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115)

(115)

>>>>>>>>>>>>>>>>>>>>>>>>>>>>>>>>>>>>>>>>>>>>>>>>

荣耀文学城首页>>同人·衍生>>真人

【周叶】穿越之豪门嫡子

[收藏本文章][VIP下载][推荐给朋友][打赏]

作者:风城烟雨

主角:周泽楷;叶修| 配角:暂无| 标签:重生;宅斗;真人衍生;耽美;周叶;其他

第二章兄弟

 

叶修睁眼前有那么一瞬间的侥幸,不过很快便随着清醒烟消云散,颈下与宾馆大鹅毛枕头截然不同的触感传递着残酷的事实——他能一觉睡到现在的时代来,却不能再睡一觉回到他本来的地方去。

叶修听了听四周的动静,判断自己应该是处于室内,不出意外的话,房间里应该没有其他人。等意识更清醒些,身上便泛起阵阵痛麻,他试着活动手脚,这才发现自己正被大字形绑在床铺的四角,这绳子表面柔滑却格外坚韧,不会弄伤手腕,但也绝对不是能轻易挣开的。

叶修起初有点弄不明白,周泽楷既然是一心想争夺家业,那干脆把这个当哥哥的直接弄死,他作为次子就能名正言顺地取而代之了,如今却偏要大费周章,他们所生活的时代又没有银行卡密码可以问,还能是想刑讯逼供不成。

再深入想想,发现这想法并不是完全不靠谱,既然兄弟两人的矛盾关系这么明显,哥哥要是突然暴毙,弟弟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干系。但如果逼哥哥立个字据把家主的位置让出来,当弟弟的既不用背条人命,也能达到目的。

叶修心说豪门恩怨真复杂,庶出的二儿子果然都是恶毒男二号。但想归想,他也确实没什么对策,真要问的话,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来,真要逼他说什么,他要是为了自保全盘答应下来,好像还真挺对不起现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

总而言之,眼下坐以待毙不是办法,贸然出手很可能被秒杀,逃跑才是硬道理。

正这么想着,门锁传来咔哒一声木质脆响,有人推门进屋。叶修定睛一看,来人是该豪门家主手下江总管的独子江波涛。

叶修之所以会对这小伙有深刻印象,是因为这段日子里周泽楷一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虎视眈眈;而江波涛就跟在周泽楷旁边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笑面虎着虎视眈眈。周泽楷话比较少,很多时候都是闷声闷气的给个关键词,剩下的交给江波涛来发散,经常能从两个字说出二百个字,也不知道是怎么听懂的。

立即闭眼也来不及了,叶修索性将计就计,跟江波涛打了个招呼:“小江,这么巧啊。”

江波涛脸上神色微微一动,片刻后恢复了他惯常的笑容,走到床边拉了把椅子坐下,笑盈盈地说道:“真是对不住,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还得委屈你先在这里待着了,少爷。”

他把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叶修除了把这理解为“挺周派”的职业素养外别无他法,只好干巴巴地笑了笑:“挺好挺好,真是谢谢你们了。”

“这倒不必,”江波涛顺势把话应了下来,转而说,“少爷你看,一直让您待在这儿,我们也很过意不去,干脆您就自己承认了,也好快些给这事做个了断。”

“哦,不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叶修说,这是实话。

“老爷在京城地位您清楚的,我们不想把事情做得太难看,”江波涛说,“您也是拿钱办事的吧,不如我们商量一下,那边给了多少钱,我们翻倍地补给你,如果有需要,之后也会提供相应的庇护,但您也需要帮我们做点事情。”

叶修隐约听出话里的不对,这场“绑架”似乎不像他想象中那么浅显易懂,他不指望能跟眼前的人解释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便说:“我可是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收人钱财办事了?”

他见江波涛没有回话,又跟了一句:“家里的长子,以后要当家主的人,收外人钱财办事,能办什么,搞垮自己家?不觉得荒唐吗?”

“我们最初也觉得奇怪,”隔了一会儿,江波涛才再次开口,“但是如果你不是少爷本人的话,这就都解释得通了,不是么?”

“我是不是少爷本人,你们有判断,其他人难道就没有判断了么,”叶修笑了,“不算老爷夫人,那么多下人每天进进出出,可是没有一个人说我不是本人。”

江波涛露出一丝愠色,压低声音说道:“是,你很厉害,很会利用人心,拿死人当幌子,也绝非常人。既然你自己不愿意承认,那就只好劳烦先在这里待着,等我们把你和你背后的人揪出来,可就没这么多条件可谈了,你想清楚就好。”

说完,他起身要走,叶修却在片刻后迅速反应过来:“等一下。”

江波涛回过头,示意他有话直说。

叶修撇撇嘴,小心地问:“你刚才说什么,你们少爷……死了?”

