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狭路相逢 (Part 2)

※过往文章目录归档:戳这里~

※前文:Part 1


(4)

竖店影视城是国内最大的影视基地,建成后的30年间,每年都有无数影视剧在此取景投拍。竖店也因此成为了国内影视界的关键词之一,带动周边第三产业高度发达。

周泽楷坐在叶修房间的沙发上,透支着这一天内的最后一点演技,才没让内心中汹涌的崩溃写在脸上。

这部剧改编自同名热门网络小说,主线剧情是女主角(苏沐橙饰)暗恋很帅很温柔很有男人味的总裁男主角(叶修饰)多年,因为不小心撞破了男主角的弟弟大魔王(叶修饰)暗算男主角的阴谋而被大魔王灭口,重生时误打误撞成为了比男主角更高身材更好更有男人味的超级酷哥(周泽楷饰),以下简称酷哥主角。

酷哥主角之前的人生概括成一句话的话就是“一身撩妹技巧,可惜裆下没鸟”,只有男主角一直把她当做女生来呵护,因此酷哥主角觉得男主角很特别,冲动告白后被发了妹妹卡,悲剧。还是因为重生出差错的关系,酷哥主角不能说话,只能回到男主角身边默默地守护男主角,经历一系列事件后和男主角合力扳倒大魔王,并终于成攻推倒了男主角,两个人幸福的基活在一起。

纵观整个剧本,酷哥主角整个角色的所有台词都集中在女主角形态的回忆杀里,也就是说,属于周泽楷的台词,不是几乎没有,而是直接为零。

也就是说,作为剧中戏份最多的两个角色之一,周泽楷的所有出场都全靠演,连代表心理活动的旁白都没有。

剧本里的槽点远不止这些,比如明明真的有弟弟的叶修一人分饰正邪两角;比如除了三个主要角色是演员外,其他的所有角色都由剧组的灯光音响监制客串;再比如这唯三的演员,一个是导演老友友情出演,一个是编剧DNA层面的亲妹妹免费客串,再加一个不知道怎么就进组了的周泽楷。

不过这个剧组的贫困,确实体现在拍摄的方方面面。对于周泽楷来说,最明显的莫过于投资方连一人一间酒店房间都无法配备,直接安排他住进了叶修的房间。

周泽楷刚拿到房卡时并不知情,直接开门进屋,恰巧撞见叶修洗完澡后裸身蹲在行李箱前翻衣服的情景。叶影帝留给周影帝一片白花花的后背和两瓣屁股,正悠然自得地哼着歌。他听到有人开门先是“哎哟”一声惊呼迅速躲到箱子后,发现对方是周泽楷,瞬间就淡定了,从箱子后露出胳膊和脑袋,扒开乱七八糟的衣物,抽出条崭新的内裤,悉悉索索地穿了起来。

周泽楷是谁,当今影视界身价最高的当红小生,电视剧一集六位数电影一部七位数的最贵小鲜肉,如今免费演小成本网剧如果算是情怀,跟盛传与自己假戏真做的男演员合住一间大床房,可能就是情种了。

不愿就此成为情种的周泽楷当即道歉下楼,打算自己出钱重新开间房。

十分钟后,得到“对不起没空房”答复的周影帝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叶影帝房里,手里拿着前台加送的一次性牙刷和小香皂。

周泽楷不是没有别的酒店可以选择,但是叶修的记忆随时可能恢复正常,他不能离得太远,不然这剧组算是白进了。

“剧本怎么样?”叶修忽然凑上来,探头看了看周泽楷在剧本上做的记号。

周泽楷淡定地把自己刚刚完成的小乌龟简笔画翻过一页:“很特别。”

“我也觉得很特别,就是雷了点,”叶修坦然地说,“多亏你肯来,这部是之前好朋友搞的剧,不幸找到我来演,想找个脸和演技都跟得上的实在太难了,之前没想到,现在真觉得这角色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放眼望去,根本找不出更合适的人。”

收到这样真心实意的夸赞,周泽楷不知是该开心还是继续崩溃,只得维持表面平静,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叶修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会答应进这个组?谁拉你来的?”

