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水土不服(fin)

给 @花楚酒霖 《双王》的G,征得作者同意扔粗来!

=========

黑占TAG黑,粉占TAG反驳,然后粮被淹没。

干啥要给黑子脸,陪黑子表演呢(。不明生物群魔乱舞0评论0热度我们照样产粮,这样尴尬的才是他们,造吗(。

=========


(1)

荣耀联盟的职业选手内部有个小型讨论组,名为“今天B市涨房价了吗”,忘记了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知道最初是谁发起的,总之人在B市想买房的、未来有意去B市买房的、对B市房产生态感兴趣的的,都在这讨论组里占了个人头。

买房毕竟不是小事,普通选手的百万年薪听上去挺美,拿去和B市房价做个除法,也只能捧着破碎的心去蹲墙根。参与讨论的人数有增无减,却也没见到谁真的掏卡付账,一来二去,风向颇有种“男人就是累,地球人都知道我过得很憔悴”的衰颓。

某年某月某日,终于有个开先河的勇士在讨论组里丢了张照片,照片中的房产证上搁着两串钥匙,外加两只肤色尺寸略有差别的手在旁边比V字。众人看向ID,木皆,不认识,几秒钟后又纷纷反应过来,刷出一大串各式各样的震惊表情。

轮回战队前队长周泽楷这一年圆满退役,轮回的镇队之宝一枪穿云已经妥善移交给下一任操作者,ID自然跟着一起去了。这乍一变动,倒是围观群众先不适应,周泽楷本人相当淡定,选了几个答案比较短的问题回答完毕,一声不响地潜水去了。

讨论组里难得有个新话题,热热闹闹地讨论了一阵,突然有人后知后觉地问,哎,刚才那个照片里两只手,另一只手是谁的?

还能有谁,周嫂呗。某低年级选手相当笃定地说。

又有人说,哦,叶修。

这个名字又炸出不少潜水党刷表情包,先头部队大爆手速,叶神?叶神加群了?叶神要买人类的房子?天哪,我还当他住古墓睡绳子呢!

刚才说话的深绿色字体又说,手是叶修的,他们刚买的房,三环附近,户型不错。

这句话后,讨论组里沉寂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感慨,叶神和周队这收入都要合买一套房子了,B市房价这是要逆天啊。

绿字打了一排点点点,说,谁给了你他们是买不起才合买的错觉?

立即有人接上,那不然两个汉子为什么要一起买房,还能是为了结婚不成?

绿字轻飘飘地说,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围观的这回学乖了,看到劲爆言论不能慌,第一时间抬眼找ID,只见这位绿字哥头顶五个大字,微草王杰希。

有这名号在,顿时镇住全场。几秒钟的沉寂后,讨论组里炸开了锅,各种求深扒的哀嚎此起彼伏。

然后,没有然后。退役大神们的下潜速度出奇一致,王杰希说完重点也是头也不回地就遁了,活生生像是在说“本王言尽于此,尔等自己体会去吧”。

 

(2)

周泽楷最初要在B市买房的时候,叶修其实是不甚赞同的,虽然他一向不拘大节小节各种节,也懒得掺和国事家事天下事,但还是忍不住给兴致勃勃研究楼盘的周泽楷泼点冷水,免得他一把热情的火把家里木地板烧个窟窿。

叶修的理由很简单:“你说你是不是烧包,我们老叶家在B市坐拥七八套不动产呢,随便拿一套出来就能住,都不用花力气装修,多好。”

那会儿他们还是异地恋,一人一个摄像头聊QQ视频,网络把叶修的动作卡成了幻灯片,还有点音画不同步,张牙舞爪的。周泽楷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又拿几声轻咳掩盖下去,正色道:“要写我们两个名字的。”

“又不是不能给你加名字,”叶修说,“听话,省下钱干什么不好。”

周泽楷露出个若有所思的表情,点点头,说:“偏不。”

叶修觉得管不了也就彻底放手了,倒是叶秋对这事更上心,对周泽楷更是有问必答,帮着托人找关系,很快便用不错的价钱拿下了一套各方面相当完美的新房子,这头刚刚办好手续,又开始马不停蹄地督促叶修去监督装修。

好在那套房子离叶修暂住的地方不远,下楼买烟可以顺便去溜达一圈,家里反对买房呼声最高的成员也终于没耐住劝,就这样看似尽职尽责地把房子搞定了。

周泽楷在冬天正式退役,正是甲醛晾的差不多的时候,叶修从机场捕获周泽楷之后,两个人一人一个小箱子的搬进新居,开始了正式的同居生活。

 

(3)

