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狭路相逢 (Part 5)(完)

※过往文章目录归档:戳这里~

※前文: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12)

    主角壁咚男神告白被发卡的第二天,周泽楷和叶修双双从剧组请假,飞往B市参加电影《红锈》的首场发布会。

叶修半个身子斜靠在周泽楷的行李箱上,睡眼惺忪地摸摸口袋,掏出一支烟咬在嘴边。

周泽楷抬手把烟摘走,迎着叶修不解的目光,指向VIP候机室巨大的禁烟标志。

“哦,那我去找吸烟区。”

叶修起身抓抓头发,慢悠悠地往门外挪,被周泽楷一把揪住,倒退几步拉回原处。

“会走丢的。”周泽楷说。

“怎么会,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整天飞,丢不了。”叶修说着,起身又要走。

周泽楷没吭声,脸色微微一沉。

发现对方吃软不吃硬,叶修改变战术飚起演技,尽可能可怜巴巴地说:“我快要睡着了,好小周,抽一根就回来。”

周泽楷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正当叶修以为自己大功告成准备开溜时,却见他将行李交给助理,自己穿上外套站起来:“我跟你去。”

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周泽楷接着说:“你没手机。”

说完还用“不然还能怎么办”的眼神看着他。

别人可以不知道,但叶修的确最清楚手机是周泽楷的命根之一,就算关系再好也不能随便借人拿到视线之外,不然这边在水池上磕一下那边瞬间脱个精光,就不是危机公关能处理的状况了。

想到这里,叶修瘪瘪嘴,举手投降。

 

周泽楷和叶修一前一后走出休息室的时候,早早等在外面的粉丝们瞬间沸腾了,尽管保安很有先见之明地拉起了隔离线,依然免不了人力防洪的命运。

叶修被闪光灯晃得睁不开眼,尽力对拉着自己横幅的方向挥手致意,周泽楷被漫天飞舞的小红心挤得喘不过气,时不时不动声色地朝人群露出几个适合拍摄的角度。

机场照本来就是粉丝追星的一部分,轮回没有明令禁止,兴欣更没有这些规矩。虽然有些对不起机场保安,但VIP休息区毕竟不会影响机场大厅的秩序,状态不算太差的情况下给这些清早蹲机场的小姑娘提供点福利,也是何乐不为的事了。

尽管如此,两人终于跋涉到吸烟区的时候,叶修依然露出了“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出来”、“我疯了么我”的神情,两眼放空,生无可恋。

两个人挤在一个厕所单间里相顾无言,叶修坐在马桶盖上休息了一会儿,才怏怏地点上烟,晃晃手腕递出烟盒:“来一根?”

这之前,周泽楷正看着叶修干干净净的头顶怀疑人生,听到这话,想也没想就接了过来,拿到手里才回过神,他很少抽烟,最多夹在手里装装样子,真的上嘴吸,多半会呛半天。

叶修倒以为发现了烟友,心情大好,殷勤地奉上了专为安检没收准备的一次性打火机,随后把自己那根对在嘴边,惬意地吸了起来。

狭小的空间里烟味浓度翻倍,周泽楷夹着烟,思绪从箱子里的西装到发布会的流程,从B市机场高速的高峰时段到发布会周围可以尝试的宵夜,最终又回到了叶修的头顶上。

他至今没有想通,连只看过照片和电影的粉丝都能把红心顶得锃亮,为什么和叶修合作这么久,对方对自己连这点基本的欣赏都没有。

周泽楷不是个特别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可是叶修这件事,他耗得越久越上心,越上心越是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直到登记,周泽楷都在强压着把“你为什么不喜欢我”问出口的冲动,替叶修把背包放进行李架,并排坐在头等舱宽敞的座椅上。

起飞没多久,叶修就开始不安分了,眼睛盯着窗外,手挪到隔壁拍拍周泽楷的腿:“小周,你看有云海。”

周泽楷很给面子地赞扬道:“好看。”

他们这些人整日飞来飞去,对飞机上的一切见怪不怪,他只当叶修是在剧组憋久了有些亢奋,直到叶修无不惋惜地说:“出门该带个相机的,这个月老板娘指定的发微博数量还差一半没填完呢,白白错过祖国大好江山了。”

周泽楷问:“第一次坐飞机?”

