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狭路相逢 (Part 4)

※过往文章目录归档:戳这里~

※前文:Part 1  Part 2 Part 3


(10)

视频放太久了,电量跑得飞快,等两个人在老板的热情掩护下走后门离开饭馆的时候,周泽楷的手机电池眼看就要见底,高调提示他开启省电模式。

蜂花侠的很多实用技能还需要靠这支特制手机发动,为了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周泽楷没有立即用来时的障眼法,而是选了条相对僻静的小路,扶着醉醺醺的叶修迂回到酒店后方,打算先用正常人类的方式掩人耳目,把超能力留到有监控拍摄的地方。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思路有些问题。

僻静是一个相对客观的概念,当他认为某地足够僻静时,抱有同样想法的人肯定也相当之多。月黑风高,四下无人,正适合做一些坏坏的和羞羞的事。虽然他和叶修既没有坏坏也没有羞羞,但是接连撞破五对羞羞的情侣后,周影帝感到自己的决定十分坏坏。

他心累身也累地停下脚步,把摇摇晃晃的叶修放在墙角立住,自己原地做了几个蹲起,顺带活动手腕,决心一鼓作气将人扛进屋,然后给手机充满电。

一墙之隔,还能听到之前经过的某对小情人亲得吧啾作响,单从声音就能脑补出一个完整的法式湿吻,衣服也跟着悉悉索索的,眼看就要办正事,此地不宜久留。

周泽楷自己解决了一又十分之九杯扎啤,刚才出门时没有什么感觉,这会儿才感受到后劲,似乎是上头了。

最为具体的表现不是呼之欲出的尿意,而是当叶修醉醺醺地歪倒他身上的时候,他耳根猛然一热,脑中不由自主出现了自己和叶修亲出隔壁那动静的场景。

周泽楷屏气凝神,很快静下心来,扛起叶修加速远离是非之地。

时间走到后半夜,酒店大厅只有一人值班。周泽楷轻而易举地混过监控,把叶修扶进电梯。这一路无比顺畅,摄像机拍不到他们,只要挑走廊里没人的时候开门进屋就算大功告成,没有人会发现他们跑出去撸过串,他们永远是一起闭门思过的好伙伴。

好巧不巧,走廊里有人,而且就堵在他和叶修住的房间门前,还在不断看表确认时间,看样子已经恭候多时,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

房门凭空打开再关闭,普通人眼里应该属于闹鬼。为了不给这个房间招致更多神乎其神的新闻,周泽楷关闭了隐蔽技能,按键换掉紧身衣,扶着叶修朝房间走去。

堵门这人在影视圈也小有名气,虽然没有太多接触,周泽楷总归是认识的。

刘皓和周泽楷同一年出道,论实力和名气,在叶修的前经纪公司嘉世排行第二,公司早年常以师兄弟为噱头对两人捆绑宣传,嘉世出品的影视作品,叶修演男一,他就是那个固定的男二。而今叶修与嘉世解约,公司力捧的新人出道刚满半年还没能独当一面,刘皓就顺理成章地做上了嘉世一哥,他极善钻营,自身水平也算过硬,很快拿到不少不错的资源。

周泽楷虽然认得这张脸,但这个人具体做过什么事情,他是没有印象的。所有了解到的内容都是经纪人随口灌输,知道就好,不至于见面太没有礼貌。

倒是刘皓见他俩走近,眼前顿时一亮,殷切的笑着向前迎了两步,说道:“听说叶哥在这儿拍戏,我正好也住这边,正好过来看看他。”

叶修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嗯嗯嗯?”地反应了半天,才发现眼前多出个多重影分身的人,他用3秒钟的时间找回一丝清明,似乎是在考虑面前的人究竟是谁,随后说道:“是你啊,听说《却邪II》最近开拍了,也在竖店?”

“是啊,是啊,”刘皓说,“这可是叶哥的成名作,到时候首映一定来捧捧场啊。”

“到时候看看吧,”叶修不知是醉是醒,绕开了准确答复,继而问道,“你和孙翔合作怎么样?这孩子演技是可以的,之前不该接那两个偶像剧的,太消磨斗志。”

刘皓脸上还是堆着笑的,但在旁观的周泽楷眼里,这笑容绝对不怀好意。

果然,他的下一句话就在钉板上印证了周泽楷的看法。

刘皓说:“是啊,偶像剧这些东西,拍了都是给小姑娘看的,看完就过去了,没什么意思。不过我看叶哥离开嘉世之后过得也不容易,如果没有好的资源,也可以跟公司联系联系嘛,跟着拍这种网剧,对前影帝可真是太掉价了。”

