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蘑菇的小白福

本子问题请统一找@喵帝国-重庆仓
平时不上LOF,急事微博or QQ联系

【周叶ABO】回头是爱 (11)【完】

修修生快=w=~

==========

※设定预警见(1),前文见(2) (3) (4) (5)  (6) (7) (8) (9)  (10)

>>过往文章链接归档<< 

>>在售本子信息存档<<


>>>>>>>>>>>>>>

十三赛季全明星结束后的半个月,叶修一直忙得不可开交,毕竟国内快要过年了,而国外的荣耀公司是不放假的,他必须要在这之前把所有的工作处理完。

其间周泽楷只找过他一次,问的还是要不要参加自驾游的事情,叶修又没有给他准数,想去归想去,但到过年那会儿,他的肚子就快三个月了。这是一个能看出问题的时间,尤其是方明华夫妇这种经验人士在场,没法解释。

各种瞒得住的和瞒不住的事情挤在一起,叶修最终还是决定跟周泽楷摊牌,时间定在过年前的最后一轮联赛结束后,什么也不耽误。

 

叶修出门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春运,若非迫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在这个魔鬼时段离开B市。车站里人头攒动,地上堆满大大小小的编织袋,几乎无法自由行走,叶修怀揣钱包手机化验单,手上没有大件行李,着实遭到了不少怀疑的目光,以为他是趁乱混进来偷东西的。

结果他没偷成别人,倒是自己遭了小偷,下车的时候摸口袋,发现手机已经不知去向了。

叶修没辙,只好打了辆出租车直奔轮回俱乐部,想看看能不能在门口堵个认识的人帮他把周泽楷招呼出来,或者他自己试试能不能刷脸进去。

这两个方案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临近假期,轮回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已经撤了,许久无人进出,临时搬来的这位门卫大爷对轮回以外的荣耀圈子一窍不通,根本不认得叶修这位大神。

好在门卫大爷是个随和的人,看叶修站在门前一脸萧瑟样,破例放他到门卫室的里屋去吹暖风,并告诉他今天选手要开全体动员大会,自己在外面帮忙盯着,有人出来了再叫他。

没有时限的等待最为磨人,叶修坐在电暖气旁,边搓手边努力想对策。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外间有人在轻声说着什么,椅子推拉的声音,行李箱小轮滚动的声音,伴着大爷絮絮叨叨的招呼:“存行李是吧,好好好,没问题,你忙完过来拿就行,没事没事,行,周队,我知道了。”

叶修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打开门探出头去:“小周。”

门外两人同时回头看着他,都是一样吃惊的表情。

 

因为规模不断扩大的缘故,轮回的住宿区和活动区相距甚远。周泽楷开会是在活动区的礼堂,从正门离开比较方便,就先把宿舍里收拾好的行李放过来,走时顺路捎上,节省时间。

门卫大爷和轮回队员还是很说得上话的,熟络地问他去哪儿,周泽楷说话前抬眼看了叶修一下,这才重新转回视线:“B市。”

叶修一愣。周泽楷要去B市,着急去B市干什么,还看自己一眼,这是说让自己多想点还是不要多想?

不管周泽楷去B市是逛故宫还是爬长城,叶修也不能就这么放他跑了,连忙冲上去说我是来找你的,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周泽楷点点头:“我也是。”

最终,带着诸多疑问的叶修连同周泽楷的行李一起被打包塞进了轮回招待所。

这间招待所的名字很嚣张——轮回商务大酒店,内部设施倒配得上这名字,也符合轮回浮夸的外宣风格。周泽楷先回俱乐部办事,叮嘱叶修不要乱跑,自己开完会后再来找他。

兵荒马乱的堵人行动宣告成功,叶修觉得这兆头不错,就是可惜自己的手机了,回去得换个便宜点的,摔了丢了不这么心疼。不过比这些更重要的是,他见到周泽楷之后没有想象中那么怂,倒是周泽楷显得更局促一些。

