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ABO】回头是爱 (6)

设定预警见(1),前文见(2) (3) (4) (5)

>>过往文章链接归档<< >>在售本子信息存档<<


>>>>>>>>>>>>>>>>>>

罪恶还在蔓延,比赛也还要继续,世界邀请赛进行到淘汰赛阶段,本身不太明朗的局面逐渐露出些可供预测的端倪。全队在片刻的放松后立即投入无数轮新的战斗,叶修自那以后的每顿饭都是就着战术和视频吃的,再和周泽楷发生荣耀以外的交流,已经是决赛后的事情了。

决赛那天局面相当胶着,个人赛全部结束时比分不相上下,团队赛打到最后,场上人数中国队2:3落后,张新杰的牧师选择协助周泽楷击杀对方魔剑士的同时也被击杀离场,对方牧师血蓝不满一半,柔道状态尚可。这当口,观众席和选首席上都有许多人忍不住站了起来。对方的两个角色都不具备秒杀神枪手的能力,只要击杀牧师就能彻底扳回局面。

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设想,因为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一枪穿云此时已经空蓝了。

即使是枪王的顶尖银武,仅凭普通攻击也敌不过一个牧师的正常的恢复,结果似乎已成定局,但周泽楷没有直接退出比赛,他选择了利用神枪手的射程优势拖延骚扰,高密度战术走位滴水不漏地闪避柔道近身,而牧师更是每次读条都会被子弹僵直打断,不过还是能靠瞬发技能应对。

就在观众都开始怀疑场上一枪穿云的操作者究竟是周泽楷还是许斌的时候,枪王忽然近身贴上牧师,起手就是一套不限制武器的低级技能,这组技能只磨掉了牧师的一层血皮,但将角色抛出了近战策应范围,对面的柔道选手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立即上前使用抓取技,一枪穿云本来就不算饱满的血条迅速下滑。

观众们纷纷发出惊呼的同时,一枪穿云忽然端起一杆狙击枪,枪声响起,两次之间几乎没有间隔,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之内,对方牧师的名字就这样猛地灰了下去。

比赛最终以中国队的获胜告终,参赛选手在比赛席上等待退场。主持人还没来得及发话,便见中国队的领队翻上舞台,从比赛席里将刚才的神枪选手拖了出来,神枪选手软绵绵地靠在领队身上,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拼命按摩,顺便把脸埋进人家颈窝里,手臂过度疲劳带动肩膀一抽一抽,乍看上去像哭了似的。

在现场热烈的气氛中,中国队的队长正淡定地通过随队翻译向主办方解释:“……我们的领队是一名单身Omega,他可以暂且用这样的方式替选手缓解过度集中造成的身体和精神负担,不,当然不,我们不是全队都这样,领队主要还是提供战术和训练上的支持,这是特殊情况,毕竟团队赛中这位选手……”

直到颁奖仪式上,这两个人还是紧紧靠在一起的,不过有了前面的铺垫,也就没有人再多问什么了。

叶修看周泽楷这副激素分泌过剩的样子,也默认了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国自古讲究礼尚往来,床上同理,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于是当他发现周泽楷路过该进的房间没有进门,反而跟在自己身后穿过整条走廊的时候,叶修没回头也没眨眼,淡定地刷开房门,把人让进屋。

周泽楷在庆功宴上喝了不少酒,眼神朦朦胧胧的,他刚进屋就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叶修,在他颈后狠狠的咬了一口。在Omega身上留下自己个痕迹和味道,这是一个Alpha脱离了理智的原始yu望。叶修的身子忽然有些发僵,本能地想把周泽楷推开。

他没算到这一点,周泽楷在从前的每次接触中都是清醒克制的,而这回不太一样,比赛和获胜足够把所有暴躁分子激发出来,今晚这状况任其发展,自己很有可能就要不明不白地被标记了。

他们之间是不能产生这种联系的,即使叶修可以勉强说服自己看开点,周泽楷清醒后也难保不会后悔。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扼杀在萌芽阶段才是最明智的,真的要做ai,那也要在两人都有脑子的时候做。