“嗯……”周泽楷沉吟片刻,“情怀。”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陡然意识到,叶修的脑回路正常了,也就是说,叶修的记忆恢复到混乱前的状态,已经能够想起自己在他面前变身超人大变活人的场面了。

“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情怀的演员,”叶修说,“你有手机吗?方不方便借我一下,跟我们老板娘打个电话。”

老板娘名叫陈果,就是叶修现在的铁血经纪人。她是叶修工作室的投资人,最大股东,因此被叶修带头戏称为老板娘。

周泽楷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把意外进组的事情跟经纪人解释,汇报是没必要了,魏琛那一条爆料出去,比他自己打电话效果好十倍不止。

从自我安慰的角度来说,虽然这是个网络剧,剧情也确实雷了点,但早晚要播,伸头缩头都逃不过屠龙宝刀,还不如现在把事情做得漂亮点,免得后期再生事端。

不过周泽楷递出手机的同时,首先疑惑的并不是叶修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的文明人为什么没有手机,而是叶修为什么至今对巷子里的见闻只字不提。

抱着一点罕见的侥幸心理,周泽楷想,或许叶修真的当他是在陪那小姑娘对戏,并没有察觉哪里不对。

那样的话,虽然这个剧组是白进了,但是也省了不少麻烦。他既不用求叶修保密自己的身份,也不用曲线救国,把叶修培养到头顶红心然后让他忘了自己。

况且后者本来就是下下策,且不提叶修到底是直是弯,这算不算玩弄感情。单说影视圈一共就那么大,当红的顶尖演员们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真的忘干净了的话,后续麻烦只会像雪球下山,滚得越来越多。

比起这些,拍个雷剧演个女穿男的角色都是小事,下半年还有两部贺岁档的电影撑腰,不至于一举扭转他正经演员的好形象。

再者说,这组里不还有老前辈叶修在么。

就在周泽楷打算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感到浑身一凉,身上的浴袍以违背物质守恒的方式当场失踪,瞬间换成了刚才用过还没来得及洗的黑白紧身衣。

叶修的拇指还没有离开圆形的红色按钮,他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又看了看披风正在无风自飘的周泽楷,潇洒中略带歉意地笑了笑:“你看我这事办的,没用过这个牌子的手机,还以为是解锁屏幕呢,怎么是解锁换装的,别慌,我这就给你换回去。”

周泽楷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向前一步,还是没能阻止叶修再次按下红色按钮的动作,他用半秒钟的时间迅速考虑自己该先捂哪个部位,并在一秒钟后痛苦地捂住了双眼。

叶修看着石化在自己面前的全裸周泽楷,嘴巴开开合合,半天没能说出话来。在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后,才试探着拍拍他的肩膀,将手机往他手心里塞了塞,关切地说:“那个……要不你先心平气和地把该穿的穿回去,反正我这电话也不着急,你慢慢穿。”

周泽楷接过手机,转身用后脑勺对着叶修,低头按下蓝色方形按钮,他把重新挂在身上的浴袍整理好,又将手机调到绝对安全的通话界面,这才深吸一口气,再次将手机递了出去。

“原来单击一键换装双击一键脱光,这设计有点不科学啊,还好你是当着我的面按错的,”叶修说着,感到对面递手机的手忽然捏紧了不少,忙补充道,“不不,我是说你们要是平时在外面的时候不小心按错了怎么办?”