这句话换个人讲肯定是明目张胆的嘲讽,不过配上周泽楷的脸和诚恳的语气,就完全只剩下字面意思。叶修笑道:“怎么可能,你当我跑片场是硬卧上铺来回的吗?就是以前没捞着过靠窗的座位。”

“助理不专业。”周泽楷说。

“跟同事出来肯定先让他们选,我坐哪都是坐,反正票价都一样的,”叶修说,“哎,要不你借我手机用用,下飞机照片发我QQ,我回去发微博。”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递过去,顿了顿,忽然说:“那是没遇到我。”

“什么?”叶修边问边伸手去接,发现周泽楷正故意用力捏着手机,他抽了两下,愣没抽出来,便停下动作,不解地看着出尔反尔的机主。

周泽楷达到目的,微笑着松开手,说:“是我就让你先选。”

叶修抬手在他的颈枕上拍了一下:“我跟你说,你像样点,不许故意撩我。”

周泽楷说:“尊老爱幼,美德。”

“是么,”叶修对着机翼和云海连拍几张,返回相册来回滑动着选图,“正好我爱幼你尊老,下次颁奖典礼没节目就合唱个《感恩的心》吧。”

周泽楷出道第一年拿下的最佳新人奖,就是叶修亲手颁给他的。那是周泽楷第一次上台领奖,也是以逍遥世外著称的叶修第一次作为颁奖嘉宾出场。叶修明显是打算划水来的,对周泽楷工作之外的秉性毫无了解,致辞环节险些掉链子。

那时的叶修前辈不得不临场发挥,独自撑起了全程——统共朝颁奖对象抛出几十个“你说句话啊”的眼神,换来的全是周泽楷中规中矩的“嗯对是”和英俊友好的微笑。

后来,叶修再也没有以颁奖嘉宾的身份出席过任何活动,许多人猜测这其中的原因一定是首战留下的心理阴影过大,还在八卦版将周泽楷封为他的“命中克星”,加三个大问号。

叶修没在意周泽楷接不接自己的话,反正这个人说话就是这样的,你来我往这么多个回合已经实属不易。他删掉不需要的照片,抬头还手机的时候,见周泽楷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被撞破也没有回避,盯得更起劲了。

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对视片刻,同时笑场。

 

(13)

电影发布会场面异常火爆,尤其在周泽楷、叶修和苏沐橙三人被安排上台的环节,主持人话音未落,粉丝的尖叫伴着闪光灯和快门声集体爆发,几乎要淹没会场。

苏沐橙在片中饰演的是叶修的妹妹,出身于同一组织的美艳女特工。为了配合角色设定,她今天的造型也一改往日清纯靓丽的风格,长发高高束起,身穿黑色紧身礼服裙,香肩美腿,背后深V到腰,踩着高跷似的高跟鞋走到台前,立即赚到了台下记者无数快门。

相比之下,周泽楷和叶修则显得中规中矩些。周泽楷穿了代言品牌当季新款的休闲西装,不算出彩但也足够场面。叶修就更随意了,直接一套可以去写字楼刷卡上班的打扮,黑衣黑裤白衬衫,领带夹还是周泽楷临时借他的,比起发布会,更像是来开家长会的。

制作组的多金名不虚传,连主持人都找来了当今最炙手可热的脱口秀达人黄少天。他在G省上星卫视主持一档周播娱乐节目,与圈中大佬多次合作,交情不浅,刚刚还在勾引王杰希说相声,这会儿就已经开始活跃气氛:“欢迎,欢迎主演们的到来,在下一个环节开始之前,我有句话想单独对我们苏女神说一下,各位粉丝请淡定,保安同志们麻烦维护一下秩序,我的人身意外险到期了。”

苏沐橙接过话筒,朝台下粉丝挥手致意,随即转向黄少天:“好呀,你先说吧。”

“苏妹子今天也很美啊,商量商量,咱俩换双鞋穿,你看你穿这么高多累,是不是,”黄少天指了指苏沐橙的高跷,“实在不行,我给你找个人字拖去,认识这么久,可别跟我客气啊。”

苏沐橙本身个头不低,穿上十几公分的鞋,头顶跟周泽楷平齐,也就比身为男同胞的黄少天高了几分。这招拿自己调侃成功触发了观众席的笑声和掌声,苏沐橙知道他的用意,故意不置可否,无不得意地抿嘴笑着,扭头看别处去了。

黄少天等观众们笑得差不多,又跑去撺掇叶修:“叶修你妹怎么这样?”

