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平时不上LOF,急事微博or QQ联系

【周叶ABO】回头是爱 (8)

设定预警见(1),前文见(2) (3) (4) (5)  (6) (7)

>>过往文章链接归档<< 

>>在售本子信息存档<<(拉郎通贩部分基本已完售=w=发货完成清点仓库后可能还有几本,脑洞还剩最后十来套啦~


任何一个外人都可以把叶修和他的神秘情人解读为恋人,不过叶修自己不会被这种论调带偏,依然把关系拎得很清。他相信周泽楷也是差不多的想法,正是因为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所以才能在八卦党面前抖点小机灵。这大概是这段关系中最让人舒心的地方,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维持着某种平衡,没有任何一方越界,始终是安全的距离。

尽管他们的见面频率比许多真正的异地情侣还要频繁,但也就停留在见面为止了。见了面就是上床,聊天也都是当天床上的话题,甚至连荣耀都很少涉及,真是非说游戏不可,那也是平时抽空在QQ上聊。

简言之,工作不带进生活,生活不影响工作,这样能够免去绝大多数的麻烦。

唯一一次叶修忍不住在床上提起工作,是因为他开会时拿到的一张技术统计图表。那时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刚刚开始不到四个月,而这四个月里,周泽楷的技术统计数据与往年同期相比有明显的下降。

尽管轮回在常规赛的表现依然强势,但叶修把那张A4纸叠起来夹在自己的记录本里,又用了一整晚的时间翻出轮回这赛季的比赛录像,终于没忍住,在下一次见面时揉着周泽楷的脑袋问他,是不是每个月都过来太耽误时间精力,影响比赛训练了。

周泽楷那会儿正趴在他胸口闭目养神,听了这话抬起眼,目光中略带不解。

叶修把视线挪到窗帘的图案上:“我看你技术统计来着,联盟给我们发的总结报告。”

周泽楷许久才支支吾吾出句话,类似于这个浮动挺正常什么的。

浮动其实真的有点大,更何况是在队内人员和战术都没有明显调整的情况下,不然就叶修对荣耀的专业程度来说,肯定不至于大惊小怪。他也不追问,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就把实话盯出来了。

其实真相比各种能猜到的可能性简单很多,单纯就是用手过度需要调养,比赛不能不上,那就打得收敛点。电竞选手也是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职业病的,周泽楷高水平发挥了这么些年,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提前开始保护手确实是正道。

之后周泽楷还非常耐心地跟叶修讲道理,你看,你不来的话,我就更用手过度了……

他们顺着这个话题又搞了一次,好好帮周泽楷省了省手,这件事情也就翻篇了。

那以后,叶修再没在单独见面时跟周泽楷提起工作的事情,他有反省过,自己总习惯性地把周泽楷当个后辈看待,但周泽楷再怎么也是个足够成熟的成年人,他们两个之间没什么不好意思或者勉强的,如果真的有问题周泽楷,肯定会直接告诉他。

 

(9)

这几年他们一直就是这么过来的,大概是因为加了周期的缘故,时间像是过得很快,见面似乎也很频繁,但其实也不过是那么二三十次而已,比一般好哥们半年内约饭的次数都少。

起初,他们见面就只是窝在其中一个人的房子里,做了吃,吃了睡,睡醒了再做。后来混得熟络了,也会偶尔结伴出去走走。

带着周泽楷这么显眼的目标在人前行动绝非易事,想去吃个深夜大排档都要谨小慎微,双双全副武装。吃饱喝足后心情大好,由其中一个带头嘲笑另一个的装扮,然后在廖无人烟的马路边笑成一团。

叶修最后一次去S市,是在十三赛季常规赛第五轮的周末。那场是轮回主场迎战蓝雨,也是这两队在十二赛季决赛后的首场对阵,电视直播重视,联盟便顺势派了叶修过去客串解说嘉宾,增加点收视率。

当晚应酬结束,叶修自然是以蹭车的名义钻进了周泽楷叫来的出租车。车开到半路,周泽楷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是明天临时安排了活动。

周泽楷家里没准备合适的衣服,又懒得回宿舍折腾,直接叫司机改道进市区,把叶修拽进了一家皇宫似的大商场。

周泽楷的穿衣品味是不错的,当然价格也相当不错。叶修在他试衣服的时候翻了翻价签,足足比一般的品牌多出好几个零。

这边还没来得及感叹,那边周泽楷已经从试衣间出来,看叶修对着一件毛衣的价格签发呆,便问他是不是喜欢,导购小妹也热情,立即挑了件合适的尺码,双手捧上来了。

叶修心里直冒汗,他现在工资拿的不少,但那是改善生活用的,拿来砸这种不常穿的高级衣服实在浪费至极。但这衣服的手感确实不错,叶修最终还是经不住周泽楷和导购的一再怂恿,半推半就地走进了试衣间。