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叶修的身体已经几乎被Alpha的气息征服了,好在脑子还算清醒,两个人扭打着挤进屋里,从地上打到床上。换做别人,叶修大概早就报警了,但现在是在对付周泽楷,他总不能打个电话让警察来把自己队里的选手带走吧。


叶修今晚本来是抱着少许服务的心态来睡的,没打算多享受,但这样着实有点过了。他没有继续哭叫,攒了点力气,终于掰开周泽楷的手,奋力一拱身子脱离控制。他这下用力过猛,直接从床边滚了下去,落地时发出一声闷响,磕到膝盖痛得直咬牙。

不过这种疼比起没有前戏没有套被插来插去的疼简直就是挠痒,叶修用牙根吸着气坐起来,捂住膝盖胡乱揉了揉。

周泽楷顿时醒了大半,整个人彻底懵了,呆呆地跪坐在床上。他用了几秒反应过来,伸手想去拉叶修起来。但叶修没给他机会,把伸来的手直接挡开,看都没看他一眼。

屋里气氛僵持得厉害,叶修待不下去,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烟盒,摇摇晃晃地撞进浴室,回手就给门反锁住了。他坐在马桶盖上,长长地出了口气,点烟时手还在发抖。

那几分钟里叶修想了很多,试图把所有事情理出个头绪。这种关系存在的必要、他和周泽楷之间的共识、如果还要继续所必要的准备。他其实也清楚自己没必要想这么明白,说到底,这都是普通朋友的相处方式,只是别的朋友见面一起看球,他跟周泽楷见面一起睡觉而已。

浴室能把房间里的响动听得一清二楚,约莫一刻钟的死寂之后,叶修听见周泽楷慢吞吞地下了床,不过没有立即离开房间,反而悉悉索索地忙活了一阵,随后在毛玻璃的掩映下走到浴室门前。

与此同时,浴室门下的缝隙里冒出一张纸条,叶修扫了一眼,上面三字一标点:对不起。

他忽然就被这书面道歉的方式逗乐了,其实本来也没有生气,就是一口气没顺过来。又不是谈恋爱,哪来那么多敏感的小心思。

叶修将那纸条抽出来,用烟头的余灰写上“准了”两个大字,捂着酸痛的屁股起身开门,将纸条拍在周泽楷的胸口上,大摇大摆走回床边,伸开四肢仰面躺了下去。

 

(7)

苏黎世最后一晚和平结束,叶修靠在周泽楷身上,边抽事后烟边说,这段时间是碰上了,之后可能没什么机会见面,B市和S市之间往来这事儿还得再掂量掂量,回头再说吧。

周泽楷没说什么,把他拿烟的手拽到自己嘴边,咬住过滤嘴吸了一口。

叶修无不感慨地说说外国烟真难抽,还是中华芙蓉王味好,周泽楷又没说话,鼓着腮帮点点头。

叶修从苏黎世回到B市,才算在联盟正式上岗。工作是管理方面的,朝十晚四,周末双休,偶尔需要去主持些活动或者做做嘉宾,备战下一年的世界邀请赛,跟荣耀游戏公司也要保持技术方面的联系。他没怎么在意工资待遇,还是叶秋拿着文件研究半天,捡着重点的念给他听。

“……本人往来以下地区的实名交通费用和住宿费用,可向联盟申请100%报销,这个倒还行,不过只能报销你自己的,”叶秋抖着合同,在叶修头上拍了拍,“你什么都没看就签字,不怕让那些打游戏的给你卖了?”

叶修老实地答应着,脑子里想的却不是人口贩卖问题。他看着报销列表中打头阵的S市,有些好笑地想,联盟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特意给我跟小周的自由打炮铺平坦途么?