没等叶修接话,他继续说道,“外面都说你最近还要靠和人炒绯闻才能有话题度,我真是看不下去,叶哥你不是最烦这些事情了吗?怎么也不出来表个态,澄清澄清。三人成虎啊,事情放久了就说不明白了,这种话题度都是虚的,粉丝回过头来又要反水。”

他话说得够客气,听上去似乎还很有道理,但着实字字珠玑,每个标点符号都带刺。叶修也不知听进去几个字,始终不置可否,神色也淡定如初。

周泽楷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在场,刘皓的说辞又会是另一番光景。毕竟,现在圈子里哪个人不想和周泽楷搞好关系,就算攀不上亲故,也要混个表面和平。

想到这里,周泽楷拿定主意,说道:“他不舒服,还要拍戏,改天聊吧。”

刘皓呵呵地笑着:“周哥你有所不知,我们叶哥平时滴酒不沾的,你们现在走得近,有些事情还是提前了解一下比较好,不然就像我这种小笨猪,哼哼哼。”

刘皓说到这里,利落地摆了个造型,随即娇娆的扭着腰,迈开猫步走向电梯,拐过走廊时还不忘回头向周泽楷抛了个飞吻,笑盈盈地绝尘而去。

周泽楷觉得这个新开发的技能很不好,尽管可以免换装使用,他以后也再不要用了。

周泽楷方才是下意识使出超能力的,具体原因无从考证,大抵就是不想听刘皓口头把叶修当沙袋打。尽管沙袋一脸不痛不痒,他作为沙袋的绯闻对象,也有必要替沙袋做点什么。

用粉丝的话说就是“心疼我沙袋,抱走”。

看刘皓的架势,叶修在《红锈》中的换角应当和嘉世脱不了干系,解约大概也另有隐情,只不过他作为一个外人也不方便过问罢了。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伺候这位被自己一口酒放倒的大爷躺平,权当将功补过。

叶修虽然醉得像滩软泥,但还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感到有人帮他脱掉衣裤的时候,还懂得稍微抬抬身子配合一下。

尽管如此,等叶大爷终于舒舒服服地睡下,周泽楷也已经是满身大汗。

周影帝十八岁入行,三年登顶,身边无数助理鞍前马后,哪轮到过做这些照顾人的事情。他正坐在床边翻找行李箱里的换洗衣物,忽然隐约听到叶修含混地说:“小周,其实没必要的。”

周泽楷回过头,见叶修双目紧闭睡得正香,根本不像刚刚说过话,也不像要开始什么话题。

他疑心是自己累出了幻觉,草草去浴室冲了个澡,擦身时回忆起过往种种,顿感身心俱疲。

身体的疲惫总是暂时的,吃吃喝喝睡上一觉就能药到病除,至于心累,就绝没有那么简单了。

周泽楷回到房间,看着睡梦中凶相毕露,半个身子甩在被窝外的叶修,再想想前一夜那个荒谬的梦,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很边缘,很危险。

他重新将叶修塞回被窝,掖好被角,确认他不能再轻易地蹬被子,才在床边坐下,拿起挂在床头充电的手机。

天线宝宝侠发来条例行关心:“怎么样了?”

周泽楷想了想,回过去:“还在努力。”

天线宝宝侠:“我们开发了新的APP,这个月有下载指标,你快去贡献一个。”

周泽楷:“做什么用的?”

天线宝宝侠:“好感度检测仪,跟污染度检测仪一个原理,剁手巫女带头的项目,能数字化好感度,看你对别人和别人看你都行,哎正好,你拿去照一照目标,好对症下药啊。”

周泽楷退出对话界面,打开报恩者联盟图标的应用商店,输入文字搜索好感度检测仪。

进组拍戏虽然是个意外,但出发点确实是为了解决身份被撞破的窘境的。解除窘境意味着让叶修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身份意味着彻底忘记整个人,忘记整个人意味着即便重新认识,对方也不会再喜欢上自己。

手机提示下载完成,周泽楷慢腾腾地运行应用,进入检测界面。

如果对方对自己有意思,不到万不得已就随意抹杀,他有能力,却似乎没有权力。

那如果一点意思都没有呢?