周泽楷拾起剧本扇了扇风:“一般……在没人的地方按。”

“哦,也对,”叶修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好像确实没见过超人当着人面换衣服的。”

说完,他便云淡风轻地在手机上按下一串数字,夹着烟往阳台去了。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恍惚了一阵。

看样子,叶修似乎确实记得他变成蜂花侠的过程,但这位前辈的反应实在出乎意料,不震惊也不追问,只是顺着眼下的场面稍稍好奇几句,就仿佛他偶然撞破的只是周泽楷喝红酒时要加酱油和醋——虽然不是正常人能办出来的事,但是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照这个意思,他现在严肃地请叶修替他保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求人办事是个学问,周泽楷虽然是从草根公司一路打拼出来,但也着实没有什么求人的经验。从叶修的性格考虑到事情的性质,从叶修的反应考虑到回旋的余地,每种可能性都意味着完全不同的说辞,而这偏偏是周影帝最不擅长的,如果不是不能从正常人中搬救兵,他真想去KTV给自己那能说会道的经纪人点一首《雾里看花》。

借我借我一张慧嘴吧,让我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房间里,电暖气依然在兢兢业业地制造热量,靠着运作时的嘶嘶声争取些许可怜的存在感。叶修这个电话似乎打得太久了点,房间里没有其他钟表,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

拍了一天的戏,又折腾到这么晚,周泽楷着实有些乏了。等人等得心神不宁,打好的腹稿混作一团,变成许多形形色色的病句。他用手背支着脸颊,昏昏欲睡。

不过他很快就彻底清醒了。

一片阴影悄无声息地落下来,遮住灯光,秒出个模糊的人形轮廓。周泽楷抬起头,见叶修正站在自己面前,笑容玩味中带了些温吞的暧昧气,晃动手机的腕部支起几寸暖色的灯光,说不出的柔软轻盈。

在周泽楷略显讶异的注视下,叶修反手将手机丢在桌上,撩开浴袍下摆。他在浴袍下什么也没有穿,整条白花花的腿就这样突兀地撞进周泽楷的视线。

叶修的腿很白,周泽楷是知道的。

叶修那条修长雪白的腿自然而然地打了个弯,屈膝压在周泽楷两腿间的沙发垫上,紧接着整个人倾身向前,在他的唇间轻轻地啄了一口,眼睑半闭,睫毛细微颤动。

叶修的嘴唇很软,这点,周泽楷也是知道的。

 

(5)


【据说是该合志唯一的黄色段落】


房间里的顶灯熄灭,留了盏洗手间的镜前灯照明。床单很整齐,整个房间都很整齐,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大概是在沙发上等叶修的时候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被打电话回来的叶修搬到床上,然后做了这个和现实无缝衔接的春梦。

梦里很多东西都是无比荒谬的,但是梦中人绝对不会发现异样,反而要配合着继续演。比如叶修早在他住进来之前就洗过澡了,比如他们两个的关系只是普通同事。

不过周泽楷很快确信,他之所以会做这样的梦,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

首先,睡姿骇人的叶影帝正以堪比八爪鱼的姿势缠在自己身上,似乎以为怀里抱着的是个温暖的181cm等身抱枕,毫无自觉地蹭来蹭去,睡梦中还在满足地咂着嘴,不知是在享用何等山珍海味。

其次,就不得不再次提到他们刚刚杀青的那部大片,《红锈》。

 

(6)

《红锈》这部影片从投拍起便话题性十足,剧本改编自一名传奇杀手的生平,主线分为两段,分别是主角少年时期以一人之力扳倒庞大杀手组织的经历,以及主角孤身离开组织后自立门户的斗争历程。

制片人斥巨资将整套班子打造得金光闪闪,一流的剧本配上一流的导演,蝉联三届影帝的叶修领衔主演,众多大牌友情加盟。

其中,周泽楷饰演的黑道势力继承人是主角人生中唯一一段爱情,经历相知相爱反目成仇,动作戏中夹杂着不少“动作戏”——影片中对同性恋情的表现十分露骨,前期宣传海报上两人裸露肩背相对而立的画面无疑提供了更加强烈的性暗示。这在国内大银幕上实属罕见,再次引发热烈的探讨,在宣传期来临前赚到又一波话题。

周泽楷的角色除了缺席少年时期,在主角的感情线和事业线中都有充足的戏份,进组时的噱头是无可争议的第二主角。轮回本不愿让周泽楷作为配角出演,但念着这部影片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资源,加之周泽楷本人明显的出演意向,也就将本子接了下来。

