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平时不上LOF,急事微博or QQ联系

【周叶】路中央(09)

买了本的小伙伴看过来:讲一下关于《脑洞大》通贩和预售赠品的相关问题……

关窗归来的我实在是太英俊了!

======================

※避雷预警见:(01)

※过往文章目录归档和部分txt下载:戳这里~


(9)

酒店内外一直很热闹,不过叶修清楚,眼下所有的热闹都和他不在一个世界,非要说有所感触,也只是这场面有些似曾相识罢了。

记不清有多少次,总之他常常从各种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上溜出来,独自躲在楼梯间里吸烟。一墙之隔,助兴的歌舞表演极尽所能地带动气氛,主持人宣读的颁奖词无数次掀起掌声和欢呼的浪潮,而他独处一隅,思绪飘忽,偶尔还会借着黑暗揣摩一下演过或是将要演的盲人角色,就这么静静地站到晚会散场。

不同的是,那时的热闹是有他一份的——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影帝奖杯就摆在他手旁的消防箱上,无数场内摄像机也在试图捕捉他座位的镜头,外面想堵他的记者个个长枪炮筒蓄势待发,仿佛问不到什么有建设性的答案也不要紧,只要能让他和自家媒体的LOGO同框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就能赚到相当多的关注。

第二天,叶修总会被经纪人用一份娱乐日报敲醒,头版头条总是同一件事,《XXX颁奖典礼昨日落幕:叶修又跑了,这究竟是第几次了???》。

因此他在某几年还得一流传甚广的萌系外号,叶跑跑。

叶修有些乏味,不是因为这么孤身一人被热闹排除在外,而是这些天来无意义的等待着实太过漫长了。他不爱凑热闹,不代表他能闲的住,没有工作的日子偶尔过过叫休假,持续太久就成了空虚。实在是太久没有好好演戏了。

在周泽楷家里蹲着的时候,他至少还能扯本书看,今晚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则全部都在休息室里枯坐着,只在中途接到护工的例行汇报病情的电话,剩下的就是无所事事,除了在不大的空间里走来走去和想事情什么也做不了。

父亲病情稳定,高级病房条件很好,老爷子心情也挺不错。放下这些情况不去担心,那他除了周泽楷以外也没什么好想的了。

而关于如何应对周泽楷的问题上,叶修本来准备好好考虑考虑,结果只用不到五分钟就想通并得出了结论——他本来就没想把周泽楷泡到手当饭碗,所以根本就没必要特别应对。

双方按约定办事,各自付出该付出的,拿到应得到的,然后打住。叶修对江波涛的关心和提醒还是存有些许感激的,不过不管有没有那番话,这道理总不会错。

 

周泽楷推门进屋的时候,叶修正伏在窗边看着院子里刚刚建好的喷泉池发呆,额头顶在玻璃上,皮肤被压平了一小片。他不就便意识到到身后有动静,回头见是周泽楷,便笑着打了个招呼:“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那个晚宴结束还得有一会儿呢。”

“刚开始。”周泽楷说。

“啊,这才刚开始啊?”叶修转过身,“你是老板,这种场合不在场没问题么?”

周泽楷摇摇头,动作幅度很小,不过看上去还是十分潇洒:“走,吃饭去。”

“你们会场上人太多了,我出去影响你们办活动啊,”叶修说,“你去忙你的吧,晚上回去让厨师随便给我弄点东西吃就行,我不是很饿。”

周泽楷似乎是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勾住他的肩膀,偏过头说:“你陪我,两个人吃。”

这个说话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稍微近了点,不过考虑到现在的关系,也绝对不过分亲昵,甚至可以说十分正常。叶修刚开始下意识地将脸朝另一侧躲开些许,在意识到这点之后,慢慢把头挪回原位。

两个人的个头差了几公分,叶修的额角正好能抵上周泽楷的眉心。他还是没有彻底进入现在的角色,连表现得自然都要下点功夫。好在他有功底在,深情不够演技来凑,和周泽楷短暂对视了一眼,矜持而不失礼貌地垂下眼皮微微一笑:“这样啊,那我可真是荣幸之至了。”

 

“为什么要当演员?你真的要听吗?”叶修放缓手上切牛排的动作,用叉子扎起一块放在嘴边,托腮看着桌对面刚刚放下餐具的周泽楷。

周泽楷选的晚餐地点就在酒店内部,位于十一层的半露天咖啡厅,这栋大楼刚刚投入使用,他们是这家高档餐厅的第一批,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批客人。叶修刚刚踏进天花板和地面都是玻璃制的包间时着实惊叹了一番,打趣说外面的天气光这样看着就冷,还做了个缩肩哆嗦的动作。没想到周泽楷特别实诚,直接脱掉外套披在他肩上,自己淡定地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落,招呼服务员上菜。

餐厅里供暖很足,叶修本意只是感慨一下餐厅半露天的独特设计,这下只能硬着头皮裹紧大衣坐下,尝试找点缓和气氛的话题。

“我一直不是很抗冻,”他说,“以前经常要冬天在外面拍戏,有的人穿个军大衣就能扛过去,我穿着那种加厚棉袄还是冻得不行,后来经人介绍就去影视城周围订做那种超长款的羽绒服,基本能从头裹到地面,轮不到我的时候就缩在里面,头上还要戴个大毛帽子,只露两个眼睛在外面看他们演。”

叶修本来以为周泽楷对这话题不感兴趣,打算随便这么一说让他随便一听的,不成想周泽楷放下菜单,问了几个和冬天出外景有关的问题,眼神里透出几分求知的认真。

于是这个话题从演员的大羽绒服一路前进到冬天演戏的趣事和糗事,周泽楷难得表现出了兴趣,虽然还是那么惜字如金少有反馈,但叶修还是乐得多跟他分享几件。只可惜说出来的演员名字他一个都不认识,让这些故事少了很多基于了解的笑点。

话题兜兜转转地,不知怎的,就转到了叶修演戏的初衷上面。

叶修嚼完嘴里的牛肉,仔细思考片刻,说:“其实我开始演戏的理由也挺滑稽的,刚上高中那会儿,省里有个话剧比赛,话剧社把前期工作都做得差不多的关头,演男主角的同学跟他小女朋友吵架离家出走了,当时戏服都已经做好了很难改,老师就随便拎了一批样子周正身材差不多的男生出来挨个念台词,最后选上我去顶包。”

周泽楷“嗯”了声,示意他继续说。

“我当时也不懂什么叫演技,练了两个星期就上台演,结果我们学校名次很靠前,被选派去参加全国比赛,老师还是让我去演,”叶修说,“我演那场的时候被一个老导演看中了,他找我去参加他的一个全国巡回话剧演出,我父母都很支持,我自己也感兴趣,一趟演下来导演很喜欢我,又让我演了他电影的男主角,后来就有了16岁影帝的传说。”

“机遇。”周泽楷说。

“算是吧,我一直觉得我和演戏有缘分,遇到我的恩师确实是机遇,”叶修叹了口气,“当然了,我觉得我能遇到你也是新的机遇,所以老板,咱们什么时候能处理一下嘉世那个案子,我能不能和演艺事业再续前缘在此一举了。”

话锋转得很突兀,周泽楷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说:“吃饭吧,回头说。”

叶修就是随口提醒,也没有追着周泽楷继续要说法,见对方闷头吃饭去了,便用叉子戳起自己盘里的西蓝花,在花头上实实在在地啃了一大口。


TBC

=======

据说下章再不进外链我就会失去我的宝宝。。

所以下章进外链(????

评论(35)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