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你脑洞大你来讲(117)

本子第二轮预售截止到月底嗷~预售相关 【戳这里~

顺便给大家路透一下拉郎的封面!感谢 @今天摸鱼了吗 太太和My @小福桑的大酱菌 



顺便……这一章本来以为3000能搞定……最后搞了8000字……TAT

 

(117)

 

>>>>>>>>>>>>>>>>>>>>>>>>>>>>>>>>>>>>>>>>>>>>>>>>

荣耀文学城首页>>同人·衍生>>真人

【周叶】穿越之豪门嫡子

[收藏本文章][VIP下载][推荐给朋友][打赏]

作者:风城烟雨

主角:周泽楷;叶修| 配角:暂无| 标签:重生;宅斗;真人衍生;耽美;周叶;其他

第三章心愿

 

雨从傍晚开始下,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依然能隐约听到窗外沥沥的雨声。

叶修独自坐在烛光昏暗的,面前摊放着一本厚重泛黄的诗词抄本。他似乎是在很认真地读书,但心思完全不在这密密麻麻的文字上,只是小心地关注着门外的动静,心中又将白天听来的细节反反复复默念了几遍。

终于,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急促中透着些微谨慎,穿过夜色走走停停,最后消失在了他所在的房间门前。

叶修坐在原处没有动弹,他知道那是周泽楷来了。

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叶修抬起头,和呆立在门前的青年四目相对。

周泽楷没有带任何防雨的工具,他的衣服已经被雨水彻底浸透,水珠顺着发丝不住滴落,很快在站立的位置留下一摊水渍。

但他似乎丝毫不介意雨水带来的不适,只是定定地站在门前,看向叶修的目光逐渐从最初的震惊中平复,掺杂了几丝复杂的情绪,瞳孔微微晃动,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又在努力保持表面上的平静。

叶修看到周泽楷的反应,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

他是个好演员,塑造过许多堪称经典的角色;他也天生是个好演员,无论何种身份地位或性格经历,只要稍稍揣摩,都能刻画得入木三分。

完全陌生的角色尚能如此,更别提这个本身就与自己外貌性格八分相似的人。

当太多巧合融合在一件极小的事情上时,往往就不能再称之为巧合了。叶修已经确信自己来到这里是出于某种机缘,或许是因为周泽楷的执念,又或许源自逝者未能完成的心愿,而他所寻找的、让一切重回正轨的机关大抵也在此处。

所以他决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光是为了帮这对兄弟解开心结,同时也是希望一切尘埃落定后,自己可以回到原来的时代,继续从前的生活。

叶修慢慢地站起身来,动作有些笨拙,看上去更像是个常年卧床的病人。他扶着桌子艰难地挪动了几步,停下来,按住自己的胸口轻轻喘息。

呆立在门前的周泽楷像是突然回过神似的,冲上前来扶住了他,片刻后,又像不敢有太多肢体接触似的,退开半步端住叶修的手臂,小心地将他架到床边坐下。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是叶修先开口,他抬手替周泽楷擦去脸上的水渍,轻声说道:“泽楷,怎么淋成这样?”

周泽楷摇摇头,也不知是想表达什么,目光依然牢牢地固定在叶修脸上。

他似乎有几次试图挪开视线,却始终没能做到,索性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盯着,把一向淡定过人的叶修都盯到有些心虚,生怕是哪个细节暴露了什么。

半晌,周泽楷终于松开紧抿的双唇,小声吐出一个字:“哥。”

“看你这样子,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叶修轻笑道,“去把头发擦一下吧,别着凉了。”

“一直跟你说,不要因为年纪小就不爱惜身体,免得以后落病,”见周泽楷丝毫没有要挪窝的意思,叶修又说,“等着,我去给你找块帕子。”

叶修说完,刚刚作势要起身,周泽楷却是更快一步出手把他按回原处,说:“我自己来。”

周泽楷虽然照做,但也看得出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只是随便抽了块擦身用的麻布盖在头顶,胡乱蹭了两下。

叶修拍拍身边的床沿示意周泽楷回来坐下,自己接过帕子替他擦起头发。

旁人口中那个做事雷厉风行手段狠绝的周泽楷,此时就像只被驯化的小兽,由内而外透出浓浓的乖宝宝气息,似乎连呼吸都在有意放缓,刚进门时略带慌乱的神情已经退去,瞳仁黑亮有神,脸色也好了不少。

“真变成小哑巴了,”叶修用指肚揉揉他的眉心,“是不是不高兴?”

周泽楷连连摇头:“没有。”

“有什么想说的就跟哥说说吧,”叶修说,“什么都行,哥能办到的都满足你,好不好?”