房间里没有电脑,叶修百无聊赖地调着电视频道,眼前扫过的大多都是乱七八糟的综艺节目,以及所有演员顶着同一张脸的量产偶像剧。用这些东西消磨时间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还不利于胎教,叶修无奈地丢开遥控,掀过被子闭上了眼。

 

周泽楷的动员会开了整整四个小时,也不知轮回高层为什么有那么多话想说。等周泽楷回到房间的时候,叶修已经两觉睡醒,正蜷在床上看经济资讯。

周泽楷两步跨到床边,很自然的把叶修捞起来放到自己腿上,并顺手关掉了电视。

“找我什么事?”他问。

“你不也有事找我,你先说吧。”叶修说。

周泽楷没再推诿,他把叶修整个圈在怀里,下巴搭在肩上,似乎思考了很久,才慢慢地说:“我们的关系,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有了点不祥的预感,没有具体的由来,可能是氛围也可能是周泽楷说话的语气,总之,他觉得接下来的话可能自己是自己不太想听的那种。

“还行吧,不就一直都是这样吗?”又是一段沉默过后,他这样说道。

“我觉得,”周泽楷顿了顿,“还是结束吧。”

叶修感到自己背后肌肉收紧,肩膀有种不自然的僵硬,这变化很清晰,但是他控制不了。下腹传来一阵绞痛,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肚里那个小家伙感受到危险了,正努力提出抗议。

其实叶修对这样的发展并不意外,先说暂时不要见面的是他,跑去相亲的也是他,多次拒绝单独约见的也是他,这里面可能有苦衷或者别的考虑,但是在周泽楷看来大致如此。上个床还要费心费力地伺候,周泽楷要是一往无前地往上贴,那只能解释为真爱了。

话到这份上,叶修就没什么要跟周泽楷说的了,他也懒得编,干脆打算留白,大不了让周泽楷认为他想说的也是同一件事好了,也不会太难看。

他把呼吸放稳,尽量让自己听上去淡定点:“嗯,还有什么别的吗?”

“有。”

周泽楷说着,拉起叶修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手之间摆弄了一会儿,物归原主的时候,这只左手的无名指上已经多了一枚小小的钻戒,指环尺寸刚刚好,显然是专门定做的。

“求婚。”周泽楷说。

这样大起大落是不行的,这样玩弄一个在早孕爸爸是不行的。叶修定定地看着手上的戒指,肚子瞬间就不疼了。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周泽楷之所以来个欲扬先抑,目的肯定不是单纯要什么戏剧效果,八成是在试探自己,看看他对“分手”到底是什么反应,再决定下一步动作,反正最后能解释成“只是结束炮友关系,从而转正”,一点也不会理亏。

叶修这就有点不乐意了,他决心让周泽楷见识见识前辈的足智多谋,体会一下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被试探的痛苦——尽管两分钟前他还在反思青春。

他嘴上功夫比周泽楷强太多,说来就来:“我今天来呢,也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告诉你,或者这么说吧,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介绍给你。”

“很重要的人?”周泽楷重复着。

“对,很重要的人,”叶修说,“可以算是我除了父母和弟弟外最重要的家人之一。”

互相拥抱的姿势,两个人是互相看不到表情的,叶修只感到周泽楷的手臂在松与不松之间纠结数次,最终选择了抱得更紧:“确定了?”

“还没呢,这不是来问你意见吗,”叶修拍拍他,“要不要先见见?”

“不要。”周泽楷歪过头,让下巴在叶修的颈窝里卡得更严丝合缝。

“就不能有点风度吗,”叶修说,“咱们这之前也只是上床这么清纯的关系,你现在突然起意对我负责了,我也毫无准备呀。”

周泽楷摇头:“不是。”

“不是什么?”