便宜的房,甜蜜的郎,绝对是多数凶宅电影开头的标配,古今中外几乎无一幸免。

叶修看着自己脸上脖子上斑驳的血迹,愈发觉得诡异起来。

自从他搬进现在的房子以来,这样的现象就从没断过,明明浑身上下找不到半个伤口,鼻子嘴巴也都没有喷血的迹象,但就是每天睡醒一脸血。

叶修最初还没当回事,随便洗掉算完,就这样风雨无阻地持续了半个月,他终于觉得事情不对,不管找医师还是法师,一定要把这事彻底解决才能过得安稳。

他没第一时间把这件事情告诉周泽楷,一是觉得没那么要紧,二是不想坏了气氛和心情。现在打算着手处理了,总是要知会一下。

这天午餐菜式丰富,叶修用凝重的目光迎接周泽楷走出厨房。

甜蜜的郎一边解掉围裙一边在他对面落座,投来个格外殷切的眼神,脸上还带着点隐藏不住的小欣喜:“新学的,尝尝看。”

叶修象征性地扒了两口,把筷子搁在盘子边,清清嗓子说道:“小周。”

大概是看他反应平平,周泽楷略显失落:“不好吃?”

“没有没有,特好吃,大厨水准,”叶修忙说,“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帮我分析分析。”

周泽楷点点头,随即放下筷子,双手搭在桌上认真听讲。

“是这样,”叶修迅速在脑中措辞,“自从咱住进这个房子之后,我每天早晨起来就看着脸上脖子上全是血,也没找到破在哪里,这个季节总不可能有蚊子吧,之前天天来盯装修也没出状况,我觉得有点不对头,就想着是不是找人帮忙看看,这不……”

他忽然发现周泽楷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便刹住话头,转而问道:“怎么了?”

“呃,”周泽楷像是在接受记者采访似的,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是我。”

“什么是你?”叶修对这突兀的转折有些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指指自己的嘴唇:“我出的血。”

叶修顺着他指的方位看过去,嫌隔得太远看不清,便用手肘撑着桌面探身过去仔细研究。周泽楷的嘴唇上裂了道口子,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离近了能看出这伤口确实有活火山的潜质,新伤叠旧伤,已经和原本的唇色融为一体,像把嘴唇豁掉了一块似的。

“怎么弄的?”叶修问。

周泽楷摇摇头:“不知道。”

叶修严肃道:“除此之外呢,身上有没有浮现出咒印或者淤青之类的?”

周泽楷摸摸他的额头:“亲爱的,正常点。”

 

(4)

叶修最终还是把周泽楷拖进了医院。

其实叶修没怎么过过头疼脑热都要往医院里跑的矫情日子,不过事情发生在周泽楷身上可就大不一样了。当初两边家长见面,他在周爸周妈面前拍着胸脯说肯定照顾好他们的宝贝儿子,就差当场立字据按手印了。

周泽楷在B市的健康状况,别说嘴上豁个随时流血的口子了,就是眼皮多跳两下,那也绝对不能含糊的。

周泽楷对叶修的决策没有任何异议,也没有任何男子汉的故作坚强,表现出十足的乐在其中,跟在叶修身后满医院跑。

化验单攒了一大捆,医生终于给出了最终诊断,冷空气过敏,不轻,但是有救。

叶修对这个结论不太信服:“冷空气过敏我见过不少个,按理说不是这症状吧。”

“人和人不一样的啦。”医生说。

“我们吃一样的东西喝一样的水,怎么我就一点事也没有?”叶修问。

“所以说人和人不一样嘛。”医生说。

“家里烧暖气室温27度,也不经常出门,怎么能冷空气过敏呢?”叶修继续问。

周泽楷很给面子地不断点头。

“所以说嘛,”医生在病历上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和医疗卡一起推回两人面前,“我的意思就是说哈,人和人呢,是不一样的啦。”

周泽楷和叶修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泄气地塌下肩膀。

 

(5)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叶修就多了句人生格言:尽信医,则不如无医。

周泽楷低头看着怀里的大塑料袋,满当当的维生素ABCDEFG,胶囊药片绿糖衣,并没有参透这句话含义。

不过他也不用自己思考太多,当晚,小公寓就来了位重磅嘉宾。

叶妈妈用两个手指尖捏着周泽楷的下巴,把他的脑袋左右旋了几个来回,扭过头笃定地对叶修说:“B市这气候,南方人刚来肯定受不了,不过也好说,我说着你记一下。”