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动,幅度几乎微不可查:“什么都行?”

叶修心想都到这份上了,再临时加一堆限定条件上去,未免显得太小气了,于是他继续维持着脸上柔和的表情,说:“嗯,什么都可以。”

周泽楷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说:“哥,你抱我一下吧。”

说完,他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略带羞赧地垂下了眼皮。

叶修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眼前这个青年眉目俊朗、稳重细心,搁在任何时候都值得被捧在手心里坐享万千宠爱,却偏偏爱上一个永远不会给他回应的人。

他对那个人的爱或许始终停留在刚刚爱上时的样子,孩童般赤诚,初恋般热忱,时至今日都只敢提出“抱一下”这样简单的愿望,简单到换做谁看都有些可笑了,还会担心自己的要求太过火。

若只是一时不爱还好,人生这么长,就凭着这份心念和执着,别说是石头,冰山都够他焐化的。可悲的是明明彼此都有那份心意,却被些终生无法背弃的东西束缚,到头来只能默默执念,直到阴阳两隔都无法化解。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表面上还是平静地笑着,倾身向前,将周泽楷揽进怀里。

房间里很安静,耳旁的空气渐渐被雨声灌满,叶修在周泽楷的脊背上轻拍着,不一会儿,便感到自己肩头的衣料有些湿润,温热的触感紧贴在皮肤上,实在难以忽视。

他没有说话,抬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后脑。

“哥,”周泽楷闷声闷气地说,“我很想你,每天都想。”

“我知道,”叶修说,“你的这些心意,我都明白的。”

他稍微退开几分,捧起周泽楷的脸,用指肚抹去他眼下的泪痕:“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不许哭。”

周泽楷瘪瘪嘴,乖乖把眼泪憋了回去,目光始终停留在叶修脸上,似乎怕把他给看丢了,连眨眼都舍不得一下。

叶修突然有点心虚,他感觉自己无力承受这样浓烈的感情,或者更确切点说,没有办法用单纯演戏的心态替别人接纳这样浓烈的感情。被这样的人这样爱着是一种幸运,但不能接受这份爱却无疑是种负累,即使是再淡定的人,也难逃为此寝食难安吧。

叶修走神了,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和周泽楷接吻。

不知道是谁主动的,到分开前也只停留在唇瓣相贴轻轻磨蹭,但周泽楷吻得很虔诚,眼睑连带睫毛微微颤动,呼吸绵长轻缓,身子因为紧张有些发僵。

叶修愣住,方才的心虚现在更多了些微罪恶感,他的本意是帮周泽楷解开心结,帮他英年早逝的哥哥完成心愿,他本来觉得不管拍感情戏、吻戏甚至再夸张点的亲热戏都没关系,当成工作就可以完成的。

但是完成工作从根本上就是错的,他什么都可以演,唯独不能用演戏玩弄爱情。

再精湛的演技也无法回应的,哪怕是最最浅薄的爱情。

骑虎难下说的大概就是眼下的状况了,他既无法心无旁骛地继续陪周泽楷演下去,也不忍戳破这短暂的安逸幸福,哪怕全都是假的,哪怕周泽楷可能也知道这全都是假的。

好在他不用继续纠结下去了,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江波涛急急忙忙地冲进屋来,看到两人相拥的姿势,本是下意识想退出去,却还是咬着牙向前迈了几步,说道:“小周,他们可能追着你过来了,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咱们得赶紧走。”

“什么人?”叶修不解。

周泽楷阻止了江波涛即将接下的话头,他松开紧抱着叶修的手臂,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对江波涛说:“冲我来的,你带他走。”

“那你呢?”叶修和江波涛几乎是同时开口。

“老地方汇合,”周泽楷说,“没来的话……”

“呸呸呸,”江波涛扯了他一把,“行了,我知道怎么办,少说丧气话。”

叶修被这两人一前一后地夹着,连搀带抱运地进了停在院里的马车。周泽楷又跟江波涛交代了几句,最后回过头,看向趴在车厢窗口的叶修。

叶修从窗口伸手出去,招呼周泽楷过来一点。

江波涛看上去有些着急,又不好意思打断两个人的交流,又是真的急着要走。不过叶修本身也没想来个多么深情的话别,他迅速摸了摸周泽楷的脸,说:“泽楷,刚才没说完的话,哥等再见面的时候一定好好说给你听。”

周泽楷笑了,用力点点头。

随后他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可以走了。”

 

这架马车简陋得很,即使是在平地上也一路颠簸。叶修不祥的感觉越来越重,终于忍不住看向一脸凝重的江波涛:“小江,到底是怎么回事,冲小周去的是谁?”