“不然呢,”江波涛露出略带讥讽的笑容,“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是不是?一个死人活过来,突然性情大变,你觉得全家上下没有一个人会起疑?老爷夫人也好,下人们也罢,包括小周,都不过是念着死去的少爷不愿拆穿罢了。”

这些天以来的事情终于能串出一条线来,叶修稍稍回忆了一下,他穿越过来,并不是抢占了现在的身体,而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死去了;丫鬟和“父母”的反应过激并不是什么演技浮夸,或是对死去儿子的思念,或是对起死回生的敬畏,总之大概如此。

那周泽楷现在在做的事情算什么?之前那次弄死哥哥,结果发现人没死透活过来了,又要继续补刀弄死为止?

这年头只在叶修脑子里存活了几秒,立即被他自己否定了。江波涛的说辞没有什么明显的矛盾之处,这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只是驱逐鸠占鹊巢的“外来者”,甚至为此可以自降身段提供保护,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

“今天白天,或者昨天,总之就是老爷和夫人出门的那天,”叶修慢慢地说,“房里有个花盆拿出去晒,周泽楷在那盆花的土里放了些东西,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啊,”江波涛微微一笑,“少爷最喜欢茶花,但他身子弱,房间常年不能开窗,茶花虽然喜阴,但总在不通风的暗室里放着,过不了多久就凋谢了。”

叶修点点头:“所以那是……”

“没错,”江波涛说,“小周打听了很久,才终于托人从江南捎回了那一小瓶东西,没什么大用处,只不过能让花在房里开得更久些。”

“这一年来大少爷的身体每况愈下,虽然平时还是照样主持家事,但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好的预感,所以每次换掉房里的茶花的时候,他都会消沉几天,”江波涛继续说,“小周想尽办法让他稍微好受一点,不过还没来得及用上,少爷就先一步走了。”

叶修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老老实实保持沉默。

“所以,”江波涛话锋一转,“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附在大少爷身上的,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人是鬼,不过话说到这份上,你要是稍微还有点良心的话,就收手吧,我想你的目的肯定不是单纯地玩弄人心,我们不如坦诚一点,之前的条件照旧可以谈。”

“这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先为刚才试探你的那几句话陪个不是,”叶修叹了口气,说,“我没办法把身子立刻交出来,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是我可以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前提是我说出来你们就得相信。”

“你以为我很喜欢待在不是自己的身子里?”他见江波涛犹豫不决,直接破罐子破摔地补了一句,“我想走,你们想把这个人要回去,说到底,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江波涛紧盯着叶修,半晌,没有看出半点说谎唬人的端倪,他紧抿着嘴唇考虑良久,这才泄了气似的塌下肩膀:“好,你说。”

 

叶修着实花了不少功夫,才把连他自己都弄不清原理的“穿越”解释明白,江波涛一开始显然是不信的,但既然事前已经答应下了,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只是越听眉毛皱得越紧,似乎是后悔刚才答应得太轻易,又像在强迫自己接受这种荒诞的事实。

叶修终于说得差不多,感觉喉咙冒烟,便说:“那个,你先慢慢消化着,我自己没法动弹,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拿点水?”

江波涛没吭声,起身去桌上找茶壶。叶修见气氛有所缓和,边蹭着床头坐起来,边冲着江波涛的背影问道:“小周和他哥,关系很好么?”

“算是吧。”江波涛头也不回地说。

虽然对方看不到,但叶修还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不止是关系好这么简单,对吧?”

“知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所有人都让你防着小周,”江波涛端着茶杯回到床前,“因为少爷死的时候,在场只有小周一个人。”

“总不至于这样就觉得是被害了吧?”叶修问。

“小周是庶出,又不是长子,一直跟着养父母长大,本来和这边没有什么矛盾,”江波涛说,“直到大少爷重病,老爷才想起自己有这么个儿子,把他从乡下接回来,虽然明面上不说,但确实就是为了在大少爷死后让他继承家业的。”

“居然是这样。”叶修说。

“是不是觉得小周更没理由害大少爷了?”江波涛把茶杯收回手里,放在一旁的矮柜上,“这个家迟早都是他的,他根本不用特意除掉大少爷的,只不过夫人不能容忍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庶子继承家业,她不能直接跟老爷闹,只能处处使绊子,让全家上下觉得是小周要害大少爷,毕竟‘等着大少爷死’这种事情听上去太无情,自然不会让下人们知道,所以大家也就顺理成章地相信了夫人制造的假象,这些,小周全部都忍下来了。”

江波涛垂下眼皮,缓缓地说:“他不肯离开这个家,也并不是贪图日后当上家主的荣华富贵,他从小在乡下过得很好,不需要这些,只是……”

“因为他哥,是吧?”叶修说。

江波涛有点吃惊,很快收回表情,重重地点头:“他真的很爱大少爷。”

 

周泽楷从小在乡下的养父母家生活,十四岁那年,忽然有几个锦衣华服的人上门造访,养父母哭红了眼,却还是将他交给了那些人,让他去京城过好日子。

周泽楷不觉得那是好日子,对所谓的亲生父亲没什么感情,对继承庞大的家业也没有兴趣,直到他见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

最初的一切都十分懵懂,他曾想过那只是依赖或者仰慕,等真正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对面前的人爱到不能自拔。