周泽楷垂下眼皮,看着叶修在小本本上奋笔疾书:香油2匙,蜂蜜1匙,白砂糖2匙,绿豆30克,全脂奶粉1匙,瘦肉200克,煮鸡蛋2个……

他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的名字很快就会出现在这个庞杂的食材列表里。

叶妈妈说了许久,叶修勤恳地记满了整整一张纸,各种图形标准箭头指向,个人绘图风格所致,乍一看像是团队赛地图分析和走位部署。好在最终也没有出现“以上配合患者一起下锅小火慢蒸40分钟收汁后即可根治”,是份非常正常的民间偏方大全。

把神医叶妈妈送上回家的出租车,叶修便兴致勃勃地忙活起来。

周泽楷上下嘴唇都抹着厚厚的香油,嘟着嘴不敢动弹,只能用眼神追着叶修忙里忙外。

厨房里传来开火做饭的声音,不一会儿便传出蛋白质焦糊的味道,周泽楷一轱辘从沙发上爬起来,捏着自己的下巴冲了过去。

浓烟滚滚的灶台旁,叶修一条手臂挡在口鼻前,另一只手正在努力翻炒着锅里一团黑糊糊的不明物体,看周泽楷呆立在门前,立即冲他摆摆手:“你别进来了,我这就搞定。”

这一句话的功夫,浓烟铺面而来,纵是多年老烟枪的叶修也猝不及防呛个正着,表面还在故作镇定,下一秒已经冲到水池边开始不要命地咳嗽。

周泽楷走到灶台边,用木铲推了推锅里的糊状物,完全看不出它生前是什么形态。左右看看,炒锅旁边的碗里放着两个剥开的鸡蛋清,那锅里这个大概就是它们的黄了。

“这是……什么?”周泽楷护住嘴上的香油,费力地问道。

“咳咳,”叶修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刚才我妈说吧煮鸡蛋的蛋黄放在锅里炒一炒,炒到蛋黄出油之后用纸巾包着敷嘴很好使,我炒了半天没见出油,加了点火就成这样了。”

周泽楷看着锅里的事故现场出神,香油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6)

偏方与西药并用,维生素和绿豆汤齐下,整整一个月折腾下来,周泽楷嘴唇出血的毛病也没见好转,不过对叶修来说有些不同——以前睡醒脸上是血,现在睡醒脸上是白糖和香油,色香味俱全,家里要是有民间蚂蚁组织的话,可以考虑在他这里租个门头房。

叶修边刷牙边看着镜中的自己久久出神,在周泽楷睡眼惺忪地晃进洗手间时忍痛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叶修说:“为了早点治好你的嘴,我觉得我们应该减少睡前运动对药物的损耗,根治之后再恢复正常,你看怎么样?”

周泽楷仿佛被迎头浇了盆冷水,瞬间清醒了。

叶修看出他有些不对,偏过头问:“怎么了?”

周泽楷吭了几声,还是没说话。

“大早晨的别光撒娇,”叶修说,“有话直说。”

周泽楷捏住自己的嘴唇上下一掰,虚弱地说:“糖,粘住了。”

“耳朵没粘住吧,”叶修戳戳他的耳垂,“刚才我说的办法怎么样?”

周泽楷听罢,动手把自己的嘴粘回原处,呜呜嗯嗯示意自己没法说话,随即背着手迈着方步迅速撤离现场。

 

(7)

说也神奇,周泽楷百药不治的过敏症候在那天之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痊愈,没过多久,连那道最深的裂口也愈发平坦,手指蹭上去和正常皮肤没有任何区别。

叶妈妈坚持是自己的偏方起了效果,叶爸爸则在一旁揶揄说肯定是小毛病到春天自己就好了,两个人开始明里拌嘴暗里秀恩爱,搞得叶修叶秋这两个大儿子浑身发毛,纷纷表示没眼看。

周泽楷抬起一只手摸摸自己的嘴唇,另一只手还在桌下跟叶修玩拇指战争,时间已经到了三月,屋内其乐融融,窗外春意正浓。

叶修曾经问周泽楷,说你是不是自己留了一手,不然怎么说好就好了?

周泽楷摇摇头,无奈道,水土不服,就服你。

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冷空气过敏的小插曲终于过去,性福美满的新生活正在不远处挥手。

 

某天叶修早早醒来,见周泽楷睡得正香,便自己翻身下床去洗漱。他睡眼惺忪地挤好牙膏,抬眼看向镜中的自己,发现脸颊上有一小片褐色的印记。

叶修三下两下把那片东西扣下来,捏在指肚上搓了搓,质感和颜色何其熟悉,似乎正是干掉的血迹。

他愣了几秒,牙膏都没来得及吐,含着满口的清爽薄荷转身向卧室冲去。


END

评论(25)

热度(740)

  1. 墨喵晴光潋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