“夫人的人,”江波涛说,“就是家里的夫人,大少爷的母亲。”

叶修皱起眉头:“她明明……”

“你不了解她,”江波涛说,“大少爷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在找机会除掉小周,再扶她掌控得了的人上位,但因为老爷很宠小周,大少爷也把家事全盘交给了他,所以始终没能得手,这次所谓外出访友,就是为了把老爷支开,顺便撇清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

“那小周现在岂不是很危险?”叶修也有些急了,“可是,既然现在‘大少爷’是活着的,她为什么还要这样着急下手?”

“以大少爷的身体,就算活着,也是活不了多久的,”江波涛说,“扶植他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自从听说大少爷活不到三十岁开始,夫人就已经将他视为弃子,随时做好他死后的准备,甚至……”

“甚至?”叶修问,看着江波涛的表情,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甚至如果你们少爷带着这幅病怏怏的身子活太久,她连自己的儿子也能动手除掉?”

江波涛点点头:“不过这是这个家里的事,会把你卷进来实属意外,你别太往心里去,我先替他谢谢你为他做的这些事,这样也好,他该是没什么遗憾了。”

叶修听出这话里不太对劲的意味,强颜欢笑道:“只是兵分两路逃跑而已,你怎么还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不是,”江波涛叹气,“小周这次去,其实是没有全身而退的打算的。”

“不过这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和你出现在这边也没什么关系,就算你不来,这些也都是迟早的事情,”他又补充道,“他想保你周全,我也只能帮他做到这一点了。”

“他分不清你还分不清吗,”叶修尽量压抑住情绪,但话还是有些说不成个,“我又不是他哥,保我周全做什么?现在去帮他还来得及吗,人命关天的事情就别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所有这些,回头我跟他道歉我跟他解释,但……”

他忽然顿住了,看到江波涛眼神里的闪躲,顿时明白过来。

江波涛的父亲是这家的总管,辛劳了一辈子,儿子和周泽楷走得近,先前还能说成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来搪塞,但若是真的公开与夫人敌对,以夫人亲儿子都能下手除掉的狠辣,就当真是把这整整一家人搭进去了。

“你已经帮他很多了,我知道你的难处,”停了一会儿,叶修说,“所以你照顾好你父亲母亲,这些事情就交给我。”

“不行,你去了也帮不上忙的,”江波涛说,“我现在唯一能替他做的就是照顾好你,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好,我这辈子大概也不能……”

“听我说,我有分寸,你只要告诉我大体方位,我自己能去,”叶修说,“虽然身子还是你们大少爷的身子,但我没有什么毛病,能跑能跳,绝对不会拖他后腿。”

不等江波涛回话,叶修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就算真的帮不了了,至少最后……我也能在他身边陪着他。”

“但是……”

“别但是了,”叶修打断了他的踌躇,“小周是往哪边去的?”

“大少爷,”江波涛几乎是将这个称呼脱口而出,也没有改口,“城西的那座山,北面有条河,沿河向下能看见一片小树林,我在那里等着接你们。”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叶修扶着墙喘着粗气,感到肺部一阵生疼。

他身体还不错,但现在的这副身子毕竟卧床多年,用现代的形容来说,硬件实在是跟不上。刚开始没有太大的感觉,跑出一段距离就明显感到吃力,但他和身体的联系本来就不是那么密切的,磕着碰着都是触感比痛感清晰,身体的不适并不会成为太大的阻力,他还能咬着牙继续跑。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懒得去想,只是觉得自己需要这样做,于是就这样做了,既然他会来到这里,有些事情就是大概就是责任那般,必须要完成的。

而与此同时,周泽楷的眼泪和拥抱、分开前的那个笑容,明明都只是穿过他送给另一个人的,反而变成一根根的尖刺,刺穿皮肤时看不到伤口,却是真真切切痛到令人屏息。

叶修很清楚自己是在配合演戏,可他演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入戏过。

天空中忽然炸开一个响雷,借着耀眼的白光,叶修看到了周泽楷。

他仰面躺倒在地上,鲜血以极不规则的形状在身下缓慢扩散,边缘很快被雨水冲淡,但那触目惊心的一片暗红却始终没有散去,染红了路面,染红了周泽楷灰白的衣裳。

他似乎还没有放弃抵抗,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包围着他的人迅速动作,其中一人举起把刃上带血的长刀,劈头砍了下去。

鲜血飞溅。

叶修要感谢自己和现在的身体联系不够密切这件事,不然活生生挨这么一刀,就算不死也要当场疼晕过去。

他趴在周泽楷身上,努力调整呼吸,那把刀似乎从后背直接扎到肺了,他现在还有命,大概是因为他的命本来就跟现在用的身体没什么关系。

围成一圈的打手们似乎这才认出了搅局者的身份,纷纷退开几步,等着领头的人发布命令。趁着这个空当,叶修动手抹掉周泽楷满脸的血迹,小声说:“不是说好汇合之后好好跟哥说说话么?”