 

叶修的作息没规律,住在家里怕影响父母休息,所以自己在单位附近搞了套小户型暂住。上班的第三个周末,他熬了整整一夜,正窝在自己的小屋里灌着浓茶测数据,忽然收到叶秋的提醒,让他记得按时吃药,不要单独去街上乱跑。

叶修很怀疑自己的亲弟弟这是设置了定时自动发送包年业务,所以才会每次连标点都不带变化。他拉开抽屉看了看里面的瓶瓶罐罐,静止片刻,霸道地将抽屉拍回去,在电脑上打开高铁订票页面。

12306的验证码一向神奇,这一回,它要求叶修选出图片中所有的菊花。

叶修只是眉角略微抽搐了一下,云淡风轻地完成选择,便跳下电脑椅,收拾行李去了。

当天下午三点过五分,叶修出现在S市高铁站出站口,拔票四顾心茫然。他来之前在联络簿上记了周泽楷的电话,但是没有提前联系,以周泽楷办事周到的程度,他担心刚落地就看到个夹道欢迎的排场,就跟自己来办多正经的事似的。

至于周泽楷的行程,至少轮回俱乐部没有活动,商业方面也没有别的安排,叶修如今再怎么也是联盟内部人员,想了解这些,也就动动手指的事儿。

这一路Omega特殊车厢过来,除他以外基本全都是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叶修睡得不太踏实,走路头重脚轻的。他在车站快餐店坐下给周泽楷打电话,连着两遍都无人接听。S市那么大的地界,叶修也没敢擅自乱跑,便点了个饮料薯条的套餐,老实蹲着等回电。

等着盼着,眼看要到五点的时候,周泽楷的电话终于是打过来了。叶修怕他把自己当安利直销,刚刚接通就直截了当地说:“小周,是我,我是叶修。”

周泽楷那头的背景音略显嘈杂,他沉默片刻,应了句:“嗯,知道。”

叶修有些奇怪:“我回国才办的手机号,你这就知道了?”

周泽楷没有立即发出声音,叶修几乎能脑补出他乖乖点头的样子。这回只有两个字:“经理。”

“我说呢,”叶修笑了,“是这样,我现在在S市,你今天有空吗?”

周泽楷迅速而斩钉截铁地说:“嗯,有。”

“那正好,我去找个酒店先住下,”叶修抬头看了眼时间,“要不还是你说个地方吧,S市我不太熟,也不知道你到哪边近,别再搞得一个城东一个城西了。”

“去我家吧。”周泽楷说。

似乎是想到叶修会问什么,他隔了几秒自觉补充道:“自己住的房子。”

“怎么都行,”叶修捏了把汗,“那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看看地铁怎么过去,其他的待会儿见面说吧。”

“不用,”周泽楷说,“等着,给你叫车。”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泽楷那头已经挂断了,半分钟后手机又响,前后脚地传进来两条短信,第一条交代司机的电话号码和等车的地点,第二条是详细的家庭住址,包括进单元门的密码和可以要到钥匙的邻居门牌号。

叶修上车后一问才知道,这趟连车费都不用交,直接从周泽楷卡上扣款。司机师傅非常热情地介绍了当下流行的在线约车系统,末了还说,听你B市口音,来出差的?叶修不想睁眼说瞎话,赶紧嗯嗯嗯敷衍过去。司机又说,我家儿子就在B市上学呢,在某某大学,特别懂事。

叶修心想家长眼中懂事的孩子肯定不打游戏,也就没多说什么,转移话题聊别的去了。

周泽楷的邻居是位独居的老太太,听明叶修的来意后盛情邀请他进屋小坐。叶修一只脚踏进门里,就见茶几上挤满了各种零食水果,老太太拿了系着红绳的钥匙出来,笑意盈盈地说:“泽楷是个好孩子,平时工作那么忙,都记得来陪我说说话,今天他说钥匙的事情,还总怕麻烦我,哪里麻烦呀,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我心里就特别高兴……”

半小时后,叶修怀抱大批干果酸奶挤进了周泽楷家的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错的缘故,叶修感觉这一整天遇到的所有人都挺可爱,他把拿来的食物放在茶几上,自己窝进沙发,摆弄起手机里新装的即时战略游戏。


TBC

===========

睡前看了一眼TAG决定上来再发一段(。

中间肉渣用图片了,这篇文里肉都比较小段,全部发完之后会放出TXT的

这个不是校对后的版本,错字错字可能挺多的,我重新扫的时候就发现不少……有兴趣捉虫的朋友可以单独联系我(。

姑耐!

评论(22)

热度(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