叶修和周泽楷在片中有许多大尺度对手戏,两人先前虽然互相认识,但关系只停留在点头之交,也没有过合作经历。为了影片效果,他们商议决定提前进组做些交流找找感觉,以免拍摄过程中演出不到位,耽误全组进度。

就在提前进组的小半个月里,制片人方面不知出于何种因素忽然变卦,导致影片的设置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叶修和周泽楷组内直接接到通知,电影的主线改为黑道继承人的成长上位史,周泽楷成为第一主角,而叶修作为男二号中途出场,该角色在原剧本中的死亡情节提前,两人在片中的位置彻底调转。

剧组内部虽然是身为执行制片人的王杰希说了算,但有权拍板的仍然是出资的总制片人本人。王杰希协同导演和编剧对此事表示了无奈甚至愤怒,但合同白纸黑字,唯独没有对剧情的约束,有再多道理也没处讲。

前后两个版本的影片剧情部分重合,电影的前期宣传大多集中在叶修和周泽楷的对手戏上,并没有明确谁是第一主角,除了知情的内部人士,根本没人会发现这样的修改,而内部人士签过保密协议,透露实情有百害而无一利。

因此,尽管剧组上下一片哗然,却没有充分的理由撂挑子不干。

毕竟影片流产无路如何也会归为丑闻,由此给整个剧组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严格来说,除了演员外,剧组成员没有受到直接的牵连,非要在这时候出头,也就真的矫情了。

再说,在大多数知情人看来,替叶修出头,不就意味着得罪周泽楷么。

就连周泽楷的经纪人也坐在公司焦头烂额,思前想后,打电话跟周泽楷通气,就算是为了避嫌,公司正式发一份通告,证明更换男主角的操作是制片人的决定,和经纪公司无关,不要让这位前辈对周泽楷和他的团队产生不好的印象。

兵荒马乱之中,最淡定的倒是叶修本人,不仅没有明显的消极情绪,反倒像个没事人似的夹着根烟走来走去,逐个安抚剧组成员,连“抢”了男主位置的周泽楷也不例外。

只不过叶修没特意找周泽楷谈心,只是正常找他对戏,在中场休息时随口提起这事。

他具体说了些什么,周泽楷没完全记清,大体意思就是让他不用有包袱,自己对这个决定没有意见,末了还不忘补充:“要把同一个角色从十四岁演到三十四岁,你也是第一回尝试吧?怎么样,有没有压力?”

周泽楷那时意识到,对叶修这个人来说,演戏本身才是第一位,而演戏的衍生物,不管是正面的负面的,在他眼里都没有什么重量。不管是影帝奖杯还是显而易见的不公正待遇,在叶修那里都统一归为“其他”的分类,你替他去关心担心,反而是多余的。

在这一点上,周泽楷认为叶修和自己是极相似的,只不过轮回上下围着他转,他不想关心就可以完全不用关心,但叶修不一样,叶修所处的环境远没有自己乐观。

他不禁想起经纪人在准备通稿时偶然说起的话:“叶修的经纪人也太不小心了,合约明显就是有漏洞的,干这行这么多年,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如果谁家都能中途这样大改剧本那还了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不过这事我就说说,你也就听听,别人公司内部的事情我们不方便过问,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这点你肯定拎得清。”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在这方面是否通透,虽然不愿多管闲事,但出于对前辈的敬重和欣赏,还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稍加提醒。

在他组织好适合的语言之前,叶修与经纪公司解约的消息猝不及防登上了娱乐版头条。

叶修向来行事低调,并不追求曝光率,上次出现在头条已经记不起是哪年哪月的事情。头版在娱乐圈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叶修一来就玩了个大的——他18岁进入嘉世娱乐集团,工龄与公司同岁,连续拿下三个影帝,即使在之后的四年中被层出不穷的新秀盖去不少光芒,依然是嘉世不折不扣的王牌一哥。

此事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嘉世方面在面对采访时含含糊糊的说辞,无不将矛头指向叶修本人,从契约精神到个人追求,公司对你有情,你不领情,公司也没办法。

