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狭路相逢 (Part 3)

※过往文章目录归档:戳这里~

※前文:Part 1  Part 2


(7)

次日清晨,精神饱满的叶修率先跨进了《重生之推到男神》剧组的摄影棚,在他的身后,跟着黑眼圈挂到胸口的周泽楷,和周泽楷快要哭出来的小助理。

“周哥,周哥,怎么办啊……哎哟,”小助理险些被地上杂乱的电线绊倒,踉跄两步又接着跟上去,“他们这也太快了,江哥那边都来不及反应……”

“你先别急,有得是办法,”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小周,你先去化妆弄头发吧。”

周泽楷应了声,转身跟着化妆师往化妆间走,路上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看到热门搜索榜顶端赫然写着一排大字:周泽楷叶修公开恋情。

发布这条消息的是一名蓝V认证的签约自媒体,直接上9图,文字内容更是言之凿凿。

“#周泽楷叶修公开恋情#周泽楷和叶修被传因在《红锈》中拍摄大尺度激情戏而假戏真做,影片拍摄期间曾多次同房独处。昨日经@圈内人魏哥爆料,周泽楷现已加入网络剧《重生之推倒男神》剧组,将在该剧中再次与叶修出演恋人。周泽楷于昨日晚间进组,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酒店内部照片,可以确定周泽楷入住的正是叶修的房间。双方经纪公司均对此表示无可奉告,相信两位影帝近期会给粉丝一个合理的交代。@叶修 @周泽楷”

九张图分工明确,有激情戏的现场照,魏琛昨晚发出的爆料微博截图,周叶两人在片场互动的偷拍图,和周泽楷住进叶修房间的详细过程。

微博发送的时间很讨巧,顿时引起了大范围讨论,在几小时内迅速挤上热搜榜首。

理智派路人:人家谈恋爱和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出来曝光吗,还有这样在酒店偷拍真的没人管管吗,违法乱纪啊。

见多识广派路人:网剧不要脸,蹭着大片艹热度,为了炒作不择手段。

网剧原著粉不乐意了:谁需要蹭你大片热度,我们大大就是网文界的大神,我们就是我家大大的自带水军,不服来战!

叶修的粉丝A:#叶神王者归来#已右键,这腿我能玩一年,期待我叶新作品。

叶修的粉丝B:#0529叶神生日倒计时#随手举报,不要给垃圾博主涨热度,话题刷起来#叶神王者归来##0529叶神生日倒计时#

叶修的黑粉:#叶修吃里扒外滚出娱乐圈#你叶不是影帝吗,没资源了吧,跑来接这种烂片,还要跟男人炒绯闻,和苏沐橙炒不下去了吗?辣鸡!

周泽楷的粉丝A:#周泽楷美颜盛世#楷楷!你演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周泽楷的粉丝B:#周泽楷出演红锈#拒绝捆绑!拒绝某家倒贴!CP党请要脸!

周泽楷的黑粉:#周泽楷靠脸上位滚出娱乐圈#周粉别吹你楷帝两袖清风了,网剧圈钱活该两年过气三年糊透赶紧滚滚滚。

周泽楷看着没什么感受,他混到这个位置也算是见过风浪的,这样编料也要爆的更是见怪不怪。但江波涛那边反复重申,你只要有充分的理由,公司支持你拍任何剧,但是粉丝还是要哄哄的,快点启动PLAN C,你是演技派,这个肯定难不住你。

等头发定型的这会儿功夫,周泽楷拿出手机打开小咖秀,拍了段搞笑视频上传微博。

片场的无线网信号不太好,周泽楷看着步履艰难地进度条出神,忽然被一声轻咳抓回注意力,回头发现叶修不知何时溜进化妆间,坐在他旁边的椅子恭候多时了。

“刚才开了个会,我来跟你传达一下精神,”叶修翘着二郎腿,语调随意得像是在商量午饭菜式,“你经纪人跟我老板的意见都是放置不理,反正等到电影发布会上肯定有人提问,到时候随便澄清一下就可以了,单独发通稿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觉得呢?”