“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骂人呢?”叶修笑道,“别看我了,没有多余的内增高垫给你。”

“我这有瓶发胶,你抓抓头顶把头发竖起来兴许还有救,”黄少天说,“谁帮个忙,把后台那个五斗柜搬上来,我得踩着,你们几个180CLUB的也别笑,说的就是你周泽楷,你再笑一个?”

周泽楷:“呵呵。”

黄少天摆出个“你等着瞧”的手势,转身半圈面对观众:“其实电影发布会开这么多,能问的无非就那么几个问题,刚才我指望给你们执行制片人同志开一场《艺术人生》让他甩甩鼻涕痛说革命家史,他不配合,那这样我就要拿你们演员开开刀了,正事说完了,咱们说点别的,老王同志可别后悔啊,来,我们先看一组剧照。”

舞台后方的大屏幕上开始滚动投映《红锈》剧照,画面沉重严肃,BGM却是一首轻快的小情歌,周泽楷和叶修和叶修的深情对视变得更深情,背叛离别成了狗血虐恋,拔枪相向成了相爱相杀,就连叶修的角色死在周泽楷怀里的场景都被“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搅黄了,现场笑声连连。

“好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啊……”幻灯片播放完毕,黄少天带头鼓掌。

“老王,你就放着他这么弄不管啊,”叶修拿了个话筒过来,转头对王杰希说,“我记得咱们电影是严肃的,要死人的哎,像话吗这?”

王杰希淡定地看着他:“视频是我剪的。”

叶修倒向周泽楷,作势要把并不存在的眼泪抹在他身上。

这边黄少天又说上了:“我知道各位都比较关心八卦的问题,说实话,今天这个活动我本来是拒绝的,两个男主演,这怎么弄,发布会不出效果上头可是要给扣工资的,换先前那种标准的男女主角上来,我套路也能给他们套路出点话题来。”

他顿了顿,继续说:“为什么我后来来了呢,就是我一看,哟,这俩也在套路内啊。”

“我先来采访一下咱们周影帝,”他说,“从头到尾你就说两个字儿,主演这样还能要求三餐盒饭待遇吗,来,我问问,你跟叶修演戏的时候,是真亲还是假亲啊?叶修的下巴好吃吗?”

周泽楷早年流出过借位技巧不到位,吻戏全程亲下巴的视频片段,即使在他功成名就的今天,也是粉丝津津乐道的可爱黑历史,不过周泽楷也实诚,毫不犹豫地说:“真亲的。”

第一个问题就收获颇有爆点,黄少天再接再厉:“没记错的话,你们两个可是第一次在同一部影片里合作,能不能跟大家聊聊,到底是怎么克服心理障碍的?别跟我说爱国富强和谐敬业啊,尤其是最后那个,过年咻了一晚上没咻出来的广大群众不会放过你们的!”

“嗯……”周泽楷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没有。”

“没有什么?”黄少天追问,“没有克服直接硬亲?还是没有真亲?你不能这么玩的,实事求是,宁可不答,不要欺骗大家感情呀。”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障碍。”

“就是,能有什么障碍啊,”叶修不失时机地补充,“少天,你也不小了,想法怎么这么天真,是不是还在被窝里看BL小说看到热血澎湃呢,各位粉丝回头给你们黄少多推荐几部,让他好好了解了解什么叫小鹿乱撞和露骨的感情描写。”

“去去去,说正经的,”黄少天看这俩又笑上了,装作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各自说说吧,第一次合作什么感受,最好说点有爆点的,比如对方牙膏什么牌子什么口味,周泽楷你先来。”

周泽楷盯着话筒看了半分钟:“希望能再合作。”

没等黄少天说话,苏沐橙忽然笑盈盈地问:“是希望能再合作还是希望能再真亲呀?”

“很好很好,亲师妹发话了,”黄少天带头鼓掌,还浮夸地冲观众席使眼色,在一片掌声中继续说道,“周泽楷啊,你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你看这可能是你打入未来娘家的第一步呢,对不对。”

周泽楷看看苏沐橙,又看看黄少天,说:“抱歉,无可奉告。”

说完,他又是纯良又是意味深长地笑着,把话筒递给叶修。

“小周不是说了吗,希望能再合作,我同上,同上,”叶修说,“你这主持人当的,他都那么说了还不换问题,我还能说不期待吗?”

黄少天的专业水准被置疑,十分不满,刚想反驳,便被周泽楷抢了先。

周泽楷问叶修:“期不期待?”