一个星期之内,事件持续发酵,刚刚离开嘉世的叶修接受神秘投资人的资助,以个人名义组建工作室,挂牌兴欣娱乐。正当各界都以为叶修是找好金主蓄意跳槽时,又有媒体曝出兴欣娱乐的注册资金只有100万,投资人开网吧起家,是叶修的一名普通粉丝。

那段日子,叶修的名字始终飘在各大网站娱乐版的头条,一系列探讨以《红锈》剧组代表王杰希的一句“演职人员不会发生任何变动”为分界,迅速攀升到新的层面。

与此同时,电影也依照原计划正式开拍。

比起各种打戏枪战和尔虞我诈,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无疑是周泽楷和叶修的几场激情戏,保险起见,导演特意在第一次拍摄前与两人单独沟通了几次。

虽然激情戏在电影中不会占据太长的篇幅,但是由于过程中必须体现的充足信息量,时长也不能过度压缩。画面中显然要隐藏关键部位,但也不能衣冠楚楚地拍,露是要露的,至于卖肉还是普通的性感,这个要导演和后期来把握。

导演问他俩:“其实拍出来就是要那个感觉,平时看没看过片?”

周泽楷摇摇头。他倒没有刻意装清高,只是从小家教严格,他既没有资源丰富的朋友也没有足够强烈的好奇,真枪实弹的小电影着实没有看过。

叶修跟发现新大陆似的,笑着揶揄他:“没想到我们小周这么纯情啊。”

导演抹把汗,“叶老师看起来经验丰富”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叶修呵呵一笑:“正直是好事,有我当年的风范。”

周泽楷好心给导演递了张纸巾过去,回头说:“前辈过奖。”

于是两个直男就这样被强行塞了移动硬盘,跳过封面是大波的AV,直白标题是大鸟的GV,导演语重心长地说:“我阅片多年,这是演技最好的几部了……”

在路过灯光师“导演你这是不是属于传播淫秽物品罪”的置疑声中,整个剧组纷纷起立,为这位敬业的老司机点赞。

叶修来剧组时一身轻松,只能到周泽楷的房间蹭电脑研究那几部高演技GV。两个人一边人捧着西瓜一勺勺挖来吃,一边本着专业的态度,从表情讨论到体位,再到叫床的频率和腔调,不久就把套路研究通透,疑似可以提枪上阵搞真基。

于是拍摄当天,两个人一上一下趴在被子里听导演说戏,围观群众之多有如捉奸现场。

叶修脱得浑身就剩条内裤,周泽楷比他强一点,只脱光上衣,裤子勉强保住了,只需要敞开前门意思意思。

灯光师在另一头喊:“叶老师,腿放到被子里去,反光太厉害整个画面都过曝了!”

摄像师凑近看了看:“这是拿蜡纸拔过了吗,怎么这么光?”

叶修挥挥腿撵走他:“干正事去,没见过不长腿毛的男人吗?”

导演又开始擦汗了,他布置所有人各就各位,对叶修说:“这个时候要给脸部特写的,你的眼神要表现得又幸福又悲痛,对眼前人又爱又怜惜,想靠近又想远离,想依赖又想保护,你感到无比痛苦,但他就是你唯一的光。”

周泽楷正在想象这一连串形容词如何用同一个眼神体现出来,就看到叶修轻描淡写地说:“行,知道了。”

导演转而说:“泽楷这边,你表现出爱,深爱,同时又心疼,还要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串形容没什么难度,几种情感并存,彼此之间并不矛盾。举个简单的例子,最喜欢吃的东西,特别喜欢吃,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人偷走掰掉了一块,但是后来找回来了,并且发现还能吃——爱,深爱,心疼,失而复得的喜悦。

周泽楷稍稍思索了一下,也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从效果来看亲最好是真的亲,不过你们接受不了的话借位也可以,”导演说,“两位什么意见,咱们以演员个人意愿为准吧?”