周泽楷知道叶修这种散仙是不会特意纠结绯闻的,说这一堆也确实是特意跟自己“传达精神”,没等他答话,就听叶修接着说:“哦当然你想澄清也好说,剧组都是朋友,直接证明一下房间的事是剧组安排就行,后面再怎么说也没谱,反正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东西。”

周泽楷摇摇头:“不用。”

“那行,准备好了就出来吧,试镜什么的都省了,我挑的人他们放心,”叶修起身拍拍他的肩膀,“沐橙昨晚把她的部分拍完了,今天主要拍你。”

 

(8)

周泽楷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一部快餐网络剧中反复翻船。

这天拍摄的第一个镜头是主角刚刚重生时的场面。生前性别女的主角从自己家的床上醒来,站起身感到视角的高度莫名和先前有所不同,头晕目眩中忽然看到洗手间里站着一名闻所未闻的标致型男,再定睛一看,发现是镜子里的自己。

然后她觉得这副身子实在是帅得太令人发指了,忍不住站在镜子前好好地震惊了一会儿。

剧情看起来相当简单,但是周泽楷没有台词,没有旁白,只有BGM。

片场内不准吸烟。叶修骑马似的跨坐在木椅上,嘴里叼了根吸管,戳着杯底的柠檬片吸住挑起来,挑到半空没吸住落回水里的同时,周泽楷又一次被残忍地NG了。

叶修总算看不下去,摇着椅背晃了晃,撞到地面“笃笃”两声:“老方,你对我们小周温柔点啊,我觉得刚才那回还可以,不然还让他演玛丽莲·梦露吗?”

“看称呼就能听出亲疏,我俩同岁你叫他小叫我老,不想说你什么,”方锐嘴角向下摇摇头,重新转回周泽楷那边,“虽然说角色比较豪放不需要你装娘炮,但女汉子和真汉子还是有区别的,你要用女人欣赏男人的方式欣赏自己,要有那种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4D环绕立体观察过男人裸体的新鲜感,真诚地赞叹这个身体的身材好,脸帅,再来一次。”

那边周泽楷酝酿上了,陈果犹犹豫豫地拖着小板凳挪到叶修身边,小声说:“这样没问题吗?都拍这么多回了还不给过,小周会不会一生气走人了啊?”

“想什么呢,我看老方就是因为那是小周才要求严的,他肯定能达到效果,”叶修这么说着,视线还停在周泽楷身上,换用手指操控吸管挑柠檬片,“他没演过这种搞怪的角色,万事开头难嘛,剧本到后面角色彻底习惯当男人就顺风顺水了。”

“真的假的……”陈果将信将疑,“不管了,反正人是你弄来的,你得负责到底。”

“好好好,我负责,”叶修随手把纸杯递给陈果,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服,“老方,这几个镜头放后面一点,让他找找感觉,先拍我进门那段吧。”

“也行,那个谁,小周,”方锐故意强调了小字,“你看呢?”

周泽楷从冥想中回过神来,微微点了下头:“都好。”

“我是你男神,你用你女粉丝看你的眼神看着我,非常自然地挡一下胸就可以了,”叶修说,“你入戏体会一下,不难的。”

周泽楷看上去似懂非懂,还是对他比划了个OK的手势,退回镜子前做好准备。

开拍五秒钟后,方锐绝望地NG了他们俩。

导演大大用纸筒奋力敲敲桌子,闷声道:“老叶,他还没脸红呢,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不行,他老冲我放电。”叶修朝周泽楷一指,像极了小学生向老师打小报告。

“你们要调情关起门来调,还要不要拍戏了,”方锐咬牙切齿地说,“注意尺度!”

周泽楷十分无辜,百口莫辩,看看叶修又看看方锐,最后回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是完美再现女粉丝的表情,怎么到叶修那里就成了放电呢。

他还是决定辩解一下,沉吟片刻,说:“没放电。”

“那你就是天生电眼咯,”叶修说,“是不是还有电动马达臀?”

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噗”了出来,又不好意思笑得太明显,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

周泽楷也笑了,单看表情不知是被逗乐还是惹毛。在剧务的强势围观下,他极有风度地轻咳两声化解笑意,抬腿朝叶修的方向走过去。

陈果以为要发生斗殴,立即跳起来打算护驾,没想到周泽楷只是低头在叶修耳边说了句什么,便留下一个略懵的叶修站在门前,自己优哉游哉地退回原处,示意方锐可以继续。

“他说什么?”陈果拍拍方才离两人最近的摄像师,未果,又找方锐追问,也没听清。她正在抓心挠肝,忽然看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录音师摘掉耳机,面如死灰地靠上了椅背。

陈果赶紧溜过去打听:“小罗是不是听见了?刚才周泽楷说什么?”