“这你还不懂吗,”叶修说,“节目效果,淡定。”

两人共用一只话筒,收音效果不好,音量就像是在说悄悄话,但是天地良心,哪有这样全场广播的悄悄话。黄少天提问被叶修敷衍,话又被号称最不会说话的周泽楷抢了,当然不能姑息,顺势说道:“大家看他们两个关系这么好,想不想看现场公主抱!”

成功带领全场起哄公主抱之后,黄少天又对着话筒叫:“绕场一周!”

粉丝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媒体们不愁噱头多,纷纷跟着“绕场一周”、“绕场一周”地喊。苏沐橙和王杰希还算绷得住,在一边跟着比口型,没拿话筒激他们。

叶修叹了口气,装模作样地撸起袖子:“小周啊……众望所归,待会儿抱不动你自己装个安全气囊着陆,这要是给你摔坏了我今天可能就走不出这间演播……哎哎!”

周泽楷已经二话不说把他抄起来,向前两步跳下舞台,叶修吓得腿脚都绷直了,手臂虚环着周泽楷的脖子,要抱不抱,又怕摔又想下地,手忙脚乱地挣扎了一阵。

周泽楷无动于衷,愣是顶着无数手机镜头长枪炮筒的威压,抱着叶修走完了这一圈——说抱不太确切,看动作更像是举着的。

叶修回到台上才得以双脚沾地,立即被黄少天爆笑着问起感受,叶影帝夺过话筒,用指尖点着周泽楷,点点点,点了半天,终于喘着粗气说:“小周,我真没看出来……”

“后生可畏呀。”苏沐橙微笑着说。

“苏妹子这话说得好,后生可畏,”黄少天拍拍手,“下面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粉丝互动环节!”

 

(14)

终于挨到庆功宴散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剧组第二天在B市还有行程安排,周泽楷和叶修回竖店的飞机定在第二天下午,根据兴欣剧组的活动规律,大概还能顺便拍个夜景。

所有人散伙回房的时候,周泽楷下意识地跟进了叶修的房间。关上门才想到这次出钱的是电影剧组,活体的财大气粗,每人都有单独的套房,不用再可怜巴巴挤一间屋。

叶修似乎也是个身在B市心在竖店的主,径自进屋放好行李,还回头招呼:“在门口站着干什么,轮子被地毯卡住了?”

周泽楷捏了捏口袋里的房卡,说:“我住隔壁。”

“哦对,糊涂了糊涂了,”叶修一拍脑门,“那你快回去休息吧,明早还要露脸呢。”

周泽楷点点头,拖着箱子转过身,拧开门锁。

叶修忽然在他背后叫了声:“小周。”

周泽楷停在原地,深吸一口气,慢慢转过身。他没说话,歪歪头,示意叶修先说。

“没事,突然想起来,”叶修说,“嗯……回头连上网记得给我传飞机上那几张照片。”

周泽楷松开虚握在行李箱拉杆上的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几步走到叶修面前,猛地握住了他的手臂,叶修被他吓一跳,楞了几秒才平复过来,问:“怎么了?”

周泽楷不说话,手上的力道也没有放松,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酒店房间的吊灯投下的光影布满精致的花纹,柔和的光色落在叶修微微抬起的脸上,也给背对灯光的周泽楷镶了层软绵绵的边。电视播放球赛的哨声和欢呼隐约透过墙壁和窗户透进屋来,被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切得断断续续,不知过了多久,叶修抬起另一只手,盖在周泽楷的手背上。

“那这样,”他沉声说,“我先问你个严肃的问题,你要确保严肃地回答我。”

周泽楷再次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

叶修抬起眼皮,试探着问道:“就是,你会飞吗?”

 

(15)

高处的夜风比地面凉了不少,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披风在上空猎猎作响,叶修冻得一哆嗦,缩起肩膀,紧紧抓住周泽楷环在自己腰上的手。

说起安全措施,还算是有的。周泽楷起飞前神乎其技地拿出一条皮带扣住他,并尽职尽责地解释道:“飞行安全带。”

“你们超人真的不简单,连这种泡妞神器都备着,”叶修不禁赞叹,“可是我觉得趴在背上更安全一点啊。”

“飞行规定,”周泽楷说,“披风必须飘逸。”

叶修想了想,感觉这个理由很厉害,至少自己完全无法反驳。

报恩者联盟派发的飞行安全带只有普通腰带粗细,尽管周泽楷手上用力揽着,叶修还是被勒得快要吐出来了,露天飞行的新奇感不免打了些折扣,还要担心周泽楷打呵欠或者挠痒的时候时不小心松个手——以现在的造型,他们两个肯定要被安全带腰斩一双。