“我喜欢你,”周泽楷说,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发紧了,“从一开始,更早……”

叶修只是想逗逗周泽楷的,就像他试探自己那样,原套路返还。此话一出,倒是叶修真的撞上“毫无准备”的事情了,求婚可以理解为“既然你想结婚,正好我也想,咱俩凑合算了”,但是现在这个发展……似乎和他想得不太一样。

叶修立即重新理清思路:“一开始?你十赛季跟着我出来就是故意要睡我的?”

周泽楷又是摇头。

“说话,别光摇头,”叶修推推他的肩膀,“到底是不是?”

“不是,”周泽楷的声音有些无力,“怕你被别人欺负。”

“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见见我说的那个人,”叶修努力让自己显得严肃客观一点,“见完之后我再做决定,这总可以吧?”

“好,”周泽楷着,终于肯稍稍松开手上的力道,“在哪里?”

“就在这个房间里。”叶修说。

听到这话,周泽楷终于是没忍住,双手捧住叶修的脸拽到自己面前:“骗我的?”

“没骗你,真的就在这,”叶修被按得撅起了嘴,“在左边口袋里,你自己掏吧。”

周泽楷明显是不情愿的,但他还是乖乖把手伸进叶修的衣兜去掏,大概以为目标是照片或者名片之类的东西,摸了半天没有找到,这才将信将疑地把那张皱巴巴的化验单取了出来。

前十秒,周泽楷在确认这张小破纸的出处,又十秒,周泽楷在努力辨认龙飞凤舞的医嘱,再十秒,周泽楷在计算这上面标注的日期和现在的关系,然后他又拿出单独的三十秒,逐步接受纸上包含的所有信息。

在这足足一分钟的沉默过后,叶修终于决定放水给点提示了,他轻咳几下,故意用能把人耳根听软的酥麻嗓音说:“反应过来之后别抱太紧哈,省得勒坏你儿子。”

他以为周泽楷至少要感动一下或者感慨一下的,就算不是痛哭流涕也至少要格外开心,没想到周泽楷极其果断地站起来,一手拉箱子一手拉叶修:“走。”

和行李同等待遇的叶修非常迷茫:“去哪里啊?”

“B市。”周泽楷斩钉截铁地说。

叶修还想再多看两眼戒指长啥样呢,这下被周泽楷整个手攥进去,完全看不到了,他又努力抽了抽手,说:“这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去B市干什么?”

“你没带户口本。”周泽楷说。

叶修皱眉:“我当然没带啊,坐火车有身份证就够了。”

“办手续要,”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的箱子,“我带了。”

叶修呆愣片刻,嘴巴动了好几次都没摆出个合适的造型,合着周泽楷这趟没被他截住就是要去B市演逼婚的,户口本都拿出来了,现求现结。他有点哭笑不得,还是忍不住说:“我是该说你太着急还是太有自信,你怎么就知道我肯定会答应你。”

周泽楷歪头看着他:“你没得选。”

说完还自己打补丁解释:“帅,有钱,对你好,包你爽。”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叶修掰过他的脑袋,在嘴上亲了一口。

“还有,最重要的,”周泽楷说,“我知道你哪里好,也喜欢你所有的好。”

两个人的额头相互抵着,鼻尖若有若无地轻轻碰触,叶修感觉自己大概是脸红了,和周泽楷一样,从脸颊红到耳根,整张脸烫得不行。

他忍不住笑了。

周泽楷露出个略带骄傲的神情:“你是说给我听的。”

这显然指的是他飞到B市那晚听到的那番话,他刚刚把最精华的部分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叶修。

叶修毫不犹豫地承认:“对啊,就是故意说给你听的,你当时没听出来吗?”