罗辑气若游丝地说:“打……桩……机……要……试……试……吗……”

“好了小罗,你不用说下去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陈果严肃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出去你会几千万小姑娘被追杀的,知道吗,你还年轻,要爱惜生命。”

好在经这一闹腾,周泽楷的状态似乎好了不少,确切来说是作为正经演员的包袱少了几斤,接下来的几条片子都是一遍过。陈果坐在场下万分欣慰,打开手机点起午餐外卖。

剧组成员都是兴欣娱乐旗下的年轻人,陈果作为老板,把大家的口味摸得很清,最后卡在周泽楷身上。她在场内环视一周,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轮回特派小助理。

陈果举着手机轻手轻脚地小跑过去,打算跟他打听一下轮回代表团的点餐偏好,走近才发现这年轻人正面对墙壁蹲着,肩膀抖个不停。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陈果用指尖戳戳他的后背,怕吓到他,力道捏得很轻。

“陈姐!”小助理像是看到救星,转过身一把抓住她的衣袖,“出大事了!”

 

(9)

突发状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问题主要集中在周泽楷清晨的那段视频上。

视频中的周泽楷一切正常,正在跟着搞笑背景音比口型,在他身后,化妆间的门打开了,叶修走进来,发现他在声情并茂录视频,立即退出去,几秒种后,叶修又探头进来,发现他还在录视频,果断缩头,又过了不到半分钟,叶修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用惊愕的神情看着还沉浸在自拍里的周泽楷,再次迅速撤出门去。

只是一上午的功夫,视频的鬼畜版在WuluWulu的点击量已经突破百万,配着甩葱歌的BGM,叶修三次进门被剪辑成进进进出出出进进出出出出出,弹幕一边承包老公周泽楷的脸一边为叶修计数,直到计数君人工阵亡。

大势所趋,一天之内整个WuluWulu鬼畜版的热门区已经被这段视频的剪辑屠版,从《十送红军》到《Gentleman》,从《江南style》到《你是风儿我是沙》,瞬间炒热了“周叶”的标签,叶修和周泽楷的微博被观光团占领,双双疯狂涨粉。

“朋友爱人两心脆弱时最难分,关上房门才知道心不忍,一个转身脚步挣扎万分,你用眼神送我一程,送不回往事前尘——”

叶修大笑着关掉视频,把手机推回周泽楷面前,腾出桌面给老板放装烤串的铁盘。他自己先捡了串烤面包,又抓起一把羊肉串,将签子转向周泽楷手边:“这家很好吃的,我第一次拍戏的时候他们领我来,口味真的不错,之后我每次拍戏必须来吃几回,你也尝个。”

周泽楷迎上叶修殷切的目光,很给面子地拿起一串,咬下块肉嚼了嚼:“嗯,好吃。”

“是吧,”叶修得意地说着,把一杯白水搁在周泽楷手边,“好吃也吃慢点,小心烫着了,来,喝口凉的垫垫。”

因为视频事件,两个人被经纪人们禁足整整一下午,手机卡惨遭没收。本来手机也是要没收的,但没等周泽楷拒绝,叶修便已经出面替他据理力争,终于夺回手机后还不忘邀功:“幸亏有有经验的前辈吧,不然你这一下午就得当换装小魔仙了。”

这句话提醒了周泽楷,他险些忘记自己进组的原因和目的。

整整半天的时间里,外面有人忙着危机公关,有人忙着炒热度,唯独事件的主人公百无聊赖地蹲在宾馆床上看剧本,还要门窗紧闭防偷拍。到了晚上十点多,叶修怜爱地拍拍周泽楷饿到干瘪的肚子,神秘兮兮地问:“你会不会穿墙?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周泽楷当然不会穿墙,但对障眼法略知一二,他轻而易举地将自己和叶修一起偷渡出酒店,并在叶修的带领下潜行许久,来到了现在这家深夜大排档。

叶修显然是这家的熟客,被老板亲自安排到僻静的单间,两个人终于蹭到WIFI,第一件事就是打开WuluWulu,欣赏飘满首页的鬼畜视频。

这一看不要紧,经过12小时地发酵,视频种类已经突破鬼畜区,二次占领了娱乐版,叶修和周泽楷的众多过往作品纷纷被粉丝们挖坟,拼接混剪,重新组成各类跌宕起伏的剧情,囊括了家仇国恨、商场风云、风花雪月、狗血虐心、玩命撒糖等众多元素,部分脑洞之大,竟一时分不出是粉是黑。

周泽楷出门洗手时顺路点了扎啤酒,又帮叶修也点了一扎。他一手一个巨型塑料杯回到包间的时候,叶修正边啃羊肉边开着一段虐心情歌看得欢乐,还不忘招呼他一起坐下来研究。

跟周泽楷讨论问题,不能指望他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叶修很清楚状况,自己挑起了说话的重任,跟着视频进度从头说到尾。

“这段剪的应该是《荒火》开头那段打戏吧,虽然你《一枪穿云》拿奖最多,但是我还真挺喜欢《荒火》和《碎霜》,两个都是去电影院看的首映,你那会儿还不大呢,有17?”