周泽楷还没有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他慌慌张张地去摸叶修背上的刀,摸到了却又不敢直接拔掉,只能用气若游丝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哥……哥……”

“别说话了,留点力气吧,”叶修说,“你……”

他感到心脏猛地一震,像是失去重量般迅速坠了下去,眼皮几乎无法张开,身子也变得笨重起来,脖子无法支撑头颅,歪斜着靠在周泽楷的肩头。

叶修明白过来,他和这身体的联系正在消失,不是他要死了,而是他要离开这个身体了。

他努力活动手指,终于用仅存的控制力挪动胳膊,握住周泽楷的手,艰难地寻找着他的指缝,最终十指相扣地握在一起。

“泽楷,”他说,“其实……不单是哥哥对弟弟……”

叶修说了长长的一句话,但真正发出声音的却只有寥寥几个字,好在没有丢掉什么关键的东西。

他似乎能感觉到到周泽楷的手在虚弱地回握住他,就在辨别这是否是幻觉的一刹,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击晕过去,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尾声】

 

叶修再醒来的时候,入眼的第一样东西是房顶漂亮的吊灯,随后一张脸突兀地塞入视线,他听到一个女声在耳边带着哭腔尖叫:“你终于醒了!你醒了!啊啊啊你醒了!”

“老板娘,你这是要再把我喊晕过去,”叶修虚弱地捂住耳朵,“我躺了多久了?”

陈果已经泣不成声,边擤鼻涕边比了个手势:“整整三天!”

“你瞧你哭的,我还以为我躺了三个月呢,”叶修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从床头抽了张纸巾出来,“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

“你就是欺负我!”陈果没好气地夺过纸巾,“叫也叫不醒,查也查不出原因,医生来了好几趟了,你说你这饭也吃不下水也喝不下就只能输液,我真恨不得拿针管来给你喂几口不然怎么跟公司交代,怎么跟你的粉丝交代,怎么跟我自己的良心交代,好在你醒了,真是谢天谢地……”

她兀自说了一堆,发现叶修正两眼放空看着窗外发呆,便识趣地闭了嘴,缩到一边打电话叫医生去了。

 

身体检查一切正常,叶修当天就回到剧组继续开工。尽管陈果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拍摄进度摆在那里,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叶修依然十分敬业,演技没得挑,台词也能一步到位,但和昏睡前有所不同的是,他似乎没能把全幅精力投入到拍摄中去,有时甚至会忽然恍惚那么一两秒,虽然不影响拍摄剪辑,不过陈果看在眼里,还是难免有些担心。

这种恍惚没有随着时间有所好转,反而愈演愈烈,明显到连导演都无法忽视,在某天拍摄结束后询问叶修是不是赶进度太辛苦,是不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陈果在一旁帮腔,她是了解叶修的,就算拍戏时突然地震也不至于让他当场不在状态,现在这种情形很严重,与其强行工作,不如休息好了再战,就算是演员,也是要讲可持续发展的。

不过叶修婉言谢绝了他们的提议,接下来的拍摄异常顺利,再也没有因为同样的问题NG过,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没有丝毫纰漏。

这种完美反而让陈果更加不安,尽管叶修的工作态度和水平一向没什么可挑剔,可人毕竟不是机器,先前那么明显的心病还没化解,强行压抑久了,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于是当叶修在杀青后提出要休长假时,陈果非但没有阻止,还跑去跟公司上层所有持反对意见的领导做工作,最终把这个假期拿了下来。

 

叶修没有利用假期去旅游陶冶情操什么的,只是蒙头大睡了几天,坐在床上发发呆,然后躺回去继续睡。

就这样睡了两个星期,睡到腰上的肉都稍微有点松弛了的时候,他突然接到陈果的电话,那头非常不好意思地表示,尽管你在放假,但是你必须来公司一趟。

“说好的放长假呢,这才几天……”叶修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头来,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我也没办法嘛,”大概是实在太不好意思,陈果说话都比平时嗲了不少,“就一上午一中午,下午绝对争取一切机会让你回去接着睡,你看如何?”

“好吧……”叶修开始下床穿鞋。

“好,我这就让他们派车过去,”陈果说,“你呢,你就在家等着吧,待会儿让他们上楼给你打理一下形象再出门……不是跑通告!放心!”

