以“你给我下迷魂药你还好意思”为开场白任性至今,使得周泽楷毫无招架之力。

这简直是感情的最大危机。

周泽楷简直要在脸上贴一张无辜.jpg,不然都走不出这扇门。他一个被写的角色又不能决定自己做什么,如果能,那他下一章就进外链,强行洗白,然后在外链里呆满两章,必要时可以爆字数。

他前两天还在QQ群里蹲守楚云秀,一看到她发言就立即冲上前去,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起下一章大概什么时候更新,得到的回复非常坚决,楚云秀严肃地表示:最近追的剧编剧简直乱写,我最喜欢的男一和女二没有在一起,心情不好,没有写文的情绪。

周泽楷默默看向这部大热上星剧的演职人员表,编剧一栏写着个极其突出的、金光闪闪的名字,足以显示其尊贵的身份,其大牌的地位——Sherry周。

以前流行坑爹,但现在潮流的方向大不相同,改流行损子了。

周泽楷无言以对,默默地关掉所有对话框,跑去给叶修端茶倒水。

在这个宁静的早晨,楚云秀依然没有更新,周泽楷看着系统提示上不断增加的数字,心如刀割。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一阵响动,乍一听上去,似乎是方锐在和什么人口头争执。但这种争执很快就已经不再局限于吵架,玄关处传来鞋子被踢飞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撞在桌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再加上少年搓街机般的嘶吼,场面越发不可收拾。

叶修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抬起头不解地看了看周泽楷,周泽楷刚想耸耸肩表示不知情,就听外头方锐一声怒喝:“老叶!周泽楷!赶紧出来!你们读者寻仇来了!”

“不是吧,你说楚云秀是不是之前老是乱搞狗血桥段,怎么读者同志们这么不放心她的设定,”叶修说着就去床头摸衣服,“前面女装捆绑PLAY都没见这群人这么激动。”

周泽楷摇摇头,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拿电棍出来防身。

两人刚一出卧室门,就见方锐正用非常标准的擒拿姿势把一个人扭在墙上,口中念念有词:“你看把你厉害的,打人也不先问过哥哥的肱二头肌,能耐了……”

“老方,怎么回事啊?”叶修见场面对己方有利,瞬间换了个表情,优哉游哉地点上根烟,吐了个惬意的烟圈出来。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他,”方锐哼了一声,“我在这好好地睡着回笼觉,招谁惹谁了开个门就被人照脸招呼了一铁拳,还好哥哥部队经验丰富,一套军体拳就给摆平了。”

他用膝盖撞了撞闹事读者的髋骨:“来,你接着打啊,不是很能打吗?”

那人沉默半晌,终于咬牙切齿地冒出两个字:“放手。”

“你说放手我就放手啊,你是我儿子么我还得给你惯着,”方锐居高临下地说,“老叶在这儿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不然我给你扔出去了啊。”

“君莫笑,”漫长的沉默过后,那人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二句话,后槽牙咬得吱嘎作响,“……当键盘侠,玩论坛,算什么本事!”

叶修听到这里突然“噗”地笑出了声,险些把整根烟喷出去,他擦了擦嘴角上不小心笑出来的口水,歪过头问道:“哦……你就是毁人不倦?”

 

等四个人和平地坐定了,叶修才有机会正面观察毁人不倦的长相。个子不高,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头发是最简单的短发,比一般高中生稍微长一点,刘海有些遮眼,整个人苍白阴郁,仿佛下一秒就能掏出封面上写着DEATH NOTE的小本本,并让让在场各位给他写份同学录留作纪念。

“你到底想干什么?”临近正午,毁人不倦说出了进门以来的第三句话。

“看了没,你的同款,”叶修悠闲地喝着果汁,用手肘捅了捅周泽楷,“是不是看这样说话挺着急的?”