“18。”周泽楷说。

“哦对,那就是刚上大学,”叶修继续看向手机屏,“哎,这个他们是怎么弄到高清片源的,我自己都没有。”

“《却邪》,”周泽楷说,“有蓝光版。”

“是吗?”叶修一脸的不知情,“回头得找他们要一份。”

“我有两张,送你。”周泽楷慷慨地祭出存货。

“我自己的电影,竟然还要找别人要碟片,”叶修不禁叹息,“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忙完了直接给我寄公司吧,地址在我们老板娘的名片上。”

周泽楷:“……”

周泽楷倒了一小杯啤酒出来,打算让叶修在少说两句的同时润润喉咙。

叶修接过杯子的时候注意力还在视频上,想也没想就灌了一口,他尝出味道才意识到喝错了东西,举着一对圆鼓鼓的腮帮抬起头,拿眼神将周泽楷谴责一番,才在吐和咽之间艰难地选择了咽。

等这口酒的辣劲儿下去了,叶修放下茶杯严肃地说:“前辈不能喝酒的,一杯倒。”

“多大杯?”周泽楷问。

“抖机灵之前看准对象,”叶修说,“一杯就是一杯,你管它多大杯呢,问这么清楚干什么?要不你一勺一勺喂过来,看看几毫升能倒下去?”

周泽楷听到这里,确信叶修没有夸张,他不仅是一杯倒,还是一口醉。

叶修这一醉,直到烤串上齐都没有好转的迹象,周泽楷不得不一边听他说话找机会插入“嗯”、“这样”、“原来如此”,一边把快要放凉的烤串送到大神嘴边伺候着吃。回头发现自己也还饿着呢,赶紧找机会吃上几口,忙得不可开交。

周泽楷这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吃饭,叶修那边又说上了:“那次我走在街上,被人认出来了,指着我说这是个演员,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演几部片子,都没人知道我,就知道是个演电影的,堵住再说,结果这时候突然有个小姑娘冲到我面前,你猜她说什么?”

“什么?”周泽楷配合地问。

“她说,韩老师,我特别喜欢你的《大漠孤烟》,我外婆也特别喜欢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周泽楷忍了又忍没笑出声:“后来呢?”

“我签了啊,就给她签的韩文清,还画了个和平鸽的简笔画,”叶修说,“她回去还在微博上圈老韩告白,说老韩特别亲切友善,老韩一生推。”

周泽楷笑着给他塞了串土豆片。

“老韩都震惊了,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签过这么个名,”叶修咽下土豆,“我签名是可以以假乱真的,不信你看。”

他从口袋里变出一支签字笔,在餐巾纸上潇洒地划了几笔,转过去朝向周泽楷。

餐巾纸上是周泽楷的签名,轮回特别请人设计的,具有包括但不限于公司文化的多重象征意义。叶修有模有样地比划出来,乍看上去果真与周泽楷本人的字迹极其相似,正主特意要来签字笔在旁边签了个正版做对比,还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练过?”周泽楷问。

“看多了就记住了,不用特意练,”叶修说,“你别看这样写出来挺像的,单独拿出任何一个字都不是这么回事,周离开了泽楷那就不是周了,你看。”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叶修抽回餐巾纸,又写了个单独的周字。

周泽楷偏过头看了看,和签名里的周字确实不在同一体系。他也学着样子,稍稍回想叶修签名的大致轮廓,在餐巾纸的另一角试着写了两遍,都不太像。

“这也不是谁都能学来的,不然怎么叫绝活呢,”叶修安慰他,“我想着等我哪天退休了,就去淘宝开个店卖你们的签名海报,想要谁就签谁,当天下单当天发货,一个月卖上一万来张,养老金都不愁了。”

周泽楷决定不和一个醉汉计较出息和情怀。他看叶修实在醉到迷迷瞪瞪的,眼看快要原地开始做梦了,连忙叫来服务员结账,扔下两张红票子,半扶半抱地把人架起来往门外挪。


评论(21)

热度(476)

  1. 墨喵大蘑菇的小白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