等衣服真的上身了,叶修才发现了某种异样。这件毛衣的剪裁比较特别,就像是前后两块布拼在一起的,领口掏了个洞,腋下两颗纽扣,袖子只有半臂长,显然是不能单穿的。

不过他本来也没有强烈的购买欲,并不觉得可惜,正准备脱下来换回自己的衣服,一低头,在前后飘飞的两片布料之间瞄见了自己身子的侧面。

周泽楷是比赛型选手,赛场上下来容易兴奋,晚饭席间就把叶修堵在厕所里搞了一套,要不是酒场上烟味够大,保不齐要暴露关系。当时慌慌张张没注意,现在到灯光下才看清,周泽楷在叶修腰上留了几道清晰的指痕。虽然已经放了几个钟头,但红色缀在他的白皮上,还是有够显眼的。

就那一会儿的功夫,叶修不知怎的突然冒出点小火花,他清了清嗓子,冲着试衣间外说了句,小周,进来帮我一下,扣子卡到头发了。

等周泽楷从拉开的门缝里钻进来,叶修挂着身上窗帘般的毛衣,一步上前吻住了他。周泽楷反应极快,最后瞬间还不忘反手锁住了试衣间的门。

随着门闩落下的轻响,两个人互相推搡着挤进角落,几乎忘我的拥吻着,直到感觉在这里呆得太久会引起外面导购的怀疑,才草草收尾,一前一后地迈出试衣间。

 

那天晚上的运动格外激烈,叶修喊得嗓子都哑了,几乎全程断片,连自己是怎么去洗澡又怎么钻回被窝都不记得。倒是周泽楷,第二天早早地起床参加活动去了,跟没事人似的。

叶修一个人在家睡觉,一直睡到中午还睁不开眼,最后是被活生生饿醒的。他揉着空荡荡的肚子翻身下床,摇摇晃晃走出卧室,本想着去厨房找周泽楷屯的粮食垫一垫,却在餐桌上发现了三盘做好的食物,旁边还有一张纸条:微波炉一分半,我四点回去,等我送你。

叶修没掀开盖子看菜式,将三个小盘一股脑塞进微波炉里,自己去灶台点火,燃了根烟。

周泽楷一直就是这样对他的,心思细腻,体贴入微。他曾经觉得这待遇太夸张,周泽楷则解释说是因为每次都要坐车到S市很辛苦。想想也是有理有据的。

叶修心里清楚,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周泽楷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这样做,但他其实还是很享受的,所以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叶修把吸到一半的烟掐灭,端着自己的午餐回到了客厅。

他终于下定决心正视这件事情——两年多以前,他和周泽楷之间的约定式是互相解决生理需求,但渐渐地,不断累积的片段,以及昨晚的爆发,一切都在表明,他对周泽楷的需要已经超过了Omega和Alpha之间单纯的渴求,他更介意周泽楷这个人,而不是一个能在特殊时期照顾自己的床伴。

叶修吃了这么多年的素,始终不相信单纯的性爱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影响。但事实就是这样,一个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欣赏的人,在身心最软弱的时候陪在身边安抚自己,可能一次两次看不出效果,但是日子久了,总不会没有一点触动的。

这样的改变其实早就有苗头,只不过一次次的都是转瞬之间就溜走了,没到需要回头品味的程度。但也就是这一次,叶修很清晰地认识到,就算没有在发情期,他对周泽楷也是有渴望的。

叶修慢慢把食物塞进嘴里,吃不出什么味道。他觉得周泽楷跟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默契的,不谈恋爱找个床伴,初衷就是怕惹上情感纠葛。彼此不用负责,更能毫无负担地对对方好,也能毫无负担地接受对方的好。

但现在其中一方有了别的想法,所以这层关系就算不结束,也不能维持原状了。

叶修是挺不拘小节的,但也没有不拘小节到明知自己动了心还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对方的照顾。出发点不同,那么再享受也都是幻觉,再开心也是自欺欺人,还是尽早临清比较好。

 

那天在高铁站下车前,叶修拉过周泽楷的领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自己下半年比较忙,下个月就不过来了,之后再看情况。


TBC

=============

我其实是个特别容易受影响的人_(:з」∠)_

谢谢大家上一条的AV

评论(61)

热度(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