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ABO】回头是爱 (5)

叶受彩虹破产战队小料包《霓》的稿子~经主催同意像挤牙膏一样丢粗来(

因为之前有GN问所说一下,虽然是包含多CP的叶受小料包,但是每一篇文都只有标出的CP,纯食可以放心食用><

===========

设定预警见(1),前文见(2) (3) (4)

>>过往文章链接归档<< >>在售本子信息存档<<


>>>>>>>>>>>>>

时间走到八月,一个月的特训结束,他们一行二十多人在首都机场合影留念,动身飞往苏黎世。

登机牌室助理帮领的,这群人大部分都是坐惯了头等舱的,大家熟练地按需调整好座位,凑在一起看电视剧的有之,联机打游戏的有之,准备一梦五千里的有之。

叶修的座位靠窗,他的行李是所有人中最少的,只有一个小皮箱。不过他们上飞机太晚,行李架上已经塞了不少东西,叶修双手托着箱子往里塞,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主了,怎么也放不到底。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拨开架上的运动包,叶修见状连忙一推,终于将整个箱子塞了进去。那人在他身边落座,拿出手机操作关机,叶修回过头冲他笑了笑:“小周,坐这儿啊。”

周泽楷“嗯”了声,将手机放进随身包。

叶修的笑容还在脸上,心思已经活络起来了。他明明记得自己旁边的座位应该是一个两个字的名字,忘了具体是李轩唐昊孙翔还是方锐,总之是两个字,周泽楷掰着指头算起来是三个字,这不对。

不过他最后也没多话,拿过机上赠送的毯子垫在腰后,歪着头闭上了眼睛。

没睡一会儿,他感到有人推推他的肩膀,随即脖子后面送过来个软软的东西,一下把脑袋扣住了。那是个睡眠颈枕,飞机上很常见,叶修出门前叶秋也勒令他带一个,不过出门前太仓促,最终还是忘记了。

叶修睁开眼睛,见周泽楷正垫着个同款颈枕闭目养神,神态安详,连随口道谢的机会都没留给他。

 

邀请赛还是第一届,在许多层面上处于试水阶段,应邀前来的队伍当然是由荣耀竞技相对发达的国家选派。不管国内各个战队的实力如何,将各队主力凑在一起成立的新队,彼此之间实力差距不大,比赛中很少见到大比分优势,每场都少不了拼杀胶着。

中国队以微弱的积分优势出线那天,叶修收到叶秋的QQ留言,要他记得按时吃药,不要单独去街上乱跑。他低头看了看时间,上个月的发情期就在这个日期附近,这几天忙昏了头,完全没有在意。

这不怪他神经大条,毕竟当了十年的职业选手,哪有规律的发情期这一说,完全是凭感觉判断,遇上比赛就吃药扛过去,没有比赛就任其发展,日子从来就没固定过,也就是回家后的两个月情况稍微好了些。

叶修丢下电脑就下楼吃饭去了,接下来要休赛三天给各队调整,队员们早就吃腻了香肠土豆泥,便趁机在附近的亚洲餐厅订了桌大餐,听说光是肉菜就有十五道,美其名曰犒劳这些天来饱受摧残的味蕾。

叶修是最后一个到的,刚刚进屋就有点招架不住。虽然不是每个Alpha都能成为顶尖选手,但是顶尖选手中百分之九十都是Alpha,精力手速和反应力,有些东西是跟着基因来的,就是这么不公平。

在这满满一屋子情绪高涨的Alpha中间,叶修连杭椒牛柳都吃不出滋味,果汁倒是连着喝了五六杯。这种行为唯一的效果就是给膀胱制造压力,他第三次跑进厕所的时候腿都不利索了,盯着小便池发呆许久才缓过劲,打算再来一招避人耳目,直接回酒店躺尸去。

他走出Omega专用的厕所隔间,立即在洗手池的镜子里看到了周泽楷。

性别不同,厕所当然不能随便进出,周泽楷站在洗手间外的走廊尽头,正在专注地摆弄手机。

叶修淡定地洗完手,淡定地走出洗手间,经过时在周泽楷肩上拍了一下:“他们派你来抓我的?”

周泽楷的肩膀下意识地耸了一下,见是叶修出来了,便摇了摇头,说:“脸色不好。”

“没想到你不仅鼻子好,眼睛也挺灵光,”叶修笑笑,“我吃得差不多了,等下就不回房间了,你替我帮他们说声吧,随便编个理由。”

“好,”周泽楷应着,在叶修准备拔腿离开之前补了一句,“我今晚有空。”

叶修已经走出两步,听到这话只是顿了顿,随后便头也没回地向前走去。

他们在酒店的房间都是单人单间的,条件非常好,据说堪比国内的五星级水准,大床两米多宽,躺上去舒服极了。

叶修这会儿不能考虑床的问题,因为一想到床就会想到跟周泽楷上床的情景。周泽楷刚才的话看似没头没尾,但意思够明确的,你脸色不好,是到日子了吧,我今天有空,随时欢迎来日。

叶修笑了,他也不知道周泽楷哪来的自信,话都不明说,似乎多笃定自己会去找他似的。

今天哥还就偏不去了,厉害的你吧。叶修这样想着,熟练地刷卡走进自己房间,拿出特殊时期专用的注射剂,给手臂中央涂了点消毒酒精。

他给自己打了十年的针,手法已经臻入化境,不过今天这回,针头像是特意跟他作对似的,怎么也对不准血管。酒精风干四五回的功夫,都没把针头扎进肉里。

叶修端着胳膊看了一会儿,终于不再催眠自己了,这哪里是打不好,这是他压根儿就不想打。

潜意识这个东西真是很神奇的,当潜意识里出现了第二个选项的时候,曾经的唯一选择就会变得一文不值。谈什么坚持,什么坚强,那都是非常时期非常对待,现在没必要坚持坚强,又有更好的路子可选,况且他已经尝过一次甜头了,这才是最要命的。

难怪那么多人说Omega和Alpha之间轻易不要互相尝试,因为一旦发现对方在这种事上的好,那整个人就算是完蛋了,不用扯意志力,真当房事hai luo yin这称呼白叫的吗?