好在目的地距离酒店并不远,周泽楷飞了两圈,终于找到一块能容两人坐下的平台,便解开安全带将叶修放上去,自己整理好披风,与他并排坐下。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B市最高的电视塔,高度近400米,四周再没有与其比肩的建筑。地面的车水马龙汇成无数条交错环绕的细线,远处高楼的LED灯板依然在孜孜不倦地转换画面。大城市的夜生活开始得晚。叶修向下方看了一眼,立即收回视线,用手肘轻轻戳了戳周泽楷:“小周,你给我个准话,如果我掉下去的话,你的飞行时速够不够在落地前拉住我的?”

“没试过,”周泽楷说着,伸出手去勾住他的手臂,“不会掉下去的。”

这句过后便又没了话,周泽楷没有回头,感到叶修那边正在小心翼翼地摸口袋,不久后停下来,身子稍稍弓下一点,似乎是没找到想找的东西,有些失望。

又过了一会儿,叶修不死心地戳戳他,问:“小周,我打火机好像落在酒店忘了带出来,你有没有打个响指来团火的功能?”

周泽楷看着他:“……”你当我是神奇四侠吗。

于是又一次没了后话。

周泽楷在夜风中微微眯起眼睛,生物钟让他有些困了,理智却还醒着,两种感受相当极端,杂乱地揉成一团。

在困倦与清醒的拉扯中,他忽然听到叶修说:“小周,我有点冷。”

周泽楷将垂在身后的披风拉起来,披在叶修肩上,绕着身子裹了一圈。

这样一来,两个人中间的最后一点距离也被抹消了,手臂紧贴在一起,隔着单衣,隐约有肌肤相贴般温热的错觉,周泽楷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叶修的头慢慢歪过来,虚靠在肩上,周泽楷坐在原处纹丝不动,却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突兀地撞在自己面前,正隔着眼皮向他耀武扬威。

周泽楷睁眼的同时,猛地愣住了。

叶修靠过来的角度,让他头顶的红心正正贴在周泽楷的鼻梁上,视线里尽是鲜艳的红色光晕,高调地宣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它究竟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出现,都无法考证,而当周泽楷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地用手掌罩住了叶修的眼睛。

叶修眨眨眼睛,睫毛刮过手心,一路痒到左边胸膛,痒进心口。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动,他现在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叶修忘掉自己的身份了,回剧组拍完最后的镜头,他们可以从此分道扬镳,再无工作以外的瓜葛。

他提了几次气,出口的却总是干瘪的空气,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叶修就在这时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做什么?”叶修说,“你是要亲我吗?”

周泽楷又卡住了,半晌,终于发出了第一个音节。

那是个短促的“嗯”,轻到几乎不可耳闻,叶修挑起嘴角刚要发笑,便被突然落下的吻封住了双唇。

周泽楷松开遮住眼睛的手,指尖自然地贴着面颊缓缓下移,抚过脖颈和手臂,绕过腰侧,直到双手在叶修身后扣牢。

叶修感到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平台,缓慢地向高处升起,周泽楷倾斜着身子将他托在上方,用舌尖代手,敲了敲他因为紧张而闭合的唇缝。

比起“飞”,周泽楷现在更像是在飘,他把心里的轻飘飘付诸行动,漫无目的地载着叶修飘在城市上空,不断加深唇齿间细密温柔的亲吻。

“你说,之前的危机公关没把咱俩否得太死吧,”叶修趁换气的空当无不担忧地说,“万一还要跟造谣的营销号道歉就好玩了……”

周泽楷微微一笑,再次将嘴唇贴了上去。

如果周泽楷没有一念之差抄近路回程,如果叶修没有偏偏在那条小巷里吸烟解馋,他们现在大概正各自躺在套房里,翻着剧本琢磨接下来的角色,电视调到不同的频道,不管有没有认真在看,总要弄出点声音醒醒神才够热闹。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么抱在一起飘一飘也没什么不好。

 

(16)

所以,这个故事应该这样讲。

从前,有两位勇士狭路相逢。

谢谢大家,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


END

====================

最后强行点题233

关于昨天说的开新文。。这个故事的开头大概是这样的……


……

中间经过了复杂的过程。


……

整个故事不会很长应该是个5-8W的短篇。。

等我忙两天就写出来(。

评论(27)

热度(522)

  1. 墨喵大蘑菇的小白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