“当时没带户口本。”周泽楷有理有据。

叶修又去亲他,两个人笑着滚到了床上,搂搂抱抱地晃了几圈之后,叶修用手指刮了刮周泽楷的鼻梁,说:“其实我也挺想直接收了你的,不过我看今天就别赶着回去了,到B市都晚上了,民政局也不会专门开到半夜给咱俩开后门。”

周泽楷显然是不服这安排的,但也没反驳,努力作乖巧状,等叶修松口。

“今天这样,”叶修说,“我来得着急,什么都没准备,待会儿你陪我去逛个商场,买点咱爸咱妈喜欢的东西,晚上我请客你出钱,请他二老吃个饭,明天再去B市,你看如何?”

 

(13)

 

荣耀联盟第十七赛季颁奖仪式结束后,观众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场。

所有人,尤其是轮回主场的粉丝,都在静静等待着另一个仪式的开始。颁奖过后,场馆中央已经换上了全新的横幅,工作人员四下奔走布置舞台,不久后,主持人重新走到台前,开始进行公式化的开场陈词。

轮回战队的队长周泽楷,“枪王”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将于本赛季结束后正式退役。轮回俱乐部选在决赛日为他们的队长举办欢送仪式,而决赛地点恰好就在这个他战斗12年的主场体育馆,对选手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圆满的退场。

周泽楷在队员们的簇拥中出现在聚光灯下,面对媒体时的小局促一如当年,江波涛接过主持人的话筒,在现场感慨感伤的气氛中宣布:“下面就让轮回的专属小花童上台,为我们的队长献上战队的礼物,大家欢迎!”

热烈的掌声中,舞台侧面走出两个小小的身影,观众们定睛看去,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男孩身穿白西装手捧礼盒,女孩穿着雪白的纱裙,怀里抱着束娇艳欲滴的鲜花。

不知谁带头喊了句“好可爱啊”,全场观众都开始纷纷附和,闪光灯与快门声很快将两个漂亮的小孩子包围,他们倒是完全没有怯场的样子,径直走到舞台中央。

“来,我们先问哥哥,”江波涛拍拍男孩的肩膀,“有没有什么话想对……”

话音未落,小姑娘已经抢先跳到周泽楷面前,伸出两条小胳膊,奶声奶气地说:“爸爸,要抱抱!”

江波涛话筒拿得很低,这句话自然一字不落得广播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观众们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在几秒钟的沉默后,爆发出一阵足以掀翻屋顶的惊呼。

周泽楷的孩子?周泽楷有孩子?还是两个?什么时候的事?这都能打酱油了啊?

在嘈杂的讨论声中,周泽楷的声音透过话筒传了出来:“叫阿爹上来吧。”

这次是男孩子先动,两步跳到舞台边。主持人明显被吓到,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跌下去,连忙冲上去护驾,却看到最前排的嘉宾席有人慢吞吞地站起身,在男孩的挥手呼喊中走到舞台跟前,握住上方递下来的一只手,轻巧地跨了上来。

等主持人再回头的时候,看到周泽楷已经站回原位,一手抱着女儿,另一只手拉着叶修。

叶修,就是荣耀教科书的那个叶修,职业生涯四冠的那个叶修,世邀赛领队的那个叶修,荣耀游戏开发资深顾问的那个叶修,今天比赛特邀颁奖嘉宾的那个叶修。

“你还非要把我弄上来干什么,”无数名头加身的叶修对周泽楷说,“低调点。”

“叶神别害羞啊!”江波涛带头,队员们纷纷起哄。

“两,两位,”主持人终于把舌头捋直了,“这……真是意外,叶神,你……”

“哦,是这样,”叶修从江波涛手里接过话筒,“我择偶标准就是荣耀女神那种的,但是荣耀女神找不了,我就跟她亲儿子领证了。”

“这个时候就该分享一下恋爱经历啊,”有个小队员凑到主持人的话筒跟前,“队长,快说说看!”

“别难为他了,我来,”叶修笑道,“其实说来也简单,八个字就能概括——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是爱。”周泽楷说。

“好吧,听他的,”叶修清清嗓子,“苦海无涯,回头是爱。”

 

END


================

TXT我整理整理错字再放哈,有点乱233

评论(75)

热度(1446)