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周叶ABO】回头是爱 (9)

※设定预警见(1),前文见(2) (3) (4) (5)  (6) (7) (8)

>>过往文章链接归档<< 

>>在售本子信息存档<<


【醒目】本段内修修要相个亲,虽然啥也没发生但是介意慎啊!

>>>>>>>>>>>>>>>>>

叶修回到他在B市的住处,恰巧撞见叶秋指挥着搬家工人在家门口进进出出。叶秋见他回来了,立即跳到他跟前,毫不客气地说:“不是说好了这周末来给你换书橱吗?说走就走,也不打个招呼,真有你的”

叶修这才回过神来:“哎呦,忘了……”

“整天往外跑,不知道的还以为谈对象了呢,”叶秋戳着他的肩膀,“你要有了也别跟家里瞒着,三十好几的人了,爸妈可都着急着呢,正好快过年了,领回家来看看。”

“哪有的事啊,”叶修笑着拍开他,“对象没有,要命一条,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

叶修这么说只是为了呛叶秋一口,堵住他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话题走向,不成想叶秋一拍手:“介绍啊,我这正有个合适的呢!”

没等叶修出声,叶秋已经接着说上了:“嗯,你应该不认识,是我大学的学长,比咱大三岁,家里做生意的,现在自己开公司,特别能赚钱,人吧……怎么说呢,长的还可以,不是特别帅的那种,但是个子高,一米九多,我们同学都说他有型……”

“这么好,你自己收了得了。”叶修笑。

“别胡闹,跟你正经说事儿呢,”叶秋扯了扯他的围巾,“哎?这围巾什么时候买的,质地不错嘛,你可终于肯买点好东西往身上穿了。”

叶修低头一看,好嘛,这几天一直借周泽楷的围巾戴,走前也忘了拿下来还给人家。可他都说了下个月不去了,这难道是要拿快递寄过去的节奏。

正在这胡思乱想呢,就听叶秋又说:“怎么样,要不要见见?”

叶修把围巾塞进领口:“那就见见呗。”

答应这次相亲,并不是什么填补和周泽楷关系空档的手段,叶修既然答应了,就是抱着很有诚意的态度去的,尽管他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场面,但也算是尽力了。

叶秋这个学长名叫林柯,比想象中更人高马大一点,把叶修衬得格外娇小。不谈感情,单从结婚对象的方面考量的话,优点很明显,毛病说大也不大,就像叶秋提前打过预防针的那样,典型的古典大Alpha主义,自我得很。

叶修虽然有时接不上茬略显被动,但也没有很矫情地悲叹“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一类,他虽然没有轰轰烈烈过,却已经过了轰轰烈烈的年纪,30岁是一道分水岭,大部分人会自动把自己划分到中年人的行列,感情方面不那么天真烂漫了,更多的是适不适合过日子,而不是有没有那么喜欢。

前几次见面叶秋在场,后来就是两个人单独约见,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但是一直没断了联系,算是在试交往阶段,肢体接触只停留在勾手搭肩。

叶修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谈恋爱,看全家老小对此喜闻乐见的态度,只好配合,时而有点想泼的冷水,也都默默压了下来。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所谓的古典大Alpha主义。

某天叶修加班,林柯在附近有酒局,顺路来接他。叶修有点发低烧,又累得眼皮打架,路上没怎么搭话。车开到小区楼下,林柯回过头说:“亲爱的,22号到24号选一天,我带你去看个话剧。”

林柯这个人总是这样的,他决定了什么东西,不会问你想不想去,而是直接告诉你决定,在此之外给你一点若有若无的选择空间。叶修对此已经基本习惯了,揉着眉心说:“那就22号吧,23号有个网络会议,不知道几点能结束。”