扫码框要求分别扫描甲方和乙方的头部,检测结果为甲方对乙方的好感度数值,反向检测则要重新录入,辅助功能是星座和星盘分析,还能跳转到趣味心理测试网站。

周泽楷看着超自然软件复杂的说明,忽然觉得数字化是个很没意思的东西,凭直觉尚能自欺欺人一把,万事都有回转的余地。但如果一方PM2.5超标另一方蔚蓝的晴空万里无云,结果必定相当尴尬,而这个板上钉钉的数字结果,不管箭头指向是他对叶修还是叶修对他,他都从理智上拒绝知情。

周泽楷的手指悬在确认按键上,最终也没有转身去扫描叶修的乱糟糟的头顶。

他果断地卸载APP,把快要滚下床的叶修塞好,打电话叫前台补了床被铺,自己裹成蚕蛹蜷在沙发上,倒头便睡。

 

(11)

第二天一早,叶修神清气爽地端着柠檬水在片场走来走去,顺便对腰酸背痛的周泽楷表达了来自前辈的人道主义关怀:“小周你看看你,不要仗着年轻就不爱惜身体,沙发太软了,对腰和脊椎都不好。”

周泽楷苦不堪言,依然报生活以微笑。

好在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被拿下,网剧接下来的拍摄相对轻松不少。兴欣剧组都是自己人,没有很多条条框框的细节约束,想休就休想拍就拍,全看演员状态。

周泽楷从来没拍过这么轻松的剧,舒服归舒服,但正所谓由奢入俭难,他想着自己出了这个剧组一定要好好苦行一段日子,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再也找不回严格自律的状态。

他睡了一觉,很多事情就通透了不少,一切只需要顺其自然,不管哪方面都不再刻意强求,压抑掉的放飞,已经放飞的接着飞,等到这部戏拍完散伙那天视情况而定。

几天后他们难得拍了场外景,重生的主角护送男神出门办事,男神让他在花店前停车,自己下车买了一束红玫瑰。主角坐在车里,眼睁睁看着男神捧着玫瑰朝自己走来,却是要送给别人的,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

方锐在这个镜头结束后果断叫停,遣送大家逛街5分钟,单独把叶修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问:“你对周泽楷做了什么,他没事吧……”

叶修没答话,使了个眼色,忽然朝他的脸伸出手。方锐以为要被崩脑门,下意识地一缩头,只见叶修从他头顶后方接过一瓶拧好瓶盖的矿泉水,毫不含蓄地仰头灌下几口。

周泽楷绕到桌边坐下,不知从哪里又变出一瓶崭新的矿泉水,放在方锐面前。

“影帝请喝水了,我发个微博,”方锐迅速掏出手机,“影帝矿泉水,我有你没有。”

陈果正在不远处扇风,闻言冲他喊道:“别发那俩人同框的照片了!倒影也不行!”

方锐刚“哦”了一声,抬头就看见叶修正拿着块小手绢给周泽楷擦额头,立即麻利地拖着椅子转过身去,在手机上疯狂敲字:“影帝矿泉水,我有你没有。今天太阳真亮,带着墨镜都要瞎。Hello,看我这个新墨镜帅不帅,不要怕,目光依然真诚……”

陈果好歹没有丢掉性别天赋的第六感,见方锐一副被下了降头的样子,心生疑虑,便趁叶修找周泽楷蹭保姆车的空当上前盘问。

方锐喝了口说,面无表情地说:“你还记不得咱们之前在拍的墓园那段,就是今天拍的这个剧情后面的剧情。”

“哪段……”陈果摸摸下巴,“哦,就是主角醋了一路最后发现男神其实是给他上辈子的墓碑前放玫瑰花那里,我觉得他俩演的没什么问题啊?”

“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方锐说,“我火眼金睛,演得怎么样当然能一眼看穿……哎哎老板娘你打我没事别把剧本打折了……总之周泽楷演了一段‘你为什么喜欢我却不告诉我’和一段‘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他看叶修的眼神都是货真价实的,演是演不出那种效果的,所以我怀疑……”

方锐故意卖关子,沉默了几秒。陈果这边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又不敢确认,只好催促道:“你怀疑什么?是我想的那样吗?”

方锐深沉地点点头:“我怀疑,周泽楷精分,至少有六个人格。”

叶修从保姆车上补完妆下来,正看到方锐被陈果追着满世界跑,他见机会大好,连忙点了根烟叼上,惬意而含混地说:“我都不知道我们老板娘这么钟意老方,之前没看出来啊。”

周泽楷走到跟他并排的位置,若有所思地看着街头巷尾的追逐战,半晌,深沉地说道:“未必。”

“什么未必?”叶修转向他,“你是说老方有什么非常吸引大龄女青年的特质吗?”

周泽楷摇摇头:“母性的本能。”

“原来如此,”叶修故意用浮夸的语气念了句台词,“我都要被你说服了。”


TBC

=======

明天发完最后一个part,我想开个新文。

具体到时候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375)

  1. 墨喵大蘑菇的小白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