就算是跑通告又能怎么样呢,叶修还没来得及说,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扔在床上,走到衣柜的落地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人完全不修边幅起来,形象可以走直线下滑的,就算他这种素质极好的名演员也不例外。虽然修修头发刮刮脸又是一条好汉,但他现在这个样子放在街上,估计会有不少人愿意在他面前的破碗里扔几元零钱。

那次“穿越”透支了他太多的演技,甚至让他对自己擅长演戏这件事产生了一丝怀疑,那么轰轰烈烈的经历,却格外草率地收场了,换做是旁人听故事也会忍不住问一句,然后呢?

对啊,然后呢?

助理带着造型师和家政浩浩荡荡的冲进房子,暂时打断了叶修的思路。他被动地接受着浩大的形象改造工程,并顺利在一个小时后焕然一新,在助理的主动搀扶下钻进车里。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他问。

“我也不知道啦,果姐说就是吃个饭,”助理边说边打了个呵欠,小声碎碎念,“说好的放假呢……”

 

一行人来到酒店时,已经有另一批负责接应的工作人员等在那里了。

叶修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豪华包厢门前,又在众人“你先请你先请”的示意下率先推门迈进房间。

老板见他露面,立即停下与身边人的交谈,招呼道:“耽误挺久啊,路上堵车了?”

叶修点点头,目光却落在他身边的座位上,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端正地坐着,正低头抿着杯子里的茶水。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正被人盯着看,青年抬起头,友好的笑着点了点头。

“愣着干嘛,快来快来,”老板继续招呼叶修,等他走近了,才接着说,“这是咱们新签的艺人,刚刚从国外进修表演回来的,今天叫你们一起出来吃个饭,认识一下。”

“叶修前辈好,”青年站起身,朝叶修伸出右手,“我叫周泽楷。”

“你好你好,”叶修伸手跟他握了握,视线不由自主地一偏,转而对老板说,“这么大排场,你这是签了个宝啊。”

“那可不,”老板笑呵呵地说,“我和小周的父亲是老相识了,你知道周总的吧,给咱们投资了好几部片子呢,小周刚回国的时候你在外头拍戏,今天他好不容易得空了,我这不赶紧拉你们出来聚聚。”

说完,他分别看了看叶修跟周泽楷:“握握就差不多了,坐下说话。”

两个人同时一低头,见握在一起的手还在晃啊晃的没分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各自坐回座位上。

老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他和周总的革命友情,叶修没怎么听进去,他把右手摊开,掌心向上放在大腿上,时不时低头看一眼,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偶然抬起头,发现周泽楷也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两个人目光相遇,这次,没有再挪开。

 

←上一章

>>>>>>>>>>>>>>>>>>>>>>>>>>>>>>>>>>>>>>>>>>>>>>>>

【创作感言】篇幅限制,有点赶了,不过看在爆了两倍字数的份上原谅我吧~谢谢上次在评论里为我推荐电视剧的姑娘们~我现在感觉治愈多了~

话说这篇是会补肉的哦,至于补在哪里~敬请期待吧~

>>>>>>>>>>>>>>>>>>>>>>>>>>>>>>>>>>>>>>>>>>>>>>>>

【评论】(共32142条)

1楼 匿名用户 所以说哥哥其实是叶神的前世?所以这其实是个前世今生的故事?我觉得我智商有点不够用不过HE了就好!

2楼 匿名用户 其实不止有姑娘,我们小伙子也给治愈女神做了贡献的TUT

3楼 匿名用户 肉!肉!肉!求女神在我面前的破碗里丢几块肉!

4楼 匿名用户 这就完了吗……啊这个系列就完了吗……几个月以来的盼头诶……恍若隔世……

点此查看更多评论

>>>>>>>>>>>>>>>>>>>>>>>>>>>>>>>>>>>>>>>>>>>>>>>>

 

 

TBC

===========

 

这篇文中文的基调变化主要是想玩(?)云秀在原作里那个看不到电视剧结局好任性(??)梗(???)每次看到那里都觉得她好可爱(????)不过写到后来稍微有点纠结,毕竟篇幅限制,感觉(大概是)前世的周叶之间的感情写顺手了会很突兀,搞笑文突然抒情就很出戏了,反正经过各种努力……过后再看看好像没有太严重(没有吧??)

于是最后一篇文中文完结咯,下面就是终章啦~

虽然终章还是要上中下的……

不过我还是要提前开始准备完结FREE TALK噜!(这位少女请你干点正事

啊哈哈想想终章就好激动(。

评论(15)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