“有点。”周泽楷说。

“我其实也不想干什么,”叶修摸了摸下巴,“我这是为你好,你说你靠打赏那三块五块能赚点什么钱,每次更新都要打滚求打赏,还不如到我们这边来,我罩你,绝对比你现在强,不信……老方你快按住他。”

“多管闲事。”被按在茶几上的毁人不倦继续咬牙切齿地说。

“我这不是也有苦衷吗,”叶修放下二郎腿端正地坐直,“你看,你来我们这,你每个月有稳定的收入,我把你收过来,我们好业绩达标,双赢的事情,你这么苦大仇深干什么。”

“我没那么闲。”毁人不倦说。

“反正都是写一样的东西,你现在有多闲,来了还是有多闲,”叶修说,“你看……”

“你缺闲人,”毁人不倦费力地扑腾了两下,“找那个女的去。”

“女的?你说小手啊,我确实要找她,都已经在线谈得差不多了,”叶修用指尖戳戳桌上的果盘,“来,消消气,吃个水果。”

“……随便,”毁人不倦扭开头,“别再纠缠我。”

“我这那里叫纠缠,我这不是正在好好公关你吗,”叶修笑道,“我给你剥个橘子?”

毁人不倦瞪着他。

“我也要。”周泽楷说。

“你这是排排坐吃果果呢?”叶修手上快速剥出个橘子,先塞了几瓣在周泽楷嘴里,随后把剩下的部分一股脑塞进自己嘴里,嚼得津津有味。

他似乎是咽下最后一口才发现毁人不倦依然在盯着自己,这才恍然大悟般说道:“你刚才的眼神说你不想吃,我就没给你留,要不再剥一个?”

毁人不倦脸色发紫,似乎下一秒就要气到肺炸,方锐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忽然听到门铃响,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叶修,在家吗,我直接开门进来啦?”

几秒种后,这声音又说:“咦,你们怎么不关门呀。”

客厅里的四个人同时向大门的方向望去,只见苏沐橙拎着奶茶和甜点施施然飘了进来。

“有客人?”苏沐橙松开叼着吸管的嘴巴问道,“我就是经过这边顺便看看,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要不我先撤?”

“没事儿,进来吧,正好中午一起吃饭,”叶修说,“这是毁人不倦。”

“你就是毁人不倦呀,我总听叶修提到你,”苏沐橙在小沙发上坐下,友善地冲毁人不倦笑了笑,“方锐你抓着他干什么,这姿势多别扭。”

“哪里的话。”方锐心说反正放开也不是揍我,立即不再唱黑脸,把毁人不倦安稳地放在了一米开外的小板凳上,迅速退开。

“要不要吃甜甜圈?我刚刚排队买来的,这家的糖霜特别好吃,”苏沐橙从大纸袋里掏出个小小的包装袋,“尝尝看?”

“沐橙……”

叶修还没整理好措辞,却见毁人不倦神色极其不自然地扭捏片刻,伸手接过了苏沐橙递来的甜甜圈,而且还咬了一口。

“好不好吃?”苏沐橙无比期待地问。

“……有点甜,”毁人不倦说,“呃,还行。”

“哈哈,我就知道,没人会不喜欢这家的甜甜圈的,”苏沐橙说,“以后我们就是战友啦,一直都叫你笔名,你真名叫什么?”

毁人不倦盯着甜甜圈看了一会儿,小声说:“莫凡。”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对话,在场的其他三个老爷们却已经是目瞪口呆。

“哦,莫凡啊,挺好的,听上去像电视剧里那种温柔的男二号,”苏沐橙笑道,“对了,你是哪里人?”

在众人的注视下,莫凡嘴唇瘪了瘪,报了个地名出来。

“诶,那你是特意过来找叶修签约的?”苏沐橙有些吃惊,“其实不必的,合同书可以打印下来签好快递到公司来,你这也太认真了。”

不仅莫凡本人无言以对,叶修和周泽楷互相看了看,一同挤不出半句话来。

倒是方锐眼睛放光:“老乡啊!”

“什么?”苏沐橙问。

“我跟莫老弟,我们是老乡啊,”方锐颇骄傲地说,“我是开发区的,你在哪?”

莫凡没有回答,扭开头看向别处。

方锐热络地凑上前去:“你看你自己过来这边也不容易,一个人出门在外嘛,要不要跟老乡一起出去租个房子?我跟你讲,离这边不是很远……”

苏沐橙看着满脸蒙圈的莫凡,又看看叶修,凑上去小声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好样的,”叶修说,“待会儿你把合同拿给他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多教教他。”

“包在我身上,”苏沐橙拍拍胸脯,“回头请我吃烤鸭,别忘了哈。”

 

 ============
原作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方锐和莫凡是老乡。
但正是因为没有迹象,所以我可以瞎掰(?
反正是为了节目效果啦请不要深究_(:з」∠)_


评论(18)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