但是他的哥哥拒绝了他,为了这个家,为了血缘伦理,讲了许多许多宽慰的话,找了许多许多安慰的理由。

周泽楷最后对他说,哥,你讲了这么多,唯独没说你不喜欢我。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但还是打在了棉花上,他的哥哥笑着说,我很喜欢你啊,不过是哥哥对弟弟的那种喜欢。

这些年来,周泽楷始终没有放弃过。虽然没有再口头挑明,但一直在拼了命地示好,哥哥一开始还要委婉地拒绝,后来也不再过多表示,继续如往常般待他。

其实周泽楷撞见过哥哥对着自己送来的东西发呆,眼睛里不是无奈,是些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但周泽楷没有拆穿,他觉得哥哥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好意就是最好的,哪怕再这样拖上几年,几十年,他也等得起,他可以陪着哥哥,治好他的病,然后一直生活在一起。

有一天午后,从来没有主动造访的哥哥突然敲开了周泽楷的房门,说是父亲拿来了新茶,想和他一起尝尝。那段日子,哥哥的病情已经严重到了极点,嘴唇苍白,几乎不能自己行走,但他站在周泽楷门前时却看不出太多衰颓,两颊甚至能够看到血色,眼角带笑。

两个人喝茶聊天,说了许多话,直到天黑,周泽楷才恋恋不舍地送哥哥出门。

在踏出门槛前的一瞬,哥哥忽然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那完全不是一个垂死病人的力道,很快便松掉了。哥哥说,没事,我先回去了。

周泽楷执意将哥哥送回房内躺下,回到自己的住处,看着被攥红的手,越发觉得不对。

他急急忙忙从床上跳下来,衣服都来不及穿,跌跌撞撞地冲到哥哥卧房门前,直接撞开房门冲了进去。

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哥哥安静地躺在那里,和他走时一模一样,只是脸色更加苍白,身子看不出任何起伏。

周泽楷颤抖着伸出手,贴在哥哥的脸上,没有温度,哥哥已经死了。

也许哥哥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才会特意去找他喝茶,才会忽然抓住他的手不放,哥哥肯定想说点什么,但是知道最后也没能说出口。

 

“你能想象吗,爱了那么多年的人,第一次拥抱,抱的是已经冷掉的尸体,这是小周这段时间的心结,而且以他的性子,估计会一直结下去,”江波涛说,“刚才我说得有些言过其实,其实你和大少爷挺像的,不细看的话,有些言行神态甚至可以以假乱真,所以大少爷的尸身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全家上下都方寸大乱,尤其是小周。”

叶修没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不过毕竟不是同一个人,看久了,身边人总是能识破的,”江波涛故作轻松地长出一口气,说,“不过有的人不愿意拆穿,有的人不能拆穿,有的人更希望大少爷是真的活过来了,所以时至今日依然没有人打破这种……可以说是美梦吧。”

“小江,”叶修却在此时突然说,“你能不能再帮我找面镜子?”

江波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照办,翻出面小铜镜摆在叶修面前。

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有些出神,他重新把视线挪回江波涛脸上,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其实本来,来这里之前,我就是长这个样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江波涛摇摇头。

“无所谓了,总之我想这一切应该不是巧合吧,”叶修说,“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我来了,而且我正好有这么点特长,如果可以帮上忙的话是最好的。”

“你想怎么帮忙?”江波涛更迷茫了。

“信得过我的话,你告诉我几件事情,”叶修说,“你们大少爷平时都是怎么称呼小周的,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比如口癖,习惯的小动作或是其他的什么,越多越好。”

“这……”江波涛有些犹豫。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为了更好地混进你们家里篡权,”叶修说,“要是我有那想法和手段,也不至于落单被你们关在这里,对吧?”

“实在不行我立字据。”他又补充道。

江波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神情,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但还是开口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能不能请你稍稍明示一下?”

“这个好说,”叶修摇摇手指,“当然是帮你们小周解开心结啊。”

 

←上一章    下一章→

>>>>>>>>>>>>>>>>>>>>>>>>>>>>>>>>>>>>>>>>>>>>>>>>

【创作感言】求推荐好剧,最好是古风言情,可爱女二有好归宿那种。最近真是被伤透了……欧阳冥坤为什么要跟蓝婉婉订婚……明明他最爱的是乐如歌啊……他自己都这么说了……食欲不振夜不能寐,我完全就是为了乐如歌在追这部剧,就这么炮灰了……

顺便谢谢沐沐请的年糕火锅,好吃到哭泣,今天终于有力气站起来写字了……

>>>>>>>>>>>>>>>>>>>>>>>>>>>>>>>>>>>>>>>>>>>>>>>>

【评论】(共30225条)

1楼 匿名用户 我十分怀疑女神这是因为被雷剧伤了心故意改成悲剧故事报复社会!!感觉上一章的基调明明可以写成精彩搞笑的斗智斗勇!

2楼 匿名用户 NOOOOOOOOOOOOOOOO心疼弟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楼 匿名用户 求不要BE啊!!!求沐女神出面多请几次火锅!!我们负责众筹资金!!

4楼 匿名用户 我有个问题,在这里问可能有点破话气氛但是……不是四肢都捆着吗,那个水到底是怎么喝的?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

评论(14)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