“我无所谓,小周亲得下来就真亲,亲不下来你们就选个别的机位,这种镜头也没什么标杆,看临场发挥把,”叶修说着,转而问道,“小周觉得呢?”

周泽楷本身没有刻意拒绝激情戏或吻戏的习惯,到这里也不说二话,迅速附议。

叶修说完便自顾自闭上眼睛,大抵是在酝酿情绪,等导演示意开始,才重新睁眼,用酝酿已久的视线瞄准周泽楷的脸。

虽然那个眼神没有办法形容,但周泽楷确实在一瞬间读出了幸福又悲痛,又爱又怜惜,想靠近又想远离,想依赖又想保护,他感到无比痛苦,但自己就是他唯一的光。

迎着这样的目光,周泽楷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实实在在地亲到了叶修的嘴唇,两篇薄唇干燥柔软,为了拍摄效果稍稍蹭起点皮,散出化妆品甜腻的粉脂气。

这一吻并不缠绵,两个人都没有张嘴,纯情得要命。好在剧中的角色也都是初哥,太过娴熟反而不对味。周泽楷慢悠悠地亲,叶修就配合地回应,手掌覆在脊背上安抚,乍看上去,仿佛真的是一对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小情人互通心意的场面。

导演喊了“卡”的同时,周泽楷停下动作,从叶修身上爬起来。躺在被窝里的叶修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迅速眨眨眼,感情丰富的复杂神情消失了,会说话的眼睛里只剩下句“有点累不知道导演今天什么时候放饭几荤几素”。

周泽楷的眼神收得慢了点,他方才被叶修带得无比入戏,缓过神来的时候,导演已经开始组织后续拍摄。叶修跟陈果使了个颜色,陈果迅速比划OK的手势,离开了拍摄现场。

接下来的镜头相对简单,只要周泽楷浮夸地慢动作动动动,叶修意思意思喊两嗓子。不得不说,他哼得那几声确实深得GV演技真传,在场的老爷们儿不禁纷纷把目光投向移动硬盘的主人,而导演稳稳坐在折叠椅上,深藏功与名。

陈果拎着两个小塑料袋跑回片场的时候,这阶段拍摄已经结束了,叶修光溜溜的趴在被子里冲她说:“老板娘,我的裤子呢?”

陈果“哎呀”一声,拍拍脑门,到门口一堆外套里翻叶修的裤子去了。

周泽楷也还在床边半躺着等助理来送衬衫,感到叶修在被子里格外不老实地扭来扭去,忍不住低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好巧不巧撞上了叶修抬头的瞬间,视线相触,像是偷瞄被抓包。叶修拍摄过后情绪依然高涨,见状顺嘴调侃道:“看什么,没亲够还想亲呢?”

说完,他还真的闭上眼睛,指指嘟起的嘴:“来呀。”

周泽楷看了他两秒,俯身下去作势要亲,叶修一看这还了得,立即抬手制止。周泽楷这一下本来是也只是玩闹性质的,预定好快要亲到的时候自动叫停,中间突然加上个手掌的厚度,顿时刹不住车,结结实实地在叶修手心里亲了一口。

叶修把自己的手心翻回去看了看,冲周泽楷摇摇头:“节操呢,小周同志,你的节操呢?”

陈果适时地扔了条牛仔裤过来,叶修抓起裤子套在腿上,哧溜一下滑下床垫,跑没了影。

一分钟后,正在系扣子的周泽楷听到叶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刚才那个意思是我想来包中华,你给我买鸡腿干什么?”

陈果不甘示弱:“中华什么中华,你把鸡腿啃光叼着骨头嘬嘬,抽烟没门儿!”

众目睽睽之下,叶修慢悠悠地走回片场,走回床边,将一个泛着油光的塑料袋塞进不食人间烟火的周泽楷手里:“年轻人,演得不错,来,给你加根鸡腿,不用太感动……”

这天,周泽楷记下了两件事。第一,叶修的腿很白,第二,叶修的嘴唇很软。


评论(24)

热度(480)

  1. 墨喵大蘑菇的小白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