他没把24号列入考虑范围,是因为下意识觉得24号自己是有事情的,在这句话说完才想起来,11月24号他没安排,那只是周泽楷的生日而已。

前两年的这个日子,他都是在S市和周泽楷一起过的,两个人做完洗干净了还会并排躺在床上,用同一部手机翻看粉丝发来的各种祝福。

不过今年好像没有这回事儿了。想到这里,叶修又说:“24号也行,看你喜欢哪天吧。”

“我一直觉得,”林柯突然说,“你现在这份工作其实可以不做,尤其是如果你打算和我结婚的话,还是直接辞掉比较好。”

“话不能这么说呀,”叶修心里不太痛快,还是尽量把语气调到个轻松调侃的频道上,“我也就擅长游戏这块儿了,真要辞职另找,估计也是个再就业困难户。”

“你自己也知道吧,你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林柯说,“但是你现在做的这份工作实在是不太体面,包括你之前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在游戏上,这样的东西,说出去只会让人笑话的。”

“嗯,所以呢?”叶修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在你之前我也见过不少人,不过让我很喜欢的你还是第一个,”林柯说,“如果你还想和我有所发展的话,我的意见是宁可不工作也不要做这样的工作,还有之前那些履历,也不要再拿出来说了,你想要多少钱我都能由着你花,你这种追求很没意义。”

“如果你结婚就是为了带出去在别人面前好看,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觉得我的工作有什么不体面,至少体育总局合作单位,五险一金给的很全。”叶修慢悠悠地说。

“你玩游戏能玩一辈子吗?”

“我玩游戏不知道能不能玩一辈子,”叶修说,“但我觉得我跟你估计过不了一辈子。”

啪。林柯熄掉了发动机:“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有些话说太明白了也没意思,”叶修拉开车门,“你是叶秋的朋友,你们两个该怎么处怎么处,但我觉得就这方面咱们两个没什么好谈的了。”

“你是拿我寻开心的?”

“怎么会,我这个人一向很认真的,”叶修摇摇头,“但是既然你觉得我不体面,我又有不想放弃的东西,不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他说完就要下车,被林柯抓住手腕扯了回去。两个人的力气悬殊很大,但叶修不知道哪来的狠劲,用力一抽手,挂在车外的腿用力蹬住踏板,跌跌撞撞的从车里栽了出去。

他正在摸钥匙,一抬头,却在单元门前看到了叶秋,手里拎着两个大箱子,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方向。

“哥,怎么回事?”他丢下箱子过来扶叶修,这才看清车上的人,“学长,这怎么回事?你把我哥怎么了?”

“你们俩说吧,让林柯跟你说,我先上去了,”叶修勉强撑起身子,末了怕叶秋多想,忙补了句,“没什么大事儿,你淡定点。”

 

叶修刚进房门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连解开大衣的力气都没,缓缓地吐着气蜷成一团。

他知道刚才林柯是真的生气了,尽管没有跟他吵架,但是车里的信息素浓度足以说明问题,这是不受控制的。很明显,撞到刚才那个场面的叶秋也生气了,这情况他其实是该帮着解释一下的,但是他在外面呆了一天,出门前用的那份抑制剂药效快要下去了,加班累个半死,呆在两个剑拔弩张的Alpha之间,实在是有点吃不消。

叶修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什么不体面,但他其实可以理解林柯为什么觉得自己不体面,如果要继续发展,要么是他迁就林柯,放弃事业回家带孩子,要么是林柯迁就他,勉强接受这种不体面的职业。

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又没什么感情基础,非要一方放就此低底线的话,这也太惨了。还不如他去找个不嫌弃网瘾中年的,林柯找个够体面的,互相不要拖累。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半天,叶修终于回过神来,摸索着按下接听,才发现来电显示是周泽楷的名字。

叶修现在不想说话,尤其是不想和周泽楷说话,不是感情方面有什么特殊,单纯是因为跟这人聊天太累,这是公认的。

听叶修这头没声音,难为周泽楷先开口:“刚到家,礼物拿到了。”

叶修稍一回忆,自己确实给周泽楷买过生日礼物,不过那是8月份的事情了,苏沐橙发给他一个奢侈品牌的预定网页让他参谋包包款式,他中途看上一款腰带,量它预定期间有折扣,就顺手买下了,防止人忙收不到,地址写的还是隔壁太太家。

“哦,喜欢吗?”叶修问。

“很喜欢,谢谢。”

“喜欢就好,”叶修揉了揉眼眶,“我这两天忙,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周泽楷那边静了几秒,才又问:“过年有空吗?”