但叶修没有就这样放弃自己,他觉得自己有撑过十年的精神力,就绝对能撑过现在这一关。送上门去给人上,他暂时还做不好这种心理建设,也没打算把底线降低到如此程度。

人一旦闲下来就容易想些有的没的,但叶修浑身不得劲,视频笔记都有点看不下去,只能孤独地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于是那些有的没的就敲锣打鼓地找他来了。叶修寻思着这样不行,就算退役了现在也是在带队比赛,休息不代表可以松懈。最终,他还是从死尸状态恢复过来,决定下楼去买包烟缓缓。

小超市里排队的人不多,叶修拎着两盒名目不祥的烟走到收银台,掏出几张零碎的纸票放在台面上,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忽然听到几个说着汉语的人从门外经过,带头嚷嚷的那位声音颇为熟悉,料是自家队员们吃饱喝足了,正在讨论休赛三天里训练之外的行程。

叶修回过头,恰巧看到周泽楷的侧脸在玻璃外一晃而过,超市的收银台和大门相隔两米不到,不过周泽楷没有恰巧向超市里看一眼,他目不斜视地跟在队伍最后,很快和人群一起消失在夜色里。

叶修猛然觉得自己努力堆起的积木似乎就这么塌方了,也闹明白了这一晚上所有不得劲的来源,他脑子还没彻底清楚,人已经下意识地阻止了收银员找零的动作,调出手机里的词典,大爆手速输入查询。

这部手机是叶秋硬塞的,最新款最大存储的果机,还算勉强能跟上叶修的操作。在外国小伙探询的目光中,叶修清了清嗓子,把单词蹩脚地念了出来。

“Condom,”他说,“呃……Large,yes yes,thank you。”

 

(6)

在叶修攥着一盒保险套夜袭周泽楷的房间后,两人之间关于床伴的约定才算初步得到了双向默认。不过真把关系正确定下来,就是世邀赛结束回国之后的事情了。

苏黎世那晚,叶修的确只是一念之间做出决定的,本想着能打对方个措手不及,但周泽楷对他的造访丝毫不感到意外,办完正事之后立即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热饭打包——里面装着叶修今晚动筷子次数最多的葱爆羊肉——坐在床边耐心地看他一口口吃完。

这至少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周泽楷知道叶修晚饭吃得很少,并且精确判断他晚上会饿;第二,周泽楷很确信叶修会大量消耗体力,并且在深夜想起肚子饿的时候,肯定是跟自己待在一起的。

之所以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塑料盒里这道菜不是剩饭打包,从肉葱比例和完整程度来看,绝对不是桌上被摧残过的那一盘,而是特意找店家炒的新盘。

叶修很少有在某处被人占了上风的感觉,这很不美妙,不过跟周泽楷滚床单还挺美妙的。周泽楷的为人优点相当明显,就算看穿一切料对一切也不会反过头来无情奚落,在开门看到叶修和叶修手里的东西之后,只是往走廊两侧迅速看了看,随后果断把人拽进屋,给房门落锁。

那天搂在被窝里温存的时候,周泽楷把叶修的双手拢在一起按到头顶上方,亲嘴亲脸咬耳垂,期间非常不合时宜地告诉他,刚才饭局最后,队里大家酒足饭饱兴奋异常,共同决定明天上午去市中心步行街参观,请领队务必出席。

叶修已经被亲迷糊了,随口说:“让文州带他们玩儿吧,这两天动不动就下雨,我可不出门。”

周泽楷点点头,也不知有没有领会正确的意思,发扬其实干派的行动准则,手上嘴上继续干活。

总之那一晚上过去,叶修直到第二天中午都没办法自己下床走动。

在众人奔向步行街的快乐时光里,周泽楷、叶修,还有同样不想动弹的李轩,三个人在叶修房里足不出户地呆了一整天,围着叶修的笔记本电脑看国内最新搞笑综艺。

李轩怀里抱了个枕头,一口灌下小半瓶浓缩果汁,幽幽地说:“资本主义生活……多么罪恶啊。”

不管资本主义罪恶与否,房间里的其他两个人听到这句话,还是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真实的罪恶,存在每个寻常人的身边,弥漫在空气里,渗入每个细胞。而正义的社会主义战士L不会想到,几个小时以前,他身边的队友Z正用床单裹着衣衫不整的领队Y离开房间,以一个公正的英勇跳跃进入他们现在的战壕,那场面,任凭资本主义再罪恶,大概也只能用鼻孔望其项背了。


TBC

============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ALL DRAMA QUEEN BOOM SHAKALAKA(。

逼得仁家家把压箱底的稿子都翻出来惹

评论(25)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