“你先告诉我你要干什么,我再告诉你有没有空。”叶修说。

“自驾游,去海南。”

“都有谁?”叶修问。

“明华和嫂子,”周泽楷说,“还有小江和他表弟。”

“你们年轻人玩儿呗,”叶修禁不住笑了笑,“我……”

他这话还没说完,叶秋突然一步跨进大门,一边说着哥你怎么也不关门,一边满脸气哼哼地用力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那个王八蛋,咱不稀罕他,赚几个钱了不起了?”

说着,他从叶修桌上拿了个橘子,一口咬掉半个,含混地说:“我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不然我肯定不把他介绍给你了,哥你别难过,大不了我出钱养着你,咱们家人做什么工作还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来管,这都什么事儿啊。”

“我看你才是冷静点吧,”叶修夺过剩下的橘子,随即又对电话那头说了句,“小周,改天再说吧,我先挂了。”

没了外人围观旁听,他更是毫无包袱,躺得四仰八叉,拿橘子比划叶秋:“以前最看不上我打游戏的,咱爸第一你第二,这会儿怎么又怎么想得开了,搞得打游戏多上档次似的。”

叶秋又拿了个橘子:“那不一样,家里人的事为了你的生活和前程着想,他呢,菜市场挑白菜啊?还不体面,就他体面!”

“好好好,当我没说,”叶修哭笑不得,“对了,你来我家这边干什么呀,赶快说事儿,说完我得睡了,明天还上班呢。”

“哦,小姨从新疆带的无核骏枣,妈让我给你送点过来,冬天好好补补身子,”叶秋说,“还好我来了,不然要是那个王八蛋欺负你……”

“你们那么多年的朋友了,不是还有业务往来吗,至不至于啊,”叶修说,“再说了,这想法不挺主流的吗,要是你不明不白就找个打游戏的,你看咱爸不打断你的腿。”

叶秋猛地直起身子:“咱爸现在很能接受了好不好,他上次啊……”

叶修又耐着性子听叶秋说了几句,终于受不了,把他撵走了。

独自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叶修终于攒足了力气,从沙发上爬起来,慢吞吞地挪进卧室,把自己丢到了床上,连被子都懒得摊开。

他在荣耀的世界里呆了十多年,连退役后都没有离开,就这朝外界踏出的第一步就碰了钉子,回首向来萧瑟处,果然荣耀女神才是真爱。

想到这里,叶修拽过床头的笔记本电脑,刷了张小号登进竞技场。

这种对拼实力太悬殊,并不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叶修连耳机都没戴,操作也只了一只左手,转视角全靠触控板随缘。就这么打了一会儿,他忽然听到有人在拿钥匙开自家房门,有他家钥匙的人不多,估计是叶秋落下什么东西,半路回来取了。

叶修眼睛还盯在屏幕上,随口冲外头喊了句:“好弟弟,今天那高级枣给我拿两包过来呗,忘吃晚饭了。”

客厅里传来一阵拆包装的声音,有人踩着拖鞋走进卧室,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叶修手头轻巧地敲着键盘,头也不抬地说:“刚才忘了说,回去别跟爸妈瞎说,尤其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保不齐又把高血压给气出来了。”

屋里没回音,只有一颗红枣递到嘴边,叶修下意识地张嘴叼住,嚼了几下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抬眼一看,见周泽楷正坐在床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TBC

